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本地 Local, 號角專訪

專訪望廈聖方濟各堂助理主任司鐸夏子明神父(1)

2022年7月1日

專訪望廈聖方濟各堂助理主任司鐸
從秘魯、亞馬遜雨林到澳門
夏子明神父的新開始(1)

文:Marco Cavalho
譯:梁皓衍

現於望廈聖方濟各堂擔任助理主任司鐸的夏子明神父(Fr. Rafael Vigolo),兩年前抵達澳門,開展在華傳教的使命。來自巴西的夏神父,是耶穌聖心金邦尼傳教會的傳教士。這兩年新冠疫情期間,他在澳門發現了一種與南美洲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在與《號角報》的訪談中,夏神父指出現時在一個充滿活力的堂區服務,也面對着不同的挑戰,其中一個重要一環,就是與培育青年、與青年同行。

神父您來澳門之前大概有兩年半的時間在秘魯和亞馬遜傳教,那些地方跟澳門應該是非常不同吧……

對啊!或許讓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和跟你談談到現時為止的經歷。我是一名巴西人,是位耶穌聖心金邦尼傳教會神父。我是修讀機械工程畢業後才入修院的。

之前你有在機械工程範疇工作嗎?

我仍在讀書時已經有開始工作,畢業後亦有短暫時間在做相關的工作。另外,我亦有做過一些職業評估測驗,但我卻進入了修院。之後的七年時間,我在秘魯傳教。那是一段非常美好的經驗,一段我與秘魯人相處的經驗。這段經驗讓我更深入地了解秘魯這個地方。秘魯是個很美麗的國家,她有着多元的文化,那裡的人亦有着獨特的方法去參與、去構建教會的生活——這與我之後所見的非常不同。當完成神學訓練後,我就被召回巴西,在亞馬遜住了四年。

在巴西朗多尼亞州的時期是怎樣的呢?

巴西朗多尼亞州是在亞馬遜內的一個區域,最有名的就是亞馬遜河,不過亞馬遜河有着許多的支流。在那裡,我被獲派去照顧那些生活在亞瑪遜河流域的部落,特別是他們靈性上的需要。雖然他們很多都是窮困的小小部落,但對外卻落落大方,且非常熱情。不久之後,修會委派我去照顧那裡的年青人所需,特別是他們的聖召。我隨即到朗多尼亞州及亞馬遜雨林各處探訪當地青年,去認識他們,特別去了解他們對前景的看法。我亦為那些地方的青年開設了青年組,又帶他們去認識當地不同的團體,讓他們體驗我們作為傳教士所遇到的挑戰。這為他們青年人和我們傳教士都是一個很好的體驗。

經歷過在秘魯和亞馬遜的生活,你在澳門所體驗到的信仰經歷又有何分別呢?

由巴西、秘魯及其他國家組成的拉丁美洲大部份都是信仰基督的地區,當地人大都是基督徒,而當中大部分更是天主教徒,其餘的亦有新教的各宗派。而到了澳門後,我知道自己將會面對的,是完全截然不同的環境。這裡的基督徒只佔人口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八。澳門市民絕大部分都信仰傳統宗教,他們對信仰的觀念與我們大相徑庭。對我們傳教士來說,特別是對我來說,來到澳門是個新開始,誇張一點說,簡直是個新世界。當中的挑戰不只是文化的差異或者廣東話有多難學,更是當我們帶着天主的信仰,以及我們傳教士的本質來到澳門這裡;當然,我們腦裡亦只有懷着一個目標:宣揚耶穌基督。我本人是金邦尼傳教會的傳教士,但為我們基督徒來說,我們每位在某程度上都是傳教士。耶穌給了我們傳福音的使命,讓世人認識天主。作為一名傳教士,我深深感受到天主的召叫。我渴望能將耶穌基督帶到那些尚未認識祂的人當中,讓他們能夠找到這位生命之源、光明之源、真正的喜樂之源。第二個我發現到的分別是拉丁美洲的人大多都在嬰孩時期已領洗,我自己都是在六個月大便領洗了。這裡的天主教徒很多都是成年後才領受入門聖事。很多時候我會問他們為何這樣,他們是怎樣開始有興趣認識天主教信仰?他們是怎樣開始參與教會的各項事務?最後又是甚麼東西令他們決定參與慕道班呢?

