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聖地被稱為「第五部福音」?

(綜合天新社訊)每名基督徒都對四部記載耶穌生平的福音瞭如指掌,但事實上亦有「第五部福音」。然而,這第五部的福音並不是寫在紙上,而是寫在一片被稱為「至聖的土地」上,因為此「福音」的每寸土地、每塊石頭,都紀錄着耶穌真實的一生。透過途經和目睹主耶穌親自走過、行奇蹟及死而復活之地,到聖地朝聖,往往都是一個十分有效、收穫豐富的旅程。

曾在當地服務過的方濟會士馬哥拿神父(Father Athanasius Macora)在接受《天新社》訪問時也表明,每個人都值得到聖地一趟:「當你來到這裡,你們被這個經驗觸動。這為福傳或為已領洗的教友重新作福傳,都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工具。」

來自美國的馬哥拿神父是方濟會聖地守護人(Franciscan Custody of the Holy Land)其中一員。此團體幫助保護聖地耶路撒冷各朝聖點,並在聖地讓基督宗教確實地臨在,並歡迎來自全球各地朝聖的教友。

另一名聖地守護人、來自加納的方濟會士奧烏蘇神父(Father Benjamin Owusu),指出基督徒[在聖地]對主耶穌的經驗,遠遠超過在聖經上的經驗。他說:「耶穌說我們要宣揚福音。福音後來真的被宣揚了。人們前來相信了。但若不是在啟示中……若道成肉身,並在一個地方成了肉身。這個地方會是在哪裡?會在聖地。聖地也證明了道成肉身的事實,並讓我們感到更真實。

他接着說,「透過前往聖地,聖地在基督徒生活中變成真實的,因為只為『聖地』所代表的為何。就如教宗聖保祿六世所說那樣:『第五部福音』並不是以墨水寫成,而是寫在石頭上。」

奧烏蘇神父在美國的方濟會院聖地朝聖辦公室工作,亦即是方濟會聖地守護人於華盛頓的基地。在該會院裡,本身藏有聖地的複製品,並舉行各種活動,以助遊客與耶穌基督走過之路聯繫起來。

一般來說,聖地包括:以色列,巴勒斯坦領土,黎巴嫩、約旦和敘利亞部分地區。

在那裡的基督宗教遺址,包括聖堂和其他具重要事蹟的地方,例如納匝肋(聖母領報),伯利恆(耶穌誕生),加利肋亞海邊(耶穌的傳教工作),以及耶路撒冷(耶穌死亡、埋葬和復活之地,現以聖墓大殿為標誌)。

除了這些地方,還有猶太人的遺產。位於達味王的宮殿遺址底部的哭牆,每星期的安息日都會聚集數千名祈禱和慶祝的猶太人。

穆斯林也視耶路撒冷為一個聖地,而高地的舊城聖殿山(Temple Mount)現建了阿克薩清真寺(al-Aqsa Mosque)和金圓頂清真寺(The Dome of the Rock)。

奧烏蘇神父又說,在他還在聖地的時候,他目睹了基督徒朝聖者中神修上轉變或增強的不少故事。為了參觀聖墓大殿,不少人更特別辦回幾十年沒有辦的修和聖事:「有一次,朋友問我能否為一名女士作聖墓大殿的導賞,我覺得她沒有履行教友的責任,但當她從聖墓出來後便不停地哭泣……她被那經驗觸動了。」

神父又說,自古以來,聖地在基督宗教的想法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信友一直想到自己的根源,看看我們救贖歷史發生的地方。例如,聖方濟各.亞西西十分渴望到耶穌出生、被釘在十字架及復活的地方。」

他續說:「聖地朝聖實實在在地幫助基督徒的信仰,點燃他們的信仰,並幫助我們以不同的方式理解聖經。」

至於馬哥拿神父,他也曾看到朝聖者在憂苦大殿(Basilica of Agony)——耶穌被捕前在橄欖山祈禱之地——的祭台前哭泣。這位方濟會士的神父,於聖地服務逾20年,他現時是耶路撒冷鞭笞修院(Flagellation Monastery)的監護人。

他指出,與當地人民見面是其中一項重要的經驗,因為「他們(當地人)肯定是聖地那恆久魅力的其中一部分。」他解釋,有些人,例如該地區的牧羊人,至今仍保持着與聖經時代類似的文化習俗;而陪同遊客與朝聖者的導遊亦十分重要,是一個「大使的身份」。

他又指出,聖地的持久問題和最近的歷史,包括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通常是首次到訪聖地的朝聖者通常誤解的問題。神父說:「他們要明白聖地複雜的程度。我認為他們需要聆聽雙方各自的故事與意見。即使在基督徒之間,都存有衝突及各種尖銳的競爭。」

奧烏蘇神父形容,有關該地區的資料,比起到訪當地的遊客量還要多。當人們在媒體聽到有關聖地的消息,通常都是關於暴力與衝突的新聞,但他強調「還有沒有常聽到的故事,它們同樣重要:這些人之間的日常生活與經歷,基督徒與穆斯林在同一地方一起生活,猶太教徒亦與穆斯林於特定的地方生活。這些故事、這些真相,從來不會在新聞中出現。不是偶然[才發生]的各種危機,而是人們真真正正的生活。這些都是人們最想知道的。」

他續指,聖地是一個延續生命的地方:「人們不應局限於壞消息,但應超越這個層面,並且要滿懷希望。」

然而,馬哥拿神父認為更難與當地的人有更深入的接觸:「要理解某些事情,是需要時間的,而且這並不容易。對於首次到聖地的人來說,這裡有很多的訊息,太多、幾乎多得無法在第一次朝聖便能吸收。」

為奧烏蘇神父,聖地永不應該是「一個讓人只是到訪及觀光的博物館。有些人在慈母教會中獲得培育,特別是在聖地的基督徒。這裡的人反映出這地區的現實和歷史,特別是與聖經有聯繫的地方。」

雖然美國人到訪聖地持懷疑的態度,但奧烏蘇表示,「當地人以開放的態度歡迎美國人,就如他們迎接波蘭人與意大利人一樣。」到訪聖地,為當地的人及朝聖者,都是一件正面的事。

神父解釋:「朝聖將他們[當地人與朝聖者]聚集在一起。在這片土地朝聖是一個希望的標誌。[當地]人們十分依賴朝聖者,而他們亦看到——不論是來自哪種背景的美國人——來自世界另一端的弟兄來到,並可能給他們帶來希望。」

他續說:「相反地,你從聖地帶回來的,是信仰……你把你自己的信仰帶到那裡,但同時你也把真正的信仰帶回去。」

聖地贊助的基督宗教訊息中心2月份的數據顯示,今年1月往聖地朝聖的人數創下新高:約有770個團體、多達26000名朝聖者。去年1月只有529個團體,前年(2016年)更只有390個團體;兩年間升幅多達一倍。

而以色列政府的統計數據顯示,去年有過半的遊客屬基督徒,當中四分一都是前往聖地朝聖,更有逾40%的遊客曾到訪過以色列。而按《耶路撒冷》今年2月的一篇報道,指在高增長的朝聖者中,中國、俄羅斯和東歐朝聖者的人數不停地增加。

以色列旅遊局局長利凡言(Yariv Levin)將旅遊業的增長歸功於當局,包括改善了簽證的批核流程。

奧烏蘇神父又說,雖然朝聖成本為一些人來說是一個障礙,但他建議可以作一些準備:「這是一個生活體驗。那些渴望去的人,其實只要每年儲起1000美元,幾年間便能負擔得起。」他又笑說,若有渴望到聖地作朝聖,勿忘記與在聖地工作的方濟會士接洽:「我們多年來(長達800年)已這樣做了。」

本報獲授權翻譯轉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