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海島市市政廳廳長暨《號角報》創辦人 巴路士9月1日離世,享年89歲

文:Marco Carvalho

《號角報》其中一名創辦人、前海島市市政廳廳長加斯堂.文博爾托.巴路士(Gastão Humberto de Barros),因阿兹海默症引起併發症,於上週日去世,享年89歲;消息由其兒子巴路士Jr.(Gastão Humberto Barros Jr.)證實。巴路士的遺體上週五運往內地火化。

巴路士1929年12月10日於澳門傳統社區進教圍和隆街出生。他的名字為本地人相當熟悉,先是他作為氹仔城長官及海島市市政廳廳長,最後擔任多個政府部門職務,更與《號角報》有深切的聯繫。他先是作為氹仔行政官和海島市市政廳廳長,後成為澳門市政廳廳長,最後擔任行政暨公職司副司長,該司現為行政公職局(SAFP)。

當他管理氹仔和路環的時候,那裡只是兩個僻靜而偏遠的群島,是澳門歷史上困難的地方。但他的機智展示出的外交技巧,以及罕見促進和解的超卓能力。在1966年的「一二三」事件後數月,他贏得了嘉樂庇總督(Nobre de Carvalho)的嘉許和葡萄牙政府的肯定。

巴路士Jr.形容父親是「一個主張懷柔政策的人,是一個和平主義者。我的父親,作為海島市市政廳廳長,幫助減輕了中國社區和葡萄牙社區之間的不信任。1968年——騷亂發生一年半之後——在連貫公路的落成典禮上,嘉樂庇總督受到了一大群人的歡迎。手中拿著葡萄牙國旗的群眾中,有一些是「一二三」事件的煽動者。」

自1949年1月以來,這位勤奮而堅毅的年輕公務員被派往葡萄牙,到「社會與政治科學學院」(Instituto Superior de Estudos Ultramarinos)接受管理技巧培訓,這是當時葡萄牙殖民地政治和行政組織發展及改變過程的一部分。

巴路士雖身處葡國,但仍心繫澳門。在騷亂的最後幾天,他在10,000公里以外亦對「一二三」事件感到驚訝。巴路士本應在里斯本逗留三年,但一年後便返回澳門。巴路士Jr.憶述:「當起義發生時,父親就讀政府研究學士學位的第二年。海外事務部不滿意海島市行政局代局長晏德地(Rui de Andrade)處理事件的方式,並表示父親需要回來。」

 

贏回感情

在返回遠東途中,巴路士先生發現他心愛的島嶼(海島市)因不信任而被癱瘓。在1966年嚴寒的冬天,沒有再聽見席捲澳門的革命口號,但當時這塊葡萄牙領土仍然受到不信任的阻礙。來自里斯本的命令成為不可能,就是以平息領土並重新獲得人民的感情為目標。由於沒有時間完全消化所發生的騷亂,管治內閣啟動了一項雄心勃勃的計劃,旨在終結孤立受到譴責的島嶼。在「新國家體制」(Estado Novo)的後期,在北京吹來的嚴厲風聲的刺激下,葡萄牙(政府)為氹仔和路環做更多的事,仿似長達200年之久的事。

作為海島市市政廳廳長,巴路士先生負責監督建築工程,最終使氹仔和路環成為澳門伸手可及之地:「這是在父親的任期——作為海島市市政廳廳長期間——的基礎建設,如連貫公路和嘉樂庇大橋(舊橋)得以興建並落成。另一方面,隨着新水庫的建設,氹仔的供水正常化。」巴路士Jr解釋:「我的父親甚至要求建造嘉樂庇大橋的工程師Edgar Cardoso,就現時『好利安』旁邊建造一個小水庫提供技術意見。這個水庫到今天仍然存在。」

作為一位實體和橋樑的推動者,巴路士先生還監督了現時澳門最大的墓地——氹仔沙崗市政墳場——建築工程的開始。儘管如此,這位已故的市政廳廳長所參與最具代表性的項目,就是澳門與氹仔之間的第一個橫渡。

他的兒子回憶說:「在葡萄牙的統治結束後,在嘉樂庇大橋落成典禮的前幾天,舉行了一個儀式,以紀念建築工程的結束。我的父親被邀請在橋的氹仔入口處,蓋上最後一把泥土。時任的澳門市政廳廳長歐若堅(Joaquim Morais Alves)也在半島入口處作同樣的事。這是我父親感到一份特殊自豪感的時刻。」

其後,巴路士獲任命為澳門市政廳廳長,但兩年後,在1970年,他退出了政府高層。到了1980年代初,他獲邀出任另一個重大挑戰,就是暫代Augusto Pires Estrela,擔任行政暨公職司副局長一職。

及後,他的光輝歲月已遠去,但巴路士先生在歷史上確立了他的位置。在1948年,19歲的巴路士與多位土生葡人——顧得烈(José Patrício Guterres)、本地葡人畫家杜連玉(Herculano Estorninho)、教育家和新聞工作者馬查度(José Silveira Machado)、 Rui da Graça Andrade、José de Carvalho e Rêgo、Abílio Rosa和Rolando das Chagas Alves——向兩位神父(Fernando Leal Maciel神父及Júlio Augusto Massa神父)建議創立一份天主教週報,讓澳門的青年能施展自己的抱負。同年5月2日,首期八頁的《號角報》正式面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