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耳目一新的「熱忱」力量 熱誠、熱情、火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在1960年的美國總統競選活動中,民主黨希望能找到一位稱職的候選人,結果贏得競選的是約翰.甘迺迪;值得一提的是,民主黨內有一知識分子名阿德萊.史蒂文森的,我是從他那裡聽到了以下這個故事。歷史上有兩位偉大的演說家 :古羅馬人西塞羅(Cicero)和古希臘人德摩斯忒乃(Demosthenes)。當西塞羅講話時,人們都說:「他講得多好。」當德摩斯忒乃講話時, 人們會說:「我們行動吧!」德摩斯忒乃憑他的熱忱,觸動了大家的意志、情感、熱忱……結果便把知識分子說服了。

法律教授安尼塔.伯恩斯坦(Anita Bernstein)指出目前出現「熱忱短缺」[zeal shortage(參閱大衛霍納和大衛特納著作)。教會、宗教團體、全部或部份教友都會出現同樣情況嗎?而當中或許不是因為懶惰,而是缺乏熱忱?看來許多當下的基督徒自稱充滿基督信仰的「光」,卻缺乏追求美善的動力。大家都活在現代的網絡……一個丟棄文化中的消費主義社會……教友們都知道,他們的人性和信仰要求他們見證一種同情窮人和尊重所有人的熱心生活方式——是聖經記載耶穌的生活方式。

 

天主對[熱忱]的話語

熱忱惰性的本質素有研究的霍納和特納,他們都說:「非理性、不平衡和趨暴力的熱忱方式與聖經所提的熱忱,簡直是兩碼事,絕不能相提並論。」我建議,整體的美善是需要熱情、熱切和烈火去追尋(參閱羅馬書12:11)。

天主的熱忱。祂會熱忱地對祂的百姓(依撒意亞26:11;參照依9:7),是有火的熱忱(索福尼亞3:8)。上主問厄里亞:厄里亞,你在這裏做甚麼﹖先知回答說:我為上主憂心如焚。(參照列王紀上19:10)。先知熱忱的話就像一個燃燒的火炬:「當時,又興起了一位激烈如火的先知厄里亞,他的言辭熾熱如火炬」(德訓篇48:1)。詩人被熱忱所消耗:「我的熱火快要將我消耗殆盡,因為我的敵人忘了你的聖訓(聖詠集119:139);「我對你殿宇所懷的熱忱把我耗盡」(聖詠集69:9)。看見有猶太人當眾在摩丁的祭壇上祭神,瑪塔提雅立即「熱情勃發,五內俱焚」「要照法律發洩義怒」(瑪加伯上2:24)。

耶穌的熱忱。耶穌用祂慈悲的愛火感動人們,祂是溫良的,祂言行是一致的、是十分吻合的。當洗者若翰預報耶穌的來臨時,他告訴他的門徒說:耶穌會「以聖神及火洗你們」(瑪竇3:11)是用火!當耶穌把施洗若翰介紹給祂的門徒時,祂形容若翰是一盞點着而發亮的燈:「若翰好比是一盞點着而發亮的燈」(若 5:35)。同行的旅客和他們一起坐,把麵餅祝聖、再把餅擘開,便離開了。那時候,這兩位往厄瑪烏的門徒才發覺剛才的同路人正是復活了的上主。他們就彼此說:「當他在路上與我們談話,給我們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們的心不是火熱的嗎?」(路加24:32)。

門徒們的熱忱。五旬節一到,門徒都充滿了聖神,一陣暴風,充滿了全座房屋,像火的舌頭,停留在他們每人頭上(宗徒大事錄2:1-4):風帶來佳音,傳遍大地;像火的舌頭熱烈地宣講真理;用火燒毀人類的自私,用愛溫暖心靈。伯多祿——十二宗徒之長,熱心行善(伯多祿前書3:13)。保祿勸勉基督信徒不可忽畧熱忱,「論關懷,不可疏忽;論心神,要熱切;對於主,要衷心事奉」(羅馬書12:11)。若望在默示錄向那些不冷不熱的教友指出:「你們應當熱心,痛悔改過」(默示錄3:19)。

 

熱忱與懶惰

熱忱有好的也有壞的,更有反熱忱的。總的來說,好的熱忱是對天主的熱愛,以熱誠、熱情、火為天國而努力。

壞的熱忱可能是由於過度熱忱或熱忱出現缺陷(中庸之道最好 medio virtus),美德是在中央、不偏不倚。

過度的熱忱可能是為了達成一個良好目標時,用了壞的手段、或手段有暴力傾向、甚至最終是一個壞的結果(狂熱——包括宗教狂熱)。誤導性的熱忱(過份的熱忱無濟於事)(參照大衛霍納和大衛特納對「熱忱」之看法):恐怖分子的壞熱忱、暴力的十字軍(包括殺害曾墮胎的人)。

