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World,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瑞士神父與死亡擦過後回應聖召(1)

2021年9月24日

【從頻死送院 到晉鐸牧院】
瑞士神父與死亡擦過後回應聖召(1)

文:Solène Tadié
譯:何心豫

21年前,瑞士的文森拉法格神父(Abbé Vicnent Lafargue),自從一次電單車意外後,人生180度大轉變。

每一年11月14日,對於拉法格神父,是猶如生日一樣重要的日子,因為他在2000年的那一天被捲入電單車交通意外,但也由此頻死經驗「重生」。

當年只有25歲的拉法格出意外後,內出血及心臟停止。他形容,當時他的意識離開了身軀,進入了一道強光之中,與天主絕對的愛相遇並被俘虜。

經此頻死經驗,他對人在世意義之認識有極大轉變,甚至事發兩年後,他開始辨別司鐸聖召。

2010年在瑞士錫永(Sion)晉鐸後,拉法格神父在維勒訥沃(Villeneuve)居住,為成為附近勒納(Rennaz)醫院的院牧,而接受培訓。

當時的意外是怎樣發生的?

我當時25歲,身兼三職:夜晚當演員,早上主持電台,下午教法文。跟其他同齡的人一樣,我以為自己打不死。我會把所有事情都極快地完成。其中一名法文學生指出,我喜歡用「快」這副詞:「快完成作業吧!」「快進入另一個主題吧!」「我會很快地教你這件事情……」

意外發生晚上,我開始細思自己的習慣,一邊騎電單車時,一邊開始向天主訴說:「我知道我做所有事情都太匆忙,猶如我的口頭禪一樣。我喜歡太多事情,把它們都包攬身上,不懂得剎車。」我再加上一句:「假如天主你是如此聰明,假如你真的存在,不如你幫我剎停一下吧?」

交通燈紅燈,我停在路上時,腦內出現了一把並非我自己良知的聲音「這聲音充滿甜美的仁愛,並蓋過了我原本在聽的音樂。這把聲音重覆地問了我兩次:「你肯定你知道你在向我求甚麼嗎?」而我亦無意識地大聲回答了兩次:「我知道!」

交通燈轉綠,我以時速50公里行駛了大慨一百米左右時,撞了一部迎面以來的汽車。那個路口視角很差,雙方都無法事前留意到對方,直到意外後,這個路口才被修正以防止相同意外發生。這恐怖的意外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我們雙方都以時速五十公里行駛,所以相撞時,就猶如以時速一百公里撞上一道牆一樣。汽車司機,雖然在意外後跟我成了朋友,但她也經歷了一段長時間的精神創傷。

那意外有對你造成甚麼壞影響嗎?

意外的確很嚴重,但在幾個我認為其實是天主保佑的「巧合」之下,我該晚上大難不死。剛巧涉事司機身上有手提電話(2000年時手電提話還未普及),她首先致電了警察,而非救護車,因為她認定我已當場死亡。但正因這個誤會,我才得救。因為當天晚上的救護車因為交通擠塞而一直都抵達不了意外現場,但剛好附近有一輛醫護警車,兩分鐘便抵達現場。

我被送到日內瓦的一所醫院。當時我身上很多地方骨折,特別是骨盆處引致了很多即時檢查不到的內出血,差點要了我的命。幸好當時有一名剛下班的醫生,正準備離開醫院回家之前,停在了醫院內的一部咖啡機前買咖啡。他看到我被送進來,看了我一眼後,拿起我的X光照片,認出了我一個內出血的點,並發現我快將出血至死。我在到達手術室門外時,心跳剎停了。

就是在那時候,你的一切都改變了嗎?

對!那時發生的一切,實在太生動,忘不了!我看見自己浮在半空中,向下望時,能看到一名全身受創的傷者卧床,周圍有很多人奔走,然後我聽到心跳儀死寂地沉默下來。我在這名「傷者」擔憂起來,而沒有發現其實他就是我自己。浮在半空的我可是完好無恙。

在現實時間,這個靈魂出竅體驗只維持了一分鐘左右,但對當時的我可是要漫長得多。我突然被一股力量把我轉向看我的背後。我看到的並不是醫院的天花板,而是一道聞所未聞的強光。這首光被陽光要強,但卻不刺眼。我被吸引到那道強光,但我不像其他頻死經驗者一樣看到已過身的親人,又或者耶穌。但最終我卻不能再繼續向那道光前進。我感覺到這道光來自一個明顯的臨在,而並非一個人。而這個臨在,便是「愛」,天主那無條件的愛。之後,我會學習到,這份「愛」其實是一個人:天主。這些便是我當時最深的感受。

你說你不能再向那道光前進,那之後還生了甚麼事情?

我突然被扔回自己的身體裡,那感覺難受死了,不過這亦是我心跳回復的那一瞬間。然後我感受到來自身體強烈的痛楚,並認識到我正在接受手術。我甦醒之後,那個頻死經驗的記憶慢慢回來,雖然當時的我還未完全理解,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情。

數月後,我跟幫我進行手術的醫生談論我的經歷,提到我看到手術室內的人物、心臟按壓、他和護士間的對話、牆上的數字、身旁醫護人員的名牌等等。醫生聽後感到困惑,因為科學解釋不了我怎麼可能知道我身邊醫護人員的名字,特別是該人員之後從來沒有再跟我在手術室外有過接觸。但正正因為我準確的描述,以及當時因為心跳停止而沒有可能有意識,醫生便相信了我的證言。

這番經驗帶領你做出新的人生選擇。你可以跟我們詳細解說這些轉變嗎?

主要有三點,而這三點在經歷過頻死經驗的人之間也很常見。首先,我不再害怕死亡。繼而之,我決定改變人生:我放棄身兼三職,轉而辨別司鐸聖召。第三點,是服務他人。我現在的任務,便是作為院牧,陪伴傷患。正如當年其他人,在意外後照顧我一樣。

同時間,我也變得擅長「測謊」。我能辨別話中的真誠、虛假、誠懇。真相並不一定令其他人舒服,但我還是要跟病人說出真相。

待續

來源:NC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