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與傳教:離了耶穌我們一無所成

(綜合報道)在今年特別傳教月結束之際,《信仰通訊社》記者詹尼.瓦倫特先生訪問了教宗方濟各,並整理成書,題為《離了祂我們一無所成:在當今世界中作傳教士的對話》。新書週二(5日)於梵蒂岡書局及聖保祿書局出版發行。

教宗方濟各在《福音的喜樂》宗座勸諭中首卷中寫到,福音的喜樂充滿了那些與基督相遇的人的心和生命。上任伯多祿繼承人之位六年後,他將2019年10月定為「特別傳教月」。在這段時間裡,教宗方濟各在他的訓導中堅持不懈地充分闡述了教會在世界傳教的本質。例如,教宗不厭其煩地反複重申宣講福音不是「强制他人改教」;教會的成長是因着「吸引力」、因着「見證」。種種表達方式,都意在揭示其每一個使徒行動的活力及源泉所在。

《信仰通訊社》摘錄了其中的部分内容並提供了中文文本:

您講述過,年輕時想到日本去傳教。是不是可以說教宗差點成為一名傳教士?

我不知道。我加入耶穌會是因為他們的傳教聖召打動了我、他們總是走向邊界。我沒能去成日本,但我始終覺得,宣講耶穌和祂的福音總是要走出去、邁開腳步。

您反複重申「走出去的教會」。許多人紛紛採用了這一說法,有時甚至變成了被濫用的口號。被越來越多的人濫用,他們把時間花在了教教會該怎麽樣或者不該怎麽樣上。

「走出去的教會」不是我發明的一種時髦表達方式,而是耶穌的教導。《馬爾谷福音》中,耶穌要祂的門徒們到全世界去、向「每一個受造物」宣講福音。教會要麼走出去,要麼就不是教會;要麼宣講,要麼就不是教會。如果教會不走出,便會損壞、變質了。成為另外一個東西。

一個不宣講或者沒有走出去的教會會變成甚麽呢?

變成一個靈性生活的協會;一個推出倫理道德-宗教內容倡議及信息的跨國集團。這並沒有甚麽不好,但不是教會。這是教會內無論甚麼樣的墨守成規的組織都將面臨的風險。最終要管制基督,不再見證基督的作為,而是代表基督的某種觀點講話。是由你掌握和管制的觀點。你來組織事情、成為教會生活中的一個小班主。在這裡,一切都按照既定計劃進行,也就是說,只能按照指示進行操作。但與基督的相遇再也不會發生了、最初曾經打動了你的心的相遇再也不會發生了。

傳教本身可以解決這一切嗎?只要有「走出去」傳教的意願和努力就足以避免這些扭曲了嗎?

傳教,「走出去的教會」,不是一個計劃方案,而是要通過意志的努力來實現的一個意願。是基督讓教會走出自我。在宣講福音的使命中,你之所以行動是因為聖神推動着你、帶動你向前。當你達到時,會發現祂早已在你之前到達了、正在等着你。上主的聖神先到了,祂比你先行動、也是為你準備道路,祂已經在作為了。

一次接見宗座傳教善會時,您曾建議他們閱讀《宗徒大事錄》,視之為常用的祈禱禱文。它講的是一個開始,而不是「現代」傳教戰略手册。為甚麽呢?

《宗徒大事錄》的主角不是宗徒們,是聖神。宗徒們率先認出了祂、證明了祂。當他們向安提約基亞的兄弟們告知耶路撒冷大公會議做出的指示時寫到,「聖神和我們決定」。他們以現實主義的態度認識到,是上主每天讓「得救的人」加入到團體裡,而不是靠人的說服努力。

傳教和殉道。您常常提到將這兩種經驗結合在一起的密切關係。

基督信仰生活中,殉道和向所有人宣講福音有着相同的起源、相同的源泉,那就是當聖神注入到我們心裡的天主之愛賜予力量、勇氣和安慰時。殉道是承認基督和見證基督的最高表達方式,代表了履行使命和宗徒事業。我總是想起在利比亞被殘殺的科普特兄弟們,被斬首時,他們低聲默念着耶穌的聖名。我想到了在也門被殺害的德肋撒修女的傳教士們,當時,修女們正在殘疾老人院裡照顧穆斯林患者。被殺害時,她們身着的會服上還繫着圍裙。他們都是勝利者,而不是「犧牲品」。 他們的殉道,直至抛灑鮮血,揭示了殉道是所有人都可能在每天的日常生活中每天為基督作證時承受苦難。當探訪一個年邁傳教士的養老院時便會看到這一點,這些年邁的傳教士們常常因為他們的艱難經歷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一位傳教士告訴我,他們中的很多人都失去了記憶、不記得他們所做過的所有好事。可他對我說,「但這沒關係」,因為「上主記得很清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