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訓練教會合唱團】(9)讓兒童參加合唱團

文:龐保頤 (Aurelio Porfiri)

在談論教會合唱團時,我們已提及過在堂區或聖堂建立良好音樂項目的困難和掙扎。這些困難和掙扎是真實的,我們不能低估。很多時候,還要應付不支持建立音樂項目的神父,或不太熟悉音樂和禮儀的神父;這就是為何合唱團總監必須非常了解禮儀和音樂的相關教會法規。禮儀專家