反熱忱,懶惰。冷感(acedia)是熱忱的反面;懶惰與冷漠、憂鬱、漠不關心有着密切聯繫的。在靈修角度而言,這是靈修上的懶惰和哀愁:一種能妨礙那些本着「基督的光」的信友尋覓靈修上的事物。冷感杜絕愛自己、喜樂、慈悲——對天主及靈魂。這是七罪宗之一,是許多其他罪的罪首。七罪宗的最後一條,就是懶惰;要戰勝它,必須用熱忱這德性——再加勤奮、熱情、激情、火。

良好的熱忱——或乾脆稱熱忱——是過份的熱忱和有瑕疵的熱忱冒出的中間路線;是充滿愛的熱忱、是對善良的熱情承諾:通過好的手段去開始或結束。霍納和特納會定義為「 一種追求美好的傾向——理性地、熱情地、勤奮地、受愛的衝擊去表達美善」;「致力於最終關注。」而我便最喜歡用熱誠、熱情、火去聯繫熱忱。

熱忱:熱誠、激情。愛是熱忱的特徵,希臘詞源學裏「熱誠」的意思是「充滿愛」,以熱誠與火和熱情的熱忱,為人類、為天主的國度服務;全心全智、全意全神。靈修神學專家古倫神父(Anselm Grün)說過「用心去工作,愛會隨之流過。」這德國作家引述布萊茲.帕斯卡(Blaise Pascal )的說話:「沒甚麼比沒激情更難受……」

熱忱:火。讓我們引用以下的一句作反省:「只有內裏有火的人才能點燃別人。」(聖奧斯定)確實,「只有本身燃着火焰,才可以去點燃」(若望保祿二世《教會在亞洲》23)。「要是你的愛火停止燃燒,許多人會因此而凍死」(聖波那文都拉)。「若你最終達到你該成為的,你便能點燃這世界」(聖加大利納)。我最喜歡已被冊封為可敬者、遲點將被宣福的富爾頓.施恩主教(Fulton Sheen),他講道時愛站着,為甚麼?他解釋:「若你坐着怎能生火?」如果我們不靠近天主、靠近衪的愛火,我們怎去點燃別人的心:謙卑的禱告生活會使我們和其他人火熱。

熱忱:憤怒?顯然,耶穌是溫良、謙遜和耐心的。但也曾動怒:那些販賣牲畜和把殿宇成為商場的人,都被祂從殿院趕出去;傾倒了換錢者的銀錢,推翻了他們的桌子。祂憤怒地清理殿院這行為很罕見:不是為了捍衛祂自己,而是為了正義,以及在天主地方被剝削的那群有需要的人。自我主復活,門徒們便記起聖經記載:「我對你殿宇所懷的熱忱,把我耗盡」(若望福音2:17);了解到耶穌清理殿院、趕走換錢者這激烈行為的原因,這是耶穌神聖熱忱的表現,然而,耶穌那無處不在的態度顯然是個無限溫柔和仁慈的人的態度,這也是他的追隨者應有的態度:「哀慟的人是有福的」(瑪竇福音5:4)。那時耶穌確實發了怒,但祂是唯一可以指責自己有罪的人。因此,我們應該非常小心,聖保祿忠告我們:「你們縱然動怒,但是不可犯罪;不可讓太陽在你們含怒時西落」(厄弗所書4:26-27)。

 

充滿熱忱的基督徒

早期基督教會的熱忱。他們熱忱的特徵便是以充滿活力和熱誠的傳教方法;一種基於聖潔的熱誠。追隨聖名的,若要宣傳耶穌,便必須以熱情——以熱情的愛,為祂和人民作見證。

福傳的熱情。若望保祿二世和教宗方濟各都不斷強調,宣傳耶穌的福音時:熱忱、熱誠和喜樂的重要。應當心:「令人吃驚的是,即使那些明顯有穩固的教義和靈修信念的人,也經常陷入不符福音的生活方式,或倚重財務安全感,或不惜一切為求權力或人間榮耀,而不是在使徒工作中為他人奉獻生命。我們不可讓自己的傳教熱情被奪走!」(教宗方濟各《福音的喜樂》80)

傳教的熱誠(所有基督信徒都是傳教士)熱誠是福傳的重要因素:以勇氣、熱誠、熱情和火……聖神之火。這是意味着我們的基督徒生活要充滿熱忱:「愛靈魂的熱忱」。

救靈熱忱。這是「一種受基督的愛所感應的熱忱,以關懷、親切、同情、開放、給人方便、和關心人們的問題等形式表達出來」(若望保祿二世,《救主的使命》通諭,89)。著名道明會士拉克戴爾(Lacordaire)告訴我們,早期的道明會修士(像許多其他人一樣):「會因心中蒙受那創傷[愛]而使眾聖人口若懸河,沒有這充滿激情的特質,他們絕不能成為演說家。」

就讓我們用這生,以言語去宣揚耶穌……全力以赴、懷着熱望……以熱忱的火及激情的愛,為愛祂、也為愛人民。我還記得《阿蘭胡埃斯協奏曲》作曲家華金.羅德里戈常重複向學生說過:「音樂必須能感動人,若做不到,那便是失敗。」我們的基督信徒生活和我們宣講聖言,一定要做到能感動眾人去愛耶穌……是一天比一天更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