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言啟航】放下自我・才背得起十字架向前走

文:梁展熙

丙年常年期第十三主日

今天的福音選讀,與丙年常年期第十二主日(因聖體聖血節移至上主日舉行從略)的相互呼應。在十二主日的福音選讀中,耶穌宣告了祂作為默西亞,作為追隨祂的基督徒的領袖的方式,同時也是對祂追隨者的要求:每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今天,我們就聽到耶穌向着自己的苦難邁步,向耶路撒冷起行,「因為〔祂〕被接升天的日期快到」(今天福音)。這句話,驟看之下,在《路》的脈絡裏頗為突兀,但其實這是《路路》把耶穌與厄里亞對比的手法之一(另特見:路7:11-17 → 列上 17:17-24)。耶穌是厄里亞的完全版。厄里亞最後是被上主接升天的,耶穌也將會一樣(《路-宗》作者甚⾄至兩兩度記錄耶穌的被接升天。一次在《路》的結束,另一次在《宗》的開首)。

先談,厄里亞的被接升天。在他得知自己離開之前,厄里亞先找了自己的繼任人——厄里叟,並且要他馬上開始工作。但厄里亞容許厄里叟先「回去同父母吻別」(列上十九章;見今天讀經一)。耶穌也在繼續召集門徒,但祂卻更為嚴格:祂並沒有批准那位準門徒回去埋葬父親(這在猶太信仰中相當重要;如見《多俾亞傳》),也沒有讓另一位先回去拜別仍然在生的父母。此外,耶穌在今天的一幕中的最後一句:「扶着犁而後顧者,不適於天主的國」,似乎意在讓讀者聯想到厄里叟。厄里叟在離開厄里亞,回去跟父母拜別的同時,「厄里叟轉身回去,牽出一對牛宰殺了,用耕具生火煮熟,然後分給眾人吃」(列上19:21;見讀經一)。這裏的「耕具」(《思高》作:駕馭牛的用具),就是「犁」(見附圖)。

值得留意的是,雖然耶穌在各方面都較厄里亞更進取,但有一點祂卻是全然相反的:暴力(或⾄至少:武力)。先看厄里亞。話說北國以色列的阿哈齊雅因意外而一病不起,遂而問別的神的旨意。厄里亞聞而訓斥。阿哈齊雅便派人『命令』厄里亞面聖。然後,厄里亞兩兩度遣天火把來『邀請』他回去的五十人活活燒死(見:列下1:10, 12)。讓我們再來來看耶穌。今天福音提到,耶穌一行人路經一個撒瑪黎黎雅人的村莊,但他們卻拒絕接待耶穌一行人留宿。按《路》所述:祂的門徒雅各伯和若望, 見到這情景,便說:『主!你願意我們命火從天而降,把他們全部燒燬嗎?』。假若耶穌只是按厄里亞的方式行事,祂想必會馬上執行這提議。不過,耶穌沒有這樣做。《路》接着記述:「耶穌轉身責斥了他們。一行人隨即轉到另一村莊去了」。【當然,撒瑪黎黎雅人的拒絕,某程度上並不是蠻不講理理的。畢竟耶穌一行人要去的,是耶路撒冷聖殿。那可是猶太信仰的中心。而當時的猶太宗教領袖,偏偏又是最積極打壓撒瑪黎黎雅人的。而且,在接下來的數章中,《路》多次明示暗示,其實撒瑪黎黎雅人並非心地歹毒之輩(如:10:29-36);《宗》甚至花了整整一章來描寫初生教會如何成功紮根於撒瑪黎亞(宗八章)】。

其實,追隨耶穌的真正先決條件是,徹底地拋棄一切的羈絆。任何人際關係之間的責任,人倫的孝道,本身當然是很有價值。與父母道別,甚至安葬父母,當然是天經地義。問題是,如果這些成了我們跟隨耶穌的障礙——或更好說,當我們利用它們作為延遲成為基督徒的藉口——時,它們就是問題 了。耶穌已經講得很清楚了:「誰若願意跟隨我,應該捨棄自我,天天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路九章;見十二主日)。這裏的「天天」很重要。跟隨耶穌,並不是英雄式的引頸成一快,剎那間的壯烈犧牲【當然,很極端的情況下除外】。然而,更多的時候,基督徒要面對,是如何在平平無奇的日常生活中,在處理芝麻綠豆、雞毛蒜皮的小事中,仍然以難以起眼的方式來逐點逐點地修德,散發出微量的基督徒溫暖,來讓世界感覺到天主慈悲之愛一直臨在人間,從未離棄。

從今天禮儀的角度來看,耶穌所要求的「徹底地拋棄一切的羈絆」,就是保祿宗徒在《迦》中所提到的「⾃由」。當然,我們不能無視保祿提到「⾃由」的上⽂下理(迦五章)。保祿之所以會提到 「自由」,是因為當時有些人仍然以為要成為基督徒的先決條件,就是要成為猶太人;並因而要求所有基督徒嚴守猶太律法(參:迦三⾄至四章)。換言之,保祿所講的「自由」,指的是基督把天主(新)選民從猶太律法中解放出來而得到的自由。

從保祿的措辭看來,猶太律法不僅單靠人身體表面上的東西(割損禮)、或只憑可⾒見的儀式(潔與不潔)來把人區分開來。尤甚者,被區分的各群人不得往來。它的致命弱點在於,被分隔的各群人不得往來。因此,保祿說:「〔我們〕們蒙召,原是為得自由;但不要以此為藉口,放縱情慾,而應以愛德互相服務」(迦5:13)。

回到了常年年期,讓我們學習在平凡中活出不平凡,日復一日地背着自己十架,而且學習跨越不必要的隔閡,彼此關心愛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