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筆在言,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心筆在言】我確是世間的旅客

2021年11月19日

文:Joshua Un

正如教宗方濟各所說,人為求和天主有着親密的關係,「必須撥出一些唯獨獻給天主的時間,與祂獨處。」在這過程中,人放下身邊的一些雜念,把自己的目光(只)注視着祂。不過更重要的是,「讓祂【也】凝視你。」【註】筆者在這段互相凝視的時間中,重新對「旅客」一詞,有了新的反省。

對於這一詞,在新舊約之中,已曾多次作為一個象徵,寓意着基督徒在世上的身份——旅客。甚至引伸至形容教會是一個旅途中的教會。旅客喜歡四處闖蕩,但無論到過多麼令人流連忘返的地方,總要回家。我們是世間的旅客,也如遊牧民族一樣,不樂意永遠停留一個住處。但我們知道,世間的時光只是一段旅程,這趟旅程的目的地不是這個暫待的地方,而是要回到家鄉——天國。所以我們是世上的旅客。筆者認識這個解釋是基於在寫論文時,透過資料收集而得的知識。它對於我個人的經驗而言,也只曾在我帶領朝聖團時,有曾感受。直到最近的一次避靜中,神父的一段簡而精的道理,將這個詞昇華了另外一個層次。

神父引用了創世紀第三章共二十四節的內容,讓我們細味天主、人和蛇,三者的說話。從一開始,三者各有對話和發言,到最後,只剩下天主一個在說話,人只是在聽祂的話。特別地,在第二十二章,天主將祂那份對人的愛,以一個隱蔽的方式顯露出來。那就是不讓人永遠落入絕對的惡當中。人在違命,偷食禁果前,是出於一個永遠無限且絕對的「善」之中,亦即沒有善惡之分的維度,猶如天使一樣,全心全意地與天主相處。俗話說,如情人在熱戀中,眼裏只有對方的存在。可是因誘惑,惡進入了人當中。人開始要在善惡之間作選擇。選擇帶來的後果固然會讓人感到痛苦和恐懼,因而人會可能選錯。但人只要回頭,天主總會接納。但只要一日在世,人就要選擇,或者說,可以選擇。若沒有了第二十二節的那段話,天主沒有給人那個行動,人有可能再次吃了那個令人「活到永遠」的果,即——錯,是永遠的錯——永恆無限且絕對的惡。天主愛人,是讓人免於墮入那永惡中。這個隱蔽的顯露就如人在現世的生活中,天主不斷地透過許多方式,叫人歸向祂。

所以,旅客一詞,不只停留在朝聖和象徵的意義中。它在靈性上提醒了我,原來在這個世界中只能找到相對的善惡。我們認為基督徒的道德價值標準要符合聖經的啟示,即相信一切倫理判斷的基礎是基於天主的善。若人從未經驗過那份來自「絕對的善」的啟示,或許因他/她從未願意花時間凝視天主,等待天主的啟示,那怎能強求他/她接受自己堅守的善惡呢?我自以為已經對於「是非」、「對錯」、「善惡」,三者能夠有一個清晰分辨。時刻提醒自己,不必與別人執著於是非對錯,只要站住最後的善惡立場就足夠了。不過當碰到某些把持着「自我」至上的人,我也難免怒羞成怒。因為我不贊成主觀主義,更對那些認為,對於世間一切倫理判斷和事物的真假都只是相對,對生活是主觀享樂的人感到作嘔。但是我們彼此也不過是世間的一位旅客。唯有在天主內才能找到那絕對的美善,來自世間的價值判斷總是有限的。所以它應黯淡,淡到最暗時,就是人能找到最光明的時候。

【註】參考《你們要歡喜踴躍》第149、151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