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諾佩洛的聖容——真正的聖相 復活基督的標記

文:Miguel Agusto
譯:義浩

整個復活期,我們都在慶祝耶穌基督的光榮復活。按聖史若望在福音中記載,埋葬耶穌的墳墓,並不是完全空着的,他和伯多祿在那裡都看見了[與基督一同埋葬]的布。那些布曾是用來蓋着耶穌的頭,已被捲好並放在另外的地方。他們不知道的是這些聖髑,包含着我們救主身體與聖容的形象,永垂不朽。根據作家百德(Paul Badde)的研究,我們去看主的汗巾——今天以「馬諾佩洛的汗布」而聞名——並留下了耶穌聖容的圖象。有如瓜達盧佩聖母的圖象一樣,馬諾佩洛的汗巾連科學都不能解釋,沒有人找到如何將圖像印在由貝鬚絲織成的布上,繼續讓不少人讚歎。

德國神學家Klaus Berger曾經說到歷史學家和記者百德:「沒有人敢比百德說神聖墓穴說得更深入。」

百德承認,馬諾佩洛的的汗巾就是印有基督面容的手帕,這是來自釘在十字架上的基督之墓神秘的第二塊布,與另一塊亞麻布一同被聖史若望發現。該亞麻布今天存於都靈。百德已證實,「Sudarium」一詞實際上是指「馬諾佩洛的汗巾」,上面印有耶穌活生生時的聖容,而且是他雙目睜開的形象。

他爭論着,裹屍布和汗巾為我們提供了證明基督復活的事實,這正是猶太法律所要求的兩個見證:一是證明基督的死亡,二是基督活着。

在復活節後的首個清晨,基督的墓穴並不是空的。的確,沒有人在裡面——這是事實,基督已不再卧在那裡。然而,在決定性的章節中(若 20:5),說到耶穌所愛的那位門徒,俯身看見了放着的殮布,卻沒有進去。隨着他的西滿伯多祿跟着他來,進了墳墓;他看見了放着的殮布和耶穌頭上的那塊汗巾,不同殮布放在一起,而另在一處捲着;所以墓穴並不是空的。在這一點上,若望應該用無關緊要的細節去費心,這是難以置信的。

故此,「都靈的裹屍布」和「馬諾佩洛的汗巾」是以一個獨特的方法互屬在一起的。這兩塊布本身完全相異,但同樣有着特殊的重要性,兩者都呈現超自然的形象,都使人感到神妙驚奇。

當然,都靈裹屍布——一塊四米長的巨型亞麻布——具有耶穌在聖死中整個身體所沾有的血跡,傷口和壯烈犧牲的圖象,但它卻模糊了其輪廓和細節。然而,馬諾佩洛的汗巾卻是一塊精細的織物——用以矜貴的物料製造,面積28厘米乘以17厘米——耶穌的面容呈現在這汗巾上,像在光中浮現出來,儘管這只是一道較陰沉光。

這些超自然的形象,完全反映着耶穌基督從死者中復活這個難以置信的神蹟。這些布上的形象並非照片或圖畫,它們本身就是天主的神妙創作。這兩個形象就與生命的本身一樣,超乎人類的理解。

百德形容裹屍布和汗巾為「福音的首頁」,因它們「記載」着復活的那一刻,只是這「福音」並不是由人手撰寫,而是以圖像記載。

裹屍布最後於法國出現,並於1356年首次在法國Lirey公開展出。從那時起,裹屍布開始引起各方關注,而汗巾則開始默默無名。到了1508年,汗巾被一個不知名的人帶到名叫馬諾佩洛的小鎮,現被安置於當地一間修院(Capuchin monastery)聖堂祭台上方,公開給所有人參觀。這朝聖地被稱為聖容堂(Volto Santa或Holy Face)。

當修院監護人多梅尼科神父(Fr Domenico da Cese)1977年拍攝大量有關此汗巾照片,並在鄰近地區Pescara舉辦的聖體大會[展示],自此開始得到全球各地的人關注。

百德強調,汗巾的布料(細孔亞麻布——由蚌絲造成的布料)是一種無法相信的極珍貴布料,而它是一塊不能以普通顏料塗上的布料。然而,此布料看似只能以光來「繪畫」,因此從不同角度、不同光線、不同季節、不同白晝……都是不等的轉變。

當把汗巾與都靈裹屍布擺在一起時,兩者形成了完美的配搭。

榮休教宗本篤十六世在任期間,選擇了馬諾佩洛為首批牧靈訪問的地點。百德透露,「他(聖父)在閱讀過我的書《天主的面容》【註】後,便選擇到訪那裡。其後,在2005年10月1日,我把我第一份手稿贈予他。」

其後,在2006年9月1日,教宗本篤十六世乘坐直升機,到訪馬諾佩洛聖容朝聖地。這是他自己首次決定在意大利牧靈訪問的地點,百德憶述:「這是聖容故事的轉捩點,從此之後,便很難回頭。」

馬諾佩洛的汗巾與韋洛尼加的手帕

很多人經常把馬諾佩洛的汗巾和韋洛尼加的手帕兩者混淆。在整個十字苦路上,韋洛尼加的手帕因為耶穌抹面而印有聖容,但其結局沒有出現在福音書中,只成為教會其中一個傳統。然而,韋洛尼加的名字亦包含了這手帕其中一個真實名字:Vero-lkon,意即:真正的聖像。

然而,韋洛尼加的手帕亦被保存,但不是在馬諾佩洛,而是在羅馬的聖伯多祿大殿裡。

有報道稱,韋洛尼加手帕上的超自然圖像,可追溯到第六世紀:有關一塊精緻手帕上的基督圖像,並不是由人手繪畫。在最初期的敍利亞人稱,它是在水底下繪畫的。沒有人能解釋這塊手帕是如何被發現。

「Sudarium」一詞長期以來被指是都靈裹屍布,但其實只是殮布的其中一塊(希臘文為「othonia」,意即:包裹)。其他佈滿血跡的布都存於西班牙奥維耶多(Oviedo),還有一塊頭帶現存於法國南部的卡奧爾(Cahors)。

這些發現都有着重要的意義。其中,馬諾佩洛的汗巾是1208年首次於羅馬公開展示,自此,有關基督的圖像與繪畫都擁有非常相似的特徵,甚至是額前的一小撮頭髮,都按着汗巾上的特徵。若不是按汗巾作藍本複製,為何藝術家要把這細節放在畫中?

百德又說:「然而,以我所知道的是:只要基督宗教完完全全地發現,天主不但確實留下可靠的見證(例如在四部福音書),但也留下自己形像的物品,那將會改變世界,並有另一番新景象。」他續指,至少像瓜達盧佩聖母於1531年12月12日所留下的圖像般,把墨西哥地理上和歷史完全演變過來。

【註】多年來,百德的研究均記錄在兩部書《天主的面容》(The Face of God)和《真正的聖像畫》(The True Icon)中。

資料來源:《天主的面容》、《Inside the Vatican》、《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和《Zenit》

HOLY FACE OF MANOPPELLO – TRUE ICON – Signs from the Resurrected Lor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