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本地 Local, 號角專訪

專訪醫院牧靈司鐸何知行神父 與臨終者同行,給予病人真正的安慰

2023年1月13日

死亡病例近日急增
專訪醫院牧靈司鐸何知行神父
與臨終者同行,給予病人真正的安慰

​​(本報訊)自去年12月中開始,醫院牧靈司鐸何知行神父花了很多時間身處仁伯爵綜合醫院(山頂醫院)。他的使命?就是為那些面對「最後旅程」的人,給予靈性上的安慰。即使面對疫情進一步的發展,他至今對新冠病毒仍保存「一線」的陰性狀態。何知行神父日前接受本報葡文部訪問,談及在這波疫情的心路歷程。

一年多前,這位來自墨西哥的聖言會神父,自從免任花地瑪聖母堂主任司鐸一職後,便獲委任擔當醫院牧靈司鐸一職,自此每天徘徊兩所澳門主要的醫院——山頂醫院及鏡湖醫院——為病人傅油,曾試過一天需要為五名臨終病人施行臨終聖事。但在過去的四個星期裡,不論在體力上或精神上,為何神父特別感到吃力:「每一天,有許多人同一時間生病了,特別是有許多的長者。我需要隨時預備好,準備隨時有人召我去工作。某程度上,我一直在等待被人召喚;那一刻來到時,我便立即到醫院,回家後又接到電話,然後再次回到醫院,再回家後又有另一個家庭致電給我。」

有一次,他到鏡湖醫院探訪一名病危的病人時,令他十分深刻:「儘管如此,我還是感受到天主傳遞給我的力量,我覺得是祂在引導我,透過我去作祂要做的事情。因為從人的角度來看,這一切是難以忍受的。我曾試過一天內為五名垂死病人施行臨終聖事。」

按官方統計,截至週三(11日),澳門有95人因新冠病毒而離世;但何神父透露,自12月中旬以來,兩所醫院已錄得近乎六百宗死亡病例,顯示更嚴重的影響:「這情況在臨近聖誕節轉趨嚴重,許多人開始生病,大部分都是新冠病毒自我檢測陽性。目前為止,[我的工作]沒有放緩。今天我來到鏡湖醫院,探訪前堂區(花地瑪聖母堂)一名病危的教友。另一名在鏡湖的病人希望能領洗,所以我為她作準備。她現時也是在加護病房,我希望能在今天稍後的時間為他施洗。及後,我又要到山頂醫院為另一病人傅油。」

解脫與安慰

按天主教會的教導,病人傅油聖事是耶穌基督設立的七件聖事之一。醫治是主耶穌基督的使命的一部份,因為這是天國臨現的記號、是救恩實現的證明。主耶穌派遣宗徒和門徒出去傳教時,命令他們要跟祂一樣,從事治病的工作;而透過教會出於信德的祈禱,並以主的名給病人傅油,期望以「祈禱,傅油,治療,痊愈,赦罪」使病人早日痊愈。

司鐸會在病人的額上和手上傅油,這個行動能赦去罪過,為許多人而言,在離開人世、見造物主前的一刻,這是最後的安慰。何神父說:「病人傅油聖事是傳遞天主恩典的一種方式。有些人仍有能力在修和聖事中坦白告罪,但有許多患重病的人已無法了。然而,這聖事也有赦罪的恩典,並預備人們去見天主。許多從我手中領受臨終聖事的人,現在已經離開人世了。」

然而,面對無可避免的死亡,神父會向病危者給予最後一絲安慰,並向他們指出「死後也能得享永福」的訊息,令許多病人在生命最後階段時要求接受洗禮。雖然他們的基督徒生命十分短暫,但他們強烈地發現基督、感受基督的圓滿。何神父的對象不只是病危的教友,當中還有許多非教友,無形中也是另一種的福傳:「天主教信友顯然會接受傅油聖事,但有些外教病人有時會請我祝福他們。雖然他們不是天主教徒,但他們尊重並樂於接受這份降福。其中一些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我會邀請他們向天主敞開心扉,並問他們是否渴望永恆的福樂。我反問他們在哪裡能找到,在地上,還是在天上?奇怪的是,每當我談論永恆福樂這一環時,他們都會認真細聽。如果我和他們談論永生,並問他們是否渴望永生時,他們會拒絕這個想法,因為他們認為生命是痛苦的來源。但如果我與他們談論的是福樂,而不是生命時,他們會表現更大的開放性,同時會傾向細心聆聽。最後,當中一些人會要求領受洗禮。」

對於這份新職務,何神父特別感恩,能讓他成為生命的同行者和安慰者:「感謝天主,我有機會去認識、跟進這些病人,他們最終要求我為他們施洗。他們接受洗禮後,我為他們施行病人傅油聖事,有些人不久後便回歸父家。當我們給予這一類的幫助時,許多中國人都有一個習慣,亡者家人都會請神父幫忙負責殯葬禮儀。這幾天,除了施行病人傅油聖事外,我也幫忙負責多個殯葬禮儀呢。」

何知行神父的全名為「Fr José Ángel」,許多人都會稱他為「Fr Angel」(天使神父)。現時他醫院牧靈司鐸的職務,如他的名字一樣,猶如一名護守天主陪伴病人踏上人生最後的旅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