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的分裂、改革和分立】第三十七章:薩沃納羅拉

文:Vitor Teixeira 譯: 余漢釗 薩沃納羅拉(Girolamo Savonarola),一個引人好奇、訝異、譴責、不安的名字。他是一名道明會的修士。為了捍衛基督信仰的純潔及嚴格地準備末日的來臨,他以講道及預言,把佛羅倫斯及教會批評得體無完膚。國王、教宗及其他地上權貴,無人能逃過他的痛駡。這位文藝復興年代的佛羅倫斯的修士,以其預言、控訴及改革教會的呼聲而聞名於世。

【聖言啟航】誰是我的近人? → 我是誰的近人?

文:梁展熙 丙年常年期第十五主日 人總是期望有金石良言能夠指引我們好好的過這一生。對於所謂「申命傳統」【指書寫《申》到《列下》的一派猶太信仰(歷史)學者】而言,無論在任何處境之下,梅瑟律法(希伯來語「torah」本義是「教導、指引、訓示」,與現今的「法律、條例」不盡相同)都是無可比擬的智慧寶藏,以及人生最可靠的道路。他們甚至把這份重視具體化:為了把〈梅瑟律法〉「時常放在眼前」,他們要用皮帶把寫有〈律法〉的紙放在小盒中,綁在額前(見申6:8;參出13:9)。然而,對於這群宗教精英份子來說珍而重之的〈律法〉,似乎對於廣大以色列百姓而言卻過份沈重。群眾認為,要活出蘊藏在〈律法〉中的上主導引實在很難。對此「申命傳統」的回應是:非也。「律法」並不是另一個世界的產物,我們並不需要上天下地、赴湯蹈火才找得到(見讀經一)。律法其實就在我們身邊。事實上,「律法」可能較那綁在額頭上的東西更近,因為「律法」本身是上主活生生的話語,藉祂的先知(=代言人)世世代代口耳相傳,活在祂的子民中間。

走一趟有愛的朝聖路:聖雅各伯之路(3) 追求、擁有與懷念

文:閑人 次日告別波爾托馬林,向下一站帕拉斯德雷(Palas de Rei)出發。經過昨天的奮戰,幾名隊員明顯地慢了腳步!在迂迴公路上的幾陣疾風,好像要甦醒我們的心神,天上鐵塊般的烏雲,更似把我們重重圍困,並有斜風細雨一直追隨著我們,跨過溪徑、穿過林海。

【聖言心語】常年期第十五主日(丙)

文:林文森神父 耶穌會士 路加福音 10:25-37 今天我們選讀的福音,只有在路加福音中被記載。一個看似簡單的問題,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提出的問題:要做甚麼才能獲得永生呢?事實上,身為一位法學士,他應該早就知道答案了。當耶穌反問他的看法時,他只是未經思索照本宣科地說:「你應當全心、全靈、全力、全意愛上主;並愛近人如你自己。」

【聖言啟航】天國臨近・平安在心

文:梁展熙 丙年常年期第十四主日 在上主日,耶穌以(我們乍聽之下)相當高的要求來對待那些自告奮勇地追隨祂的人:不許他們回家與父母拜別;不許他們先回去安葬父母。在今天的福音中,我們終於明白耶穌何以如此嚴苛。這既是因為祂馬上就要派遣門徒往各城各鄉去傳佈福音,⽽而且已經時間無多了:「天主的國已臨臨近你們了」。

【速食神學】(39)為何我在聖經中找不到「天主聖三」?

文:文祖賢神父 譯:吳志濠 「天主聖三」這詞彙在聖經中不曾出現。但這教義在舊約中卻以隱蔽的方式存在,並在新約中由耶穌基督自己親自教導。 舊約 在聖經的首三節經文中,我們能瞥見天主聖三:「在起初天主創造了天地。大地還是混沌空虛,深淵上還是一團黑暗,天主的神在水面上運行。天主說:『有光!』就有了光」(創1:3)。在這些文字中,我們不只看到創造者,還有祂的聖神和聖言(「天主說」)。

複製人類(2) 生殖型複製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複製細胞和組織在生物醫學技術上是一大貢獻,尤其在再生醫學,只要人類研究的一般規範得到遵守,那便不會產生嚴重的倫理問題;而在這種情況下,[只要適當地使用,過程亦沒被科學和經濟利用的話,操縱動物或植物細胞是可以接受的],並給生物多樣性尊重(宗座醫療事務委員會於2016年發佈的《醫療保健工作者新憲章 》。   

【教會的分裂、改革和分立】第三十六章:雙形派

文:Vitor Teixeira 譯: 余漢釗 雙形派(Utraquismus)這個名詞是由拉丁文「sub utraque specie」這句說話而來的,它的意思是以兩個形態存在的,這就是聖體的本性。那是一派基督徒思想,他們主張聖體聖事應同時以其兩形態由教友領受的,亦即是說,聖體應與聖血同時領受的。事實上,傳統的禮儀是司鐸才領受聖體和聖血的。但我們在這裡談到的教會的改革流派,他們延續胡斯的理論而於十五世紀脫離教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