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生態倫理】(2)生態與倫理

2020年10月30日

文:Fausto Gomez OP譯:何紹玲 生態學涉及棲息地[oikon],也即是聚居地,有趣的是「棲息地」與「性格/習慣-ethos」也有關聯的。倫理學(Ethics)出自「ethos」——即性格或習慣,當中有兩個涵意:首先、是棲息地,即人類喜歡聚居的地方;其次便是存在的方式或性格(因習慣而依附在靈魂中的烙印……是好或是壞、是美德或是劣行)。聚居的地方叫棲息地,不特是雀鳥,也是人類的棲息地:居處就是他的存在地、他熟悉的,若要把自己介紹給大家時也會提及的。(參照何塞.路易斯.阿蘭古倫Jose Luis L. Aranguren的Ética)。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朝聖.回家 踏出雙腳朝聖行

2020年10月30日

文:余寶珠 編按:不少教友都有到外地朝聖的經驗,未知各位是以怎麼樣的心態去朝聖呢?是觀光?是休息?還是體驗?不論是以哪種形式,朝聖絕對不是一般的旅行;朝聖是透過行動,在旅程中探入心靈深處、找尋天主在世上的足跡,也是我們人類找回天家之路上的其中一個旅程。受疫情所限,相信許多教友都不能踏上朝聖之路,讓我們透過此專欄,以文字與大家一起朝聖。我們的首站:雅各伯之路……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心筆在言】勿容世擾

2020年10月30日

文:Joshua Un 據傳統,登高本是為了躲避瘟魔在九月初九來犯,但後來成為了我們重陽節習俗之一。在聖經中,我們看到有很多故事都在山上發生:山中聖訓、顯聖容、厄里亞遇見天主等等。靈修大師都很喜歡用登山來形容人與天主相遇的過程。登高可能是為了少一點世俗的煩擾,但現實是,我們活在山下,煩擾是少不免的。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聖言啟航】人生.不是戲台

2020年10月30日

文:梁展熙 甲年常年期第卅一主日 今天的讀經一(拉1:14下-2:2下, 8-10),選自《瑪拉基亞先知書》。《拉》的內容,主要是面對猶大流放巴比倫完畢,回到應許之地之後所發生的事。這段時期也就是在哈蓋先知與厄斯德拉和乃赫米雅所推行的猶太宗教革新運動之間。《拉》其實是一本佚名的先知書。「瑪拉基亞」(英:Malachi;葡:Malaquias)在希伯來文中本意是「我的使者」(見拉3:1:「看!我要派遣我的使者〔=瑪拉基亞〕,在我前面預備道路。」)。《拉》在傳達他的訊息時,通常用的都是較為嚴苛的語氣。這位天主的使者呼籲猶大遺民回到對天主的純粹的愛,把梅瑟律法所要求的一切再次教導予他的同胞。當那些被巴比倫王拿步高擄往當地的猶大遺民回到故土時,他們就開始重建聖殿。然而,令人感到喪氣的是,他們所重建的聖殿,與當年撒羅滿所建的,無論是規模、外觀等都相差太遠了,基本不可同日而語(見厄上3:12)。再講,即使是在新建的聖殿內所舉行的儀式,也不復當年的標準,而平民百姓的敬禮生活也搞得一塌糊塗。對這些沒法好好領導百姓的管治者和宗教領袖,《拉》作出了尖銳的批評。《拉》的第一篇神諭就對祭司的領導作出訓斥,指責他們奉上有缺陷的牲口作祭品;此舉不單無視梅瑟律法(見:肋22:17-25),更對上主不敬。《拉》中先知預視到,終有一日,百姓會向上主奉上真正的祭獻(拉1:1)【後來,教會視感恩祭為這真正的祭獻】。對那些質問上主『祢怎樣愛了我們?』(拉1:2)的猶大遺民,先知發出第二道神諭來指責。先知的回應相當於反問猶大遺民:『那麼,你們又如何愛了上主?』(參閱:拉2:10-17)。先知認為,猶大遺民不再愛上主,體現在他們一一都已與自己年青時所娶的妻子離異,然後卻與異邦女子再婚。在先知眼中,這就是對天主的盟約不忠。【按:當然,此章節有其歷史背景,因此內容與我們預想的有所不同——這裡只指涉男性,因為女性在當時大多並不被視為一個完整的道德主體(ethical / moral subject)】。因此,《拉》中先知呼籲整個天主選民,包括百姓的管治者、司祭們,以及平民百姓,回到上主那裡去,回到那傾瀉在他們身上的天主的愛那裡去。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初讀教宗方濟各宗座牧函《熱愛聖經》

2020年10月23日

文:梁展熙 相信大家應該都聽過以下名句(或諺語):「對聖經無知,就是對基督無知」(拉丁原文:Ignoratio Scripturarum, ignoratio Christi est.),但這句話出自何處呢?其實,這是聖熱羅尼莫(英:St. Jerome)在他的《依撒意亞先知書注》的導言中的一句話。聖熱羅尼莫對後世的貢獻,當然不僅僅是一些金句。活在主曆第四至第五世紀(約347年至420年9月30日)的他,在花費一番功夫習得各聖經語言後,親赴聖地把整部聖經譯成拉丁語。而他所譯成的《拉丁通行本》(Latina Vulgata)成了天主教會內閱讀聖經的「官方版本」,直到上世紀初,天主教會才正式接受把聖經翻譯成原本拉丁語通行的地區的現代語言【按:在二十世紀前,天主教會多對歐洲和英倫等地區把聖經翻譯成通用語言有所保留,但接受將之翻譯成各傳教地區的通用語言】。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從《聖詠集》到答唱詠】(15)請你們向上主謳唱新歌

2020年10月23日

文:龐保頤(Aurelio Porfiri)  在我們先前對聖詠的研究中,尤其是答唱詠這個獨特的禮儀形式,我們學到了一些我認為值得在這裡回顧的要點,作為基督徒和猶太人詩歌之旅的一個總結。 聖詠是源於達味王的古老神聖傳統,是猶太基督徒禮儀遺產的核心。它們本身並不只是好詩,更是構成我們宗教傳統的其中一個最重要和最珍貴的遺產。基督教神學家迪特里希.邦赫費爾(Dietrich Bonhoeffer,1906-1945)曾說:「我們越是在聖詠內成長,並以它作為我們的祈禱次數越多,我們的祈禱就會變得既簡單卻豐富。」我們不只與猶太人共享它,也與其他基督教派共有。當然,這是有合理的原因,因為耶穌也沉浸在聖詠的世界,讓我們想起在最後晚餐中詠唱的聖詠113至118首,大讚歌(the great Hallel),或十字架上提及的聖詠22首。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也沉浸在聖詠的世界,在年幼時從他母親,我們的童貞聖母瑪利亞,或是他父親聖若瑟那裡聆聽它們。他在猶太會堂和耶路撒冷聖殿以它們來祈禱。為耶穌而言,聖詠是生活的經歷,門徒祈禱的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