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的分裂、改革和分立】第十七章:1054年的宗教大分裂

文:Vitor Teixeira

譯: 余漢釗

當我們用「宗教大分裂」這個詞語的時候,主要是指基督宗教正式及有意的彼此分開對立。很多人把這個詞語等同異端,但「宗教大分裂」與「異端」並非同義詞。分裂後,教義基本上並沒有很大的偏離。在基督宗教的歷史上,有過很多次的分裂,但沒有一次如1054年的宗教大分裂如此猛烈和長久,以羅馬為首的西方教會和位於君士坦丁堡的東方教會分離了千多年,直至今天仍處於分立狀態。曾經有過其他東、西方的全面及絕對性的分裂,但沒有一次像這大分裂,把教會分開得那麼久及那麼的極端。

公元589年,在托箂多第三屆會議(III Concilia Toletana)上,西哥特人(Visigothi)皈依基督。在同一的會議上決定了在公元325年的尼西亞信經裡加入「及由子Filioque」這個拉丁文詞語,正式承認聖神不單只是出自聖父,而是聖父聖子所共發,拉丁文原文改成是這樣寫的「et in Spiritum Sanctum, dominum et vivificantem, qui ex Patre Filioque procedit」,譯成中文是「我信聖神,他是主及賦予生命者,由聖父聖子所共發。」

其他的神學及教義上的爭辯和教會的問題,加深了羅馬與君士坦丁堡緊張局面和距離。除了「及由子」之外,在聖體聖事上採用發酵或不發酵的麵餅,以及教宗在職務和靈牧上的領導地位,還有君士坦丁堡在五都的位置等,都是雙方爭論的問題。另外,還有西方教會對拜占庭的政教合一,但君士坦丁教會必需臣服於世俗權力之下,羅馬方面堅決反對。還有就是前述的尊敬聖像,以及八、九世紀的消除聖像之爭的問題;對此,羅馬是支持的,而拜占庭皇帝後來雖恢復尊敬聖像,但芥蒂已留了下來。

一次嚴重的決裂發生於公元856與857年佛提烏斯(Photios)當宗主教的時候。「及由子」的問題成為了雙方不和的焦點,佛提烏斯譴責西方教會把那句子加入信經中,甚至認為那是異端。這已不是紀律、法理或禮儀上的問題,而主要更是信理的問題。教會的一體性成了一個深層次的問題。

羅馬和君士坦丁堡這兩個教會團體之間的距離越拉越遠,因為來自長久以來的文化及政治問題,如同公元313年的米蘭詔書(Edictum Mediolanense)一樣遠久。一方面是深受拉丁文化及日耳曼影響的西方教會,而另一面則是紥根於希臘傳統文化的東方教會。

 

一點歷史

公元1043年,凱盧拉利烏斯(Michael Cerularius, 1000-1059)升任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他開始對該地的拉丁團體及聖堂展開無情的迫害,關閉他們的聖堂和指控他們不遵守君士坦丁的儀式,並責斥羅馬為異端、進行猶太的異端行為,因為在聖體聖事中採用發酵的麵餅。除了拉丁教會外,他還下令接管服從羅馬的修道院及驅趕忠於教宗的修士。在與羅馬的對抗中,他曾向全體神職人員發出一封大肆評擊西方教會領導者信函。在神學方面,聖神亦是另一雙方不和的議題。

當時,西方正受著諾曼人(Normanni,即維京人)侵略的威脅。教宗良九世(Leo IX, 1049-1059)於公元1054年派遣一使節團往君士坦丁堡向拜占庭皇帝請求結盟及支援。使節團由安貝爾(Humbertus Silvae Cândida)所率領,成員有費德烈洛林(Frederic de Lorena)宗主教,亦即後來的教宗斯德望九世,以及伯多祿亞馬爾非(Pedro Amalfi)宗主教。他們受到皇帝君士坦丁九世的熱情款待,但受到凱盧拉利烏斯的冷待,拒絕接見,因為他不接受羅馬為世界教會之首。另一方面,安貝爾身為一個法國人,亦對東方教會滿懷敵意。凱盧拉利烏斯無視該使節團的到來,故意讓他們苦候多月。在這一次的出使中,還有一段小插曲,就是要求拜占庭宗主教表明對特蘭尼(Trani)的若望主教從奧赫里德(Ohrid)發出抨擊西方禮儀及習慣信函所採的態度。另外,教宗亦指控君士坦丁堡為異端和錯謬教義的根由,並重申自己才是教會的領䄂。不過,凱盧拉利烏斯並不理會且加以責備。

安貝爾使節團本是一個好的機會作為解釋理由及重申立場,但在如此的形勢下,反而否定了君士坦丁堡普世牧區宗主教的名銜,及其在教會內所佔的位置,甚至質疑他能升上拜占庭宗主教的合法性。整個和諧氣氛破壞了。凱盧拉利烏斯再次拒絕接見使節團。而安貝爾則以一篇「一個羅馬人與君士坦丁堡人的對話」的文章來回應,文中甚至譏諷東方儀式。公元1054年7月16日,在聖索菲亞(Sancta Sophia)宗主教大殿的主祭台前,安貝爾樞機放下一封把凱盧拉利烏斯絕罸的信函,然後半話不說,轉身離開,並啟程回羅馬去。教會分裂就此展開。

其實,當時教宗良九世已於三個月前的1054年4月19 去世,故此舉可算是無效的。但凱盧拉利烏斯卻以牙還牙,亦將該使節團施以絕罸,並把已故教宗的所有名字、肖像及徽號在宗主教區內移除。東方教會的分裂起源自兩個主要原因:(一)不同意「及由子Filioque」,根據拜占庭教會聖神只是來自聖父,而非聖父聖子所共發;(二)不接受羅馬教宗的無上權威。到了今天,這大分裂仍然存在,但會持續到何時呢?

葡文版原文:http://www.oclarim.com.mo/todas/cismas-reformas-e-divisoes-na-igreja-xvi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