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World,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為非洲是一個祝福的醫生 安若瑟神父被列真福品

2022年11月25日

意大利籍金邦尼傳教會的安若瑟神父(Joseph Ambrosoli)上主日(11月20日)在非洲烏干達北部的Kalongo,獲冊真福,他生前是在那裡行醫和傳教的。

1949年夏天,有一位年輕的醫生,要求加入金邦尼傳教修會。在他的申請信中,他寫道:『作為一位執業醫生,我想將自己置身於傳教事業之中。』在加入之前,這位年輕醫生決定到倫敦修讀一個熱帶地區藥物的課程。當他回到意大利後,他就進入了金邦尼修院。

在晉鐸數月後,於1956年2月1日,他離國出發往非洲烏干達北部城市Kalongo。在那裡,他只能找到一所細小的醫務診所,是全區唯一的醫療中心,那區有許多種族和軍事派系鬥爭的暴力衝突。但他完全不氣餒,他要建立一所大醫院的計劃,這意味着有很多工作。他靠着雙手工作、掘出石頭,並用貨車運送到工地,在那裡他還要處理做磚。一步一步,那診所漸漸成型,一幢接一幢,直至擁有可容納350名病人的空間。有不同的部門為產科、兒科、藥物治療、外科、婦科、放射科和傳染病;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營養不良、痲瘋病和肺結核須要照顧的病人。

安神父頓時明白,要獲取非洲人的心,他一定要散布無限的善行。只是短短幾年間,人們開始稱他做「Ajwaka Madit」(偉大的醫生),或「Ladit醫生」(那偉大的贈醫施藥者)。加上他明顯的笑容與平和,令許多人認識他。安神父變成了「具有醫治能力的人」:他的鐸職讓他為病人帶來不只是身體上,還有靈性上和心靈上的醫治。

作為外科醫生,安神父特別關心身為母親和孕婦的女士。他明白那些母親為了確保他們的孩子能出生和生存,是可以做出英勇的行為。安神父尋求與人合作,並讓人們承擔責任。他希望所有醫護人員在Kalongo醫院的運作中,都能直接感受到自己參與其中。為此,他重視本土元素。他亦由衷和真摯的尊敬與他一起工作的修女,因為他認為她們的工作非常重要。

到了1973年底,安神父的健康開始走下坡,但堅持不作無謂的休息。就算在他回到意大利期間,他也是和時間競賽,因為他是由一個手術室,跑到另一個,為的是要學習最新的手術技巧。他也和提供醫療設備的支持性團體會面。他清楚知道他健康不穩定的狀況,但他覺得事情在烏干達是如此緊急的情況之下,若退縮的話,就好像是一個背叛者。為他來說,愛他人多於愛自己,是正常的。1986年,為Kalongo當然是最困難的一年,分別被叛軍和常規軍蹂躪。和政府軍的關係無法補救地決裂了:只是由於和叛軍一起數個月,就默默被詮釋成事實。這是任何一間在戰事區域醫院的命運。

於1987年1月30日,軍方控告傳教士和醫院員工和與阿喬利(Acholi)游擊隊員合作,並命令他們撤出Kalongo。為安神父要突然之間將每一個人和每件器材,轉移到另一個城市,實在是像耶穌基督受難一樣。他關心醫生們、產科學校的女青年學生,以及負責她們的修女。縱使他只有一個具備部份功能的腎臟,安神父仍要求長上批准他遲一些才回意大利接受治療。不幸地,他的健康迅速惡化。不停地工作31年後,當正嘗試將醫院員工轉移至另一個城市時,他因腎臟感染,於1987年3月27日離世。要等到七年之後,他的遺體才被掘出,並在Kalongo,以他命名的醫院附近,重新被埋葬。

2019年,教宗方濟各正式授權冊封聖人部頒布,尤其承認向天主忠僕安神父代禱的神蹟。這奇蹟令一位年青的烏干達女士Lucia Lomokol受惠。2008年10月25日的黃昏,她當時20歲,失去了在她肚裡內的小孩,並因敗血病快要死去。醫院沒有辦法幫到她。一位醫生將安神父的照片,放在她的枕頭上,並要求她的親友向這位「偉大的醫生」祈禱。第二天早上,Lucia有好轉,這是沒有人預料到的。今天,安神父的工作,透過他的基金,名叫「Ambrosoli安醫生紀念醫院」能得以繼續。這基金於1998年,由Ambrosoli的家人,和金邦尼傳教士成立,以保證由他所創立的醫院和產科學校,得以繼續和確保有未來。它的目的是要讓人們有更好的身體和生活質素,因此要確保他們可享有合資格的公共醫療衛生服務。基金繼續運作本地的團體,並鼓勵醫學培訓,因此,烏干達有一天,可能會擁有自己獨立的公共醫療衛生服務。

除了會祖聖金邦尼外,安若瑟神父是修會內首位「真福」。作為一位傳教醫生和神職人員,他貢獻出自己的生命,並以此方式跟隨他的會祖聖金邦尼,踏上成聖之路。

原文取自耶穌聖心金邦尼傳教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