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吸管下的掙扎者

2022年5月20日

文:余寶珠

「家裡很窮,孩子卻多,很想不要你!」母親淡淡然道。

「那為何我還在?」第一次聽到這事,我的驚訝程度不下於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但哥倫布大概是興奮得跳起來。

「吃涼粉、喝綠豆湯、甚麼寒涼之物都試,還想用藥(說不出甚麼來),但你就是不走。」我想起電影的第一幕,子宮內的胎兒奮力避開醫生的吸管。

「待得幾個月,我就想,我會否生一個怪胎出來,嚇得膽戰心驚!」母親說起來仍猶有餘悸。

「終於你出來了,當護士抱你來讓我看看,咦,這女娃娃倒可愛,我才放下心頭大石!」

感謝天主,我來到了這個世界!

* * * * * * * * *

電影《幸福的意外》(UNPLANNED)並不容易觀看,因為逼真的場景會嚇怕觀眾,但這真實卻帶給我們很多反思。隨着女主角艾比(ABBY JOHNSON)發現懷孕的驚懼、墮胎的痛苦、畢業後跌進「計劃生育」(Planned Parenthood)的糖衣陷阱裡的虛無,把萬千胎兒的生存權看成是女性維護自身權利的附屬品,那時她的事業如日方中,多少觀眾為未能和世界見面的嬰兒哀歎、為圍欄外面力歇聲嘶的家人們傷心、為反對墮胎的組織人員感慨。艾比以為協助了家庭、婦女解決問題,雖然偶有微弱的聲音提醒,她仍選擇聽而不聞,可悲可憐!看看我們,不也是在以為做對了時沾沾自喜,周遭的評價若是與己相違,那只會換來「他們不懂,不明白」的歎息,能反省而懸崖勒馬的,究竟有多少人?

完全無法保護自己的胎兒,面對醫生強而有力、像吸塵器的管子,能有多少力量保護自己?但小胎兒奮力掙扎求存的移動,驚醒了艾比,也震攝了屏幕下的我們。是的,我們每一個人都被燃起生存的慾望,這慾望是與生俱來的,從父母相愛,天主所允許的到來;從微小的那一刻開始,生命,從不容許被扼殺。正如當天我在母親的子宮內,對於上述那些「寒涼之物」必然懼怕,可我卻不服輸的拼命活下來。是的,天主在母腹中已締結了我,造了我的五臟六腑,祂慈愛地保護了我,我的生命全屬於祂!

如果歷史可以重寫,相信艾比會重新選擇,但事實沒有「如果」,一切在於人類驚醒,在錯誤中學習和成長。歷經八年的時間並不短,尤幸我們和艾比都可以重新出發,關鍵在於身邊家人的祈禱、支持和鼓勵。家,是我們的避風塘和治療所,而天父的家更是如此,艾比可以祈求寛恕,戰勝眼中只有金錢的上司的謊言,成為維護生命的使者,最後向未出世者獻上紅白玫瑰,而這,也是我們每個人的心聲——錯誤,不僅是一人或一條法律造成的—如果我們有足夠的勇氣,向強權說不;如果我們能挺身,維護弱者!

墮胎是解決問題嗎?或許可以處理一時的問題,而對女性身體、心理的影響、卻一輩子留下難以磨滅的陰影。或許,此時此刻我的力量僅能祈禱,求生命的主人阻擋可悲的事,可別看輕這力量啊,如電影所描寫的,維護生命組織在祈禱時,阻止了75%的婦女懸崖勒馬,小小的胎兒因此沒有變成「醫療廢物」。

願我們每人醒覺,更多的關愛和協助意外懷孕的婦女們,讓每一弱小的胎兒都被保護、與生命的主繼續創造這世界。因為,我們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恩賜、都是歷史長河裡永恆生命的一部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