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欲念於度外

拭去淚痕

文祖賢

上星期我們談過地獄猶如監獄,一個把自己關上的囚室,嚴禁任何人和物進入。但我們可選擇相反的途徑,就是把心房打開,去尋找所有真實、善良、美麗事物的源頭,那地方叫天堂。


你們認識的神學家可能不同意我這個說法,但當我向小孩子解釋天堂的時侯,我會告訴他們天堂有無限的樂趣:你可以在任何時間、玩任何你喜愛的遊戲,玩多久也不成問題,媽媽再不會對你說:「是時侯回家了。」因為那已是你的家。你會樂不可支。試想想:一個沒極限的主題公園,棒極了!天堂諸聖也大概會異口同聲說:「真沒想過天堂會如此好!」

永恆和無限的歡樂從沒在這地球發生過,這兒沒有純一的快樂,這兒的快樂總是略帶悲傷,塵世的歡樂永遠不會持久。聖施禮華比喻成有如煙花,只有一剎那的光輝,轉瞬即消逝。他說:「不過是 過眼雲煙,快樂尚未開始,就己告一段落」(《道路》753)。當現任主教還是布宜諾斯艾利斯總主教時,這樞機貝爾格里奥曾告訴信眾說:「若有政客向你允諾天堂,你應叫他去辦告解。」

天堂並非一個低俗的宣傳「噱頭」,作這承諾的從不食言。祂曾說會為我們死,祂真的為我們死了;祂曾說會為我們復活,祂真的復活了。祂也曾說過守諾言的必得永生。嗯!你放心,他一定會找到永生。

要形容天堂,可能你我的詞彙裏也找不到合適的字句。當兩個人談論天堂,就如一瞎子向另一瞎子形容紅這顏色;又或者一個耳聾的向另一耳聾的形容複調音樂是什麼一回事 … 千言萬語也徒然。

《天主教教理》第1027項肯定了天堂是「超過一切理解和表達…『天主為愛衪的人所準備的,是眼所未見,耳所未聞,心所未想到的。』(格前2:9)」

而每當我默想,又最愛用的經文中,有兩篇便有簡要的解釋。其中一篇是來自依撒意亞(25:8) :「他要永遠取消死亡,吾主上主要從人人的臉上拭去淚痕,要由整個地面除去自己民族的恥辱:因為上主說了。」第二篇取自若望默示錄(21:4-5),意思也差不多:「他要拭去他們眼上的一切淚痕;以後再也沒有死亡,再也沒有悲傷,沒有哀號,沒有苦楚,因為先前的都已過去了。那位坐在寶座上的說:『看,我已更新了一切。』」

眼淚永不再流!當我們心煩意亂或忐忑不安時,淚水會奪眶而出,它會使我們不舒服、悲傷、憤怒、緊張、恐懼、沮喪和失望。眼淚曾為痛苦、疼痛、悲傷而流,但這一切已成歷史。(從此我再不用為我的膽固醇問題擔心了。)

教宗本篤十六世的三篇通諭的Spe Salvi (《在希望中得救》)裏第12項描述天堂為「一種滿足的至高時刻,…. 就像沉沒於無窮愛的大海,那時刻,時間-以前及以後-已不再存在。我們只能企圖領悟這種時刻是生命的圓滿,沉浸在存有的無垠中,在此我們只是深深地陶醉。這就是耶穌如何在聖若望福音中所表達的:「我要再見到你們,那時你們心裏要喜樂,並且你們的喜樂誰也不能從你們奪去」(16:22)。」

聖湯瑪斯·阿奎那(Saint Thomas Aquinas)曾說:「它超越人類一切欲念」,更非你我冀望所及。在天堂,我們將有無限的發現、不斷的驚喜,整個奇遇是無窮無盡的歷程。來到天堂就是回到天主的身邊,祂是衆父親的父親。(請參照厄弗所書3:14-15) 為人父母的,每到子女的生日,便希望能給他們一個自己負擔得起的驚喜。我們的天父,有着天下間所有父母的優良條件,在價格上不定限額,在禮物上祂有無比的慷慨和想像力。祂為子女們準備的喜樂足夠令他們期盼永恆。柯彼得(Peter Kreeft)教授在他著作:Everything You wanted to Know About Heaven (你想知道關於天堂的一切)曾說:「你再沒空去無聊。」這就解釋每次耶穌和天主談話,也會向天主道謝:「父啊!我感謝你…… 」

這寓意什麼?即使要歷盡艱辛去找天堂也是值得的。聖保祿在羅馬人書(8:18)說:「我實在以為現時的苦楚,與將來在我們身上要顯示的光榮,是不能較量的。」

誰有資格進天堂?《天主教教理》第1023項已簡單列出:「那些在天主的恩寵和友誼中過世的人,在完全煉淨之後,將與基督永遠生活在一起。」

在天主的恩寵和友誼中過世即是在意識中沒犯大罪或死罪的人,天主會斷然拒絕任何大罪。所以要經常辦告解,就是這原因了。

一切逆境、厄運、生命中的十字架(但千萬別抱怨,把它奉獻給天主),也能把自己淨化。為什麽衆聖人能苦中作樂呢?就是因為他們深深體會到一切不順利的境遇,對好的人是如何寶貴。我們也可選擇在煉獄中煉淨(下次詳談),但為甚麼等這麼久?

常常空想天堂,健康嗎?運動員常常去想他要奪的獎牌;和愛的人分開,總會常常掛念他們。我們的天父一向渴望我們返回天家,所以我們也該對天鄉思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