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聖言會範聖言神父 「任何形式的分裂都沒有未來和收穫」

文:Marco Carvalho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梵蒂岡之間互相尊重的合作,不單有利於教會與中央政府,也有利於中國大陸的信友。對於教廷與北京近日簽署的臨時協議,澳門聖若瑟大學宗教研究學院天主教神學系範聖言神父(Fr Franz Gassner)認為,協議是長期修和與對話的開端。這名奧地利籍的基督宗教助理教授知道,共識能夠及應該讓情況得到改善,但他認為這樣中國大陸的天主教徒來說已是個好消息。他說,若不採取風險及簽署協議的話,會造成更多的傷害。

雖然我們仍然不清楚這份歷史性協議的內容,但我們已知道教宗在任命未來主教的行使權力。這個立場為梵蒂岡和天主教會來說有多重要?

這份協議為中國天主教會的生活、發展和團體來說,看似至關重要。大陸教會現在必須非常小心地保持這種團體,並像越南那樣行事。過去的分派與不團結浪費了大量時間、精力和機會,去見證中國的福傳,以及其和諧發展。同時,在這份協議中,教宗在中國大陸首次被視為官方人物。

聖座新聞室發言人伯克(Greg Burke)宣布,為中國教友更大的未來而言,這項協議是個開端。在仍未公布的短期和長期內容中,我們能預期甚麼呢?

這應該是一個誠懇及對等的開端,去互相學習和理解。雙方——梵蒂岡和中國公民領導層——可以互相學習、互相幫助,以更好地服務中國人民及中國教友。捍衞每個人的尊嚴和真實自由必須是雙方的共同目標。作為軟實力,宗教對人類社會的歷史和發展具有極大的意義。與全球所有重要宗教一樣,基督宗教是亞洲的起源。天主教的表達形式完全符合中國的文化和傳統。而全球教會亦會因得到更多中國方面的資料與範圍,而豐富起來。

我也想說,馬克思主義可被視為一種基督宗教的異端。馬克思(Karl Marx)在基督宗教為主的歐洲出現並非偶然。馬克思主義有「猶太——默西亞的根源……並仍然保留了聖經的主題……它以聖經的希望作為其基礎,但透過保持宗教熱忱,卻同時消除天主的認知,並以人的政治活動取而代之,將這[馬克思主義]顛倒了。」(教宗本篤十六世)最近中國捐助一尊馬克思像予德國堤雅市——馬克思出生地——以慶祝馬克思誕辰200年,堤雅教區的主教在這個機會上說:「馬克思與大型的政治活動聯繫在一起。他是一個敏銳的分析思想的人,但他有很多想法都為人類帶來了傷害……但他也必須得到尊重。天主教社會學的教導,在與馬克思的理論爭辯中發展起來,並作為教會答覆給他們。」(德國堤雅教區Bishop Stephan Ackermann,2018年5月5日)。而9月22日所簽署的臨時協議能在有關馬克思和社會發展上,啟發出一個開放及誠懇的辯論。我們在彼此認識大家。馬克思相信,宗教和天主的旨意或會取消,從而為人類增加自由及發展。但歷史發展證明,一個健康的信仰及對天主有信德的話,能與人民和社會的和諧及繁榮發展攜手向前進。特別是,基督宗教的信仰和真理的經驗,釋放並讓人自由。這就是為何教宗能被中國大陸當局承認,並聽取他的意見,不削弱中國教會的真正自律和自治。相反的將會和有可能發生。真正的大公教會經常強化、滋養和豐富自己的潛力與力量,比宗派主義或派系主義更能發揮作用。

從這個概念上,現在仍存在哪些主要挑戰?

首先,需要一段修和及治癒過去創傷的時間。沒有人是完美的。任何人都會犯錯和犯罪。每個人都需要得到別人的寛恕,也需要寬恕別人。每個人需要思索,如何在這個治癒與修和的過程中出一分力協助。那麼,為了所有天主教信友、中國人民及中華民族的利益,關心和保存天主教會傳統上的合一是至關重要。這將需要就很多未解決的問題及了解過程,進行持續、真誠的對話,但同時亦需要這協議中雙方真正開放的精神。

聖座亦宣布,教宗方濟各承認七位中方任命的主教,同時承認一個由中央政府開始成立的教區(承德教區)。雖然這被視為讓中國教友合一的一個方法,但對於那些批評該協議的人來,這標誌着面對威權主義的一個充滿恥辱的退讓。這個協議能否在中國締造團結合一,但在其他地方卻存有異議?你看到分裂的可能性嗎?

是的,我們現在要為中國及這重要國家的教會合一上,更懇切祈禱、付出更多。實在存有分裂的危機,但在任何的分裂行為上,都不會有未來與收穫。每個人都將會失去,不只是在中國,也在外國;不只在靈性上,也在經濟上。

KASHGAR, CHINA on August 3, 2014 in Xinjiang, China.

這個協議並沒有明,在中國大陸30多個地下主教的命運,這些主教都是由教宗任命但不被中方承認的。這將會是個問題嗎?

我已經說過:需要一個治癒、修和與寬恕的過程。天主教的信友該是這方面的「專家」。其中一個所提及的魏主教,已表達對這份協議的正面評價。與人民及信友接觸的領導人,知道甚麼是利害關係,他們感受到這個歷史機會,對教會及整個中國的重要性是甚麼。

這個協議為地下教會會更好嗎?或者,對那些拒屈服於中央政府監視和管理的人來,這會意味着更大的恥辱嗎?

聖保祿宗徒說,愛能克服一切(參閱:格前13)。我們必須考慮如何幫助中國大陸的教會,如何更好地在愛中發展和治癒傷口,以及即使在極度困難的情況下,也能修和並保持團結。

聖座新聞室不一次地強調這協議是臨時性的,而且這些用詞看似分特別,像考慮到中國大陸的現況。這是否意味着梵蒂岡考慮到中國天主教徒的福祉,可能願意以一個更平衡的長遠解決方案?

若協議得到真誠的評估和改善,這是積極與正面的。正如我所說,這應該是長期對話和互相了解過程的開始,以更好地理解各方,最重要的是為了中國人民及信友的利益。

教廷還表示,協議的容將由評估機制去主導,但中國並不總是非常熱衷地將所承擔的國際妥協,置於其自身利益之上。我們已多次看到這種情況……將此協議視為獲得成就,這樣是否存在風險?

有時候冒風險是一件好事,特別是當問題經過精心準備和長期的計劃、有很多聲音和專家參與其中。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風險是合理的。若不採取風險,將會造成更多的傷害。

從全球的角度去看,你會如何認可這份協議?你會這協議是好的嗎?對澳門和香港的教會又意味着甚麼?

據我所知,這份協議僅限於主教的任命,而這[任命主教的事宜]是正面和必須的。在我的祖國,當一位主教獲教宗任命,這個候選的主教會先經過奧地利政府,而政府會接見他候選主教。若他有嚴重的問題,政府有權投票否決。這在過去50年裡都沒有發生,但這顯示出梵蒂岡和奧地利政府雙方的互相尊重。奧地利政府和當地天主教會有許多合作的領域,例如:在教育領域上或在社會領域上。這都是為了人民,國家和教友們的整體利益。但一個互相尊重的合作能讓所有人受益。對這些人——包括平信徒、在俗官員、教育家、政治家、律師等——的培育,以及更好的哲學和神學教育等,仍然有很大的需求。這對中國的公義與和諧發展極為重要。作為國際的實驗與教育集中地,澳門能在這方面為中國的教會的未來作出貢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