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福音 Gospel Toon,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朝聖(4)導遊——召叫

2021年7月30日

文:Joshua Un

筆者對於朝聖的熱愛,除了自己在聖地生活的經驗之外,也因為朝聖團的導遊對我的影響。至少他們所作的,讓我看到福傳的價值。所以,成為一位朝聖團導遊可能是天主的一份召叫,召叫成為一位中間人,帶領更多人認識主。

數年前,在聖地與一位方濟會會士學習時,他向別人介紹我,說:「這位年青人想成為朝聖團的導遊(Pilgrimage Animator)。」甚麼是Animator呢?它和導遊一詞有甚麼分別呢?在數星期的學習中,這位神父不單教給我關於歷史、考古、聖經的知識,他還不斷地提醒我:「要讓朝聖的人認識主。」朝聖導遊的責任不單停留在知識性的層面,更重要的是令人進入信仰的幅度——是基督徒的幅度。一個普通導遊介紹一個地方時,可能是蜻蜓點水,浮光掠影,拍照留念,做到「到此一遊」便是足夠。而一位朝聖導遊要嚮導朝聖者走近基督,讓那些「不會說話的」石頭成為象徵、標記,讓人從這些標記中認出基督。所以Animator的角色不是介紹基督,而是讓人進入一個維度——一個人與基督相遇的維度。外文Animator的意思是一個給予動力的人或東西。朝聖導遊正是推動人產生那份與主相遇的渴望。這位方濟會的神父在聖地生活超過20年,他不單止推動朝聖,吸引全球華人到聖地,更是謙遜地服務當地貧苦的基督徒。因為他說:「聖地比起其他朝聖地重要的地方是因為這裡還有基督徒。他們是最早期基督徒的後代。如果聖地沒有人再實踐信仰,再沒有禮儀進行,那麽這裡剩下的就是一堆石頭。」作為一份召叫,我再問道:「神父,你為甚麼要在這個地方生活20年之久?」他靜了一下,就說,「沒有那麽多『為甚麼』,這是天主的召叫。」這位飽讀詩書,學問淵博的前輩就是聖地方濟會的吳神父,是他讓我明白朝聖導遊的使命。

作為有限的人,我們在一生中不斷地回應天主的召叫,因為他的召叫是無限的。沒有有一個人可以斷定,我已經回應夠天主的召叫了。這是荒謬的。正如有人認為在某個可靠的框架下,人就能好好地生活。這是「偉大的」康德思想,偉大之處是讓人發現了自己的主體性,但可悲之處是人崇拜了這個主體性,崇拜了自己的理性。天主召叫人作聖地導遊,在聖地服務,不是作自己的工作。而是單純地為了天主,願意把有限的自己奉獻給更多的人。因為無限的天主總會將有限的我,發揮至極點。在這位神父身上,我深深感受到「召叫」的美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