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濟各本主日將冊封五位新聖人 紐曼樞機成為聖人的奇蹟

(綜合報道)若望.亨利.紐曼樞機(Cardinal John Henry Newman)本主日將與另外四位真福榮列聖品。但要獲教會封為聖人,教廷需要檢視他們生前的聖德,並確認其所行的兩個奇蹟。而讓真福紐曼樞機榮登聖品的奇蹟,是一個救獲兩條性命的奇蹟。

42歲的瑪莉莎.維娜諾布斯(Melissa Villalobos)來自美國芝加哥,是七個小孩的母親。在2000年,她在天主教媒體永恆世界電視網(EWTN)播出的「紐曼2000」(Newman 2000)認識紐曼樞機,聽到節目中解釋紐曼樞機生前的著作後,便大感興趣,自此更開始向他祈禱:「到了2011年,丈夫帶來印有紐曼樞機的聖相,我都把它們放在我們的客房與睡房裡。不論我們家中需要任何東西:為孩子們的、為丈夫的,或為我自己的,我都會向他祈禱。我的確開始與他有非常恆常的對話。」

到了2013年,瑪莉莎向樞機的祈禱成為了奇蹟。當時她有四名小孩(分別為六歲、五歲、三歲和一歲),加上肚子裡還有一個小生命,她也曾經歷過流產。瑪莉莎4月下旬懷有女兒Gemma,但不足一個月便開始失血。

經醫生診斷後,發現部分的胎盤已與子宮壁脫離,甚至已經撕裂,故有一個洞,血液也從洞裡流出:「這些血液理應留在胎盤中,滋養着我的孩子……但沒有任何解決的辦法,因為懷孕期間不能作任何的手術,而且胎兒太年幼,根本無法透過剖腹手術取出;早產的話,她無法生存下來……」

面對着自己還有大半年的孕期,醫生看着這情況也束手無策,她形容是一個絕望的局面。換句話說,隨時一屍兩命。醫生惟一的建議是,萬一情況惡化時,要立即到急症室,以免失血過多致死。

在5月10日,瑪莉莎出血的情況加劇了,她立即到急症室,得知胎兒仍有心跳便緩了一口氣,但她已打着最壞的打算:「我一直在思慮,在不失去她的情況下,我能失多少血呢?」不過,當時她失血的情況非常嚴重,醫生勒令她日後要卧床休息,不能亂動,而且有很大可能性會流產。

但是,她仍然要照顧四名年幼的、到處亂跑的小孩,她卧床休息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到了5月15日早上,瑪莉莎的丈夫剛好要出差兩天,只剩下她一人獨力照顧四名小孩;她起牀時,發現自己躺在一灘鮮血上,十分可怕:「我已對這種失血情況感到無力,所以當我再看到此情況時,我心想:『糟糕了,我該做甚麼呢?我還能失多少血呢?』」

瑪莉莎咬緊牙關,下樓梯到廚房為孩子們準備早餐,隨後立即到上層的廁所繼續處理失血的情況:「我對孩子說:『我要到上層一會兒。無論發生任何事,切勿離開你們的座位。不要離開……』因為我十分擔心任何一個孩子會受傷,我不能幫助他們,我不能抱起任何小孩……否則,我便會傷害到我的胎兒及我自己。」

當瑪莉莎到洗手間時,已筋疲力竭,她猜測胎盤及子宮壁可能已分離,導致失血的情況比到急症室求診時的情況還要嚴重,所以她決定要致電求援電話。不過在她想起的時候,她才發現沒有拿着電話,又再記起自己為免孩子偷走上來瞄她,便把卧室及洗手間的門都緊緊關上,加上自己根本沒有氣力大叫:「我很想大叫,讓孩子們拿電話給我,但我知道這並不安全,因為我稍稍用力也會導致失血過多。」

瑪莉莎又指,孩子一向都是違反她的指令,想必一定到處遊蕩,但她卻沒有聽到任何聲音,於是又開始擔心他們。心裡忐忑不安的瑪莉莎,形容自己好像倒數着時間:「在這種失血的速度下,我幻想自己只剩下很少時間。就在那時,我說:『紐曼樞機,求求你,請你讓這失血停止。』立即地,血崩停止了。」她說,血液本身有如急流般,但突然停止了,更能站起來,也聞到玫瑰香氣充滿着整個洗手間。她立即跑到廚房看看她的孩子們,但他們都安坐在位中。她感到太不可思議的同時,也深信是紐曼樞機所行的一個奇蹟:「我十分感恩。我說:『紐曼樞機,謝謝你,我們全部都沒有事。』」

同日下午,瑪莉莎到診所求診,醫生為她照了超聲波,並檢查一下胎兒。醫生驚奇地指胎兒看起來十分完美,而她則十分感恩,亦知道這是紐曼樞機所行的奇蹟,修補了一切。

最難得的是,醫生與瑪莉莎原本預計胎兒會早產且體績十分細小,但她最終只是早了數天,在12月27日出生:「Gemma的體重為8.5磅,屬十分健康的體重,而且她比一般嬰兒的[體績]還要大。」

現時,Gemma是一名五歲的漂亮小女孩,而瑪莉莎誕下Gemma後再懷了兩胎,全部十分健康。她表示,無法相信這一切奇蹟會在她身上發生,又表示能參與封聖的過程感到喜悅、感激和榮幸:「我感受到自己彷如這封聖過程鎖鏈的其中一環。紐曼樞機是一個很有聖德的人,沒有人能會被拒絕向他請求協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