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的分裂、改革和分立】第三十五章: 沒有神的異端:波格米勒派

文:Vitor Teixeira
譯: 余漢釗

我們在此很多次提及波格米勒派(Bogomilismus),他們與其他中世紀的異端有緊密的聯繫,如純潔派(Catharismus)。但事實上,他們是甚麼呢?原來波格米勒派源自十世紀基督宗教的一個異端支派。是保祿派(Paulicianus)的分支,起源於希臘東北部、今保加利亞的色雷斯(Thrace)。起初流行於巴爾幹半島,主要在塞爾維亞及波斯尼亞。後來十字軍及聖地的朝聖者把它帶到西方來。

波格米勒派代表着東方的二元論摩尼派(Manichaeismus),他們支持善與惡的原則,並因此產生其他異端,如純潔派。他們的根源來自遠古的,且無從稽考。在晚古進入基督教的年代,並由四世紀開始,已可見到他們的足跡。比如,默薩利派(Messalianus)或歐吉得派(Euchites)便是典型的宗教運動,他們於四世紀從美索不達米亞崛起後,傳到了很多宗教信仰搖籃的地中海東岸。保加利亞、馬其頓和拜占庭等地,逐漸受到這些來自敍利亞、亞美尼亞和黎凡特美索不達以及東突克派(Tondrakians)的影響。這些教派的成員很多都受到拜占庭皇帝下令流放到巴爾幹,但亦在那裡播下種子。在第九世紀及十世紀,這些教派痕跡非常顯著,到了十一世紀,巴爾幹更因是十字軍往返聖地必經之地而把這思想帶回故鄉。

這思想的創始人並不明確,但有指這創始人是一個名叫波格米的人。波格米在保加利亞文是Bogomil ,等同於希臘文的Theophilus(意即:愛主的人)。很多時,在這個名字加上神父這專稱,故令人感覺到他應是生活於十世紀的教會人士或一位東正教的修士,且在巴爾幹半島上留下一大群的追隨者。

 

波格米勒的理論

有關波格米勒的理論,我們都是從間接的途徑取得,因為所有論証都是從那年代的東正教會而來,且全部都是由神學觀點去抨擊他們的,而對待他們均冠以「怪人」的稱號。

綜合來說,波格米勒派認為天主有兩個兒子,長子是撒旦尼爾(Satanael),次子是彌額爾(Michael)。長子對父親不滿而作反,並變成邪惡之物及被逐出天堂,於是他便造了地獄和大地。然後,他想造人類,但不成功。他轉向求助於天父,於是天父向撒旦尼爾所造的肉體吹了一口氣(靈魂)使之成為人。撒旦尼爾造了人的肉身,而自己便成了人的主宰。他讓亞當奴役世界,但有一個條件,就是把自己及其子孫奉獻給主人,那就是邪惡的撒旦尼爾。

不過慈愛的天父憐憫他自己給予了靈魂的人類,派了祂的次子彌額爾到世界來。而彌額爾這個名字在希伯來文的意思是解作——如天主一樣。彌額爾來到世上,便進入了亞當的一個名叫耶穌的子孫身上。不過在耶穌出生以前,他從瑪利亞的右耳入到她的體內。故此,根據波格米勒派的教義,耶穌來到這世界的任務便是破壞撒旦尼爾與亞當訂立下的協議,透過祂在十字架的聖祭把惡魔擊敗。撒旦尼爾被擲下地獄,成為了撒旦,而解除了束縛的人類便可以升上天堂。撒旦雖然失去了其部份力量,但仍建立了一個「正統教會」,並以它的禮儀、聖事及階級,成為了撒旦的教會,而人類只能在擯棄物質享受才能擺脫魔鬼。

這就是波格米勒派信徒的創世及救贖觀,他們認為「被選的人」必須全身奉獻給宗教事業,擯棄物質及遵守嚴格的禁慾苦修生活。同時,他們亦禁止恭敬聖像,不承認所有教會的聖事,以及不承認除聖詠集及先知書之外的舊約聖經,而所有表面的敬禮及教會的組織亦不被接受。他們亦是如純潔派一樣反對尊敬十字架,因為他們覺得它不值受尊敬。耶穌建立了聖體的理念對波格米勒派眼中亦有不同的演繹。福音原是聖體聖事的基本根源,不過教會法典由聖金口若望(St. Johannes Chrysostomus)及其他教父所篡改而變成了偽聖經。他們的善惡思想才是正確的,且在拜占庭年代慢慢滋生,很多時是隱藏在修道院之中或在民間的信念裡。波格米勒派認為自己才是「被選的人」,是宗徒的後代,是福音的真正傳人。

每天誦念四次《天主經》是波格米勒派與魔鬼對抗的武器,奉行簡單儀式或誦念簡短經文及聖詠,是反對拜占庭禮最有效的工具。聖洗聖事很簡單,只是覆手頭上便完成了。進行肉類等食物是禁止的,因為那是性慾的果實。婚姻及繁殖後代,是讓撒旦的物質世紀永續下去。當然,人類雖然受到這等異端的同路人的抨擊,但仍然是繁殖下來的。齋戒在星期一、三和五是必須要遵守。酒更是被禁止的:加納婚宴被認為是神化了的,他們提也不提。精神的造物主和物質的造物主是壁壘分明的。波格米勒派人相信基督只是肉體與人相似而非精神也一樣。而敬拜物質或其遺物都是被禁止的,故沒有聖體這回事。

除此以外,最重要的是抛棄肉身這個臭皮囊,而提升精神這個層次。被選的人或是完人或是後來的純潔派,都是一些嚴格的苦行的人及波格米勒派中顯赫的人物。他們才可以傳教,驅魔和証道。十三世紀以後,在匈牙利和其他東歐的國家他們受到教會的大力迫害及驅趕,波格米勒派開始式微及消失。沒有架構和組織是注定消滅的,不過亦留下了㾗跡及種子。

Cismas, Reformas e Divisões na Igreja – XXXV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