聖羅撒女子中學(中文部)校長羅玉清修女(二) 「有些孩子會被父母忽視」

文:Marco Carvalho

聖羅撒是一所天主教學校,保持着天主價值觀。這些價值觀會通過學科的教學法反映出來嗎?在施教上的區別是什麼?怎去教那些科目?或去宣揚其價值觀?

我覺得家長們都是因為以上的理由而選擇我們;坦白說,聖羅撒女子中學的中文部,學術成績雖然不是拔類超群……這點我很清楚,不過,我們並非落後於其他學校,算是中上吧,家長也明白。況且,他們都知道有我校的學生考進大學;還有我們的舊生在澳門社會的表現,這都是有目共睹的。但主要是—正如你提到的—我們是一所天主教學校,而天主教學校在澳門都給人不錯的印象,就連本澳非公教居民也什擁戴;除了有政治背景的,否則大多數的家長也希望子女能入讀天主教學校,是他們首選。一旦子女成功入讀,他們便會知道當中區別,是在倫理教育方面,我們付出很大的努力,而我們的倫理教育是基於天主教的價值觀,這是理所當然的事,大概這是他們想子女入讀的原因吧。

聖羅撒是特為女子而設,在這方面,你們辦這類學校的最大挑戰是什麼?和辦男女合校有區別嗎?

這是遍佈全球的瑪利亞方濟各傳教修會辦的學校,不管在世界哪地方,我們也只會辦女校;我們沒有男女合校,除非政府有要求,這從來沒有發生過,但也不能保證永不會發生。我們要活出創會人的精神:會祖想女性能接受教育,這就是她的宗旨。當她談到教育,她往往也談到愛,她說[愛]對女性而言,非常重要:每個女性的內心也有愛的潛能,我們必須協助他們去培育這潛能,因為婦女是唯一能夠賦予生命的人,如果他們意識到自己有這種潛能,他們便知道自己可以去愛、如何去愛、如何賦予愛。

然而,女性的角色已有所改變,如今,女性不但有望成為好母親、好妻子,同時更是成功的專業人士。這對學校的教育方式有影響嗎?

當然有,但我們會盡力找到平衡。我們固然不會告訴我們的學生們要做個好母親;我們只會幫助她們取得其必須的專業技能,全力協助她們達到主流專業,不論是成為醫生還是建築師……什麽都可以,其間我們會儘量替各學生提供相關資料。在現今社會,人們都認為女性要和男性一較高下。從前,只有男性才能完成專上教育,但現在大多數女性都能獲取同等學歷,我們不會加以阻止,我們會鼓勵她們:「努力向學,去爭取自己的將來,每個選擇將決定她的未來。」她們的內心也在選擇,但千萬別在[愛]的路上墮後;不管她是否決定獨身,或成了公司的行政總裁……把機搆或組織運行得井井有條,但實際區別是在她管理的方式。你可以擁有技能,你可以擁有一切需要的條件,但如果缺乏對員工的愛,沒用心去愛護他們、沒把他們看成是自己的家人或子女,這些人是不配我們的教育。我們的學生會各自在未來的人生找方向,我們只希望她們懂得如何與人相處,用天主對待我們那樣對待人,這點非常重要。現時,我們要知道怎樣去幫她們以女性的身份融入今天的社會,女性是有能力爭取到某些位置的,因天主已給予她們這潛能,不該浪費。但不管在內心或在精神上,大家都應達到道德這層面,更要明白最重要的始終是愛。難道去爭取權益或金錢比愛還重要?那便是我們的教育與眾不同的地方。

聖羅撒要面對的挑戰是什麼?

有時候,我們最大的挑戰竟是來自最意想不到的人……我們的家長;他們忽視自己的孩子之餘,根本不會出現。

有時,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有些學生不吃飯、不做作業、表現不正常;答案往往是因為他們缺乏家庭教育。現在的家庭教育已完全被忽視了,孩子在幼稚園的時候還好,也有父母照顧;但入讀小三以後,出席我們聚會的家長會逐漸減少;當學生升上中學,家長幾乎完全消失。從此可見,家長就是我們其中要面對的挑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