有幾位教友告訴我,他們以前都讀過教會學校,或是各自有朋友邀請他們到教堂。但最觸動我的,是每當有人告訴我,他們領洗前及領洗後的改變。其中一個教友說:「我以往只會專注自己的事、想着怎樣賺更多的錢,但我找不到快樂的感覺。那時的我對朋友很固執,但當我越深入認識耶穌基督,踏上我的信仰之路後,我的生活也開始有了改變,就像神父您現在看見的我一樣,我變得開朗起來,對身邊事物也都懷着希望。」這位教友在傳福音上成為了一個榜樣,見證了信仰的美麗。

對於這位教友皈依的過程,與其形容他學懂基督的道理,不如說他所得到的意義更重大,不是嗎?

我並不認為這純粹是學了道理,因為在巴西,不只是神父或修女,有很多人都認同耶穌且獻身修道。在整個基督宗教內,信仰最緊要的範疇就是能夠使其成為我們生活的依據,當中以愛和憐憫的心去締造一個更美好的社會,和宣揚耶穌基督至為重要,因為這正是所有美好之事的開端。

但在澳門,我發覺這裡的教友,特別是那些最身體力行,最將皈依過程轉化他們生活的人;他們非常虔誠,而且非常投入教會生活。他們對信仰的堅定令人敬佩,我們不能忘記能夠在生活中活出信仰,很多時都是一件困難的事,例如有時候,全個家庭中只有一位是教友。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能小覷這位教友,他獨自活在截然不同的群體中。相反,他在那群體當中顯得十分重要。活出信仰是相當重要的,但我們並不能強加信德。信德是天主給我們的禮物。天主賜予我們每一個人的這份禮物,而我們則選擇怎樣把這禮物活出來。每個人都有權利去過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可以分享一下,我在望廈聖方濟各堂堂區工作,這個堂區的教友很多都很投入。

年初我們舉辦了一個關於望廈歷史的展覽。望廈的歷史雖然不是很長,但顯露了一條很美麗的路。其中一樣最觸動到我的是堂區教友一直以來的積極參與望廈的變遷,這個展覽亦都印證了望廈的堂區教友是多麼的愛他們自己的堂區,他們多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去建構這堂區的牧民生命。我亦有跟堂區的慕道班合作,他們有大約15至20位傳道員帶領,也是一群非常投入的教友。他們投放了他們的時間、知識和對我們堂區孩子的關懷。他們以熾熱的心來看待他們所作的。我對這群傳道員很是敬佩。除了這群傳道員外,我們更有一群青少年決定了在領堅振後要回饋堂區教理班,要成為各班的「小導師」。

對青年的工作似乎是很重要的,對嗎?

當然!其中一項我想在堂區培養成的範疇就是面對青年的工作。

這看似與金邦尼修會的神恩很相近,金邦尼傳教會一向都很重視年輕人呢。

對!我們認為這是必須的。為我來說,因為我之前在秘魯和巴西時所遇到的經歷,我覺得我有着一種特別的親和力去與年輕人共行。記得當我初來到澳門時,發覺普遍堂區都沒有一個給年青人的空間,同時這也是普世教會現正面對的一個問題。四年前的世界主教會議主題是圍繞青年,教會明白年輕人需要空間。其中一個我們正面對的挑戰是,當年輕人完成了三件入門聖事之後,他們便開始迷失方向,逐漸離開教會,可能會繼續學業,抑或是做其他事情。

有時候,父母會憂心怎樣可以幫助他們的孩子,其實教會亦一樣。我們上年在望廈卻有過一段美好的經歷:上年我們從一班已領堅振的年青人成立了青年組。這雖然是一個新成立的團體,但為我來說這段牧民經驗卻令我萬分歡喜。他們的成立亦要感謝三位堂區教友。青年組現在有大約15位青年,而最有意義的,正正就是他們每位都樂於享受着這個新成立的青年組。

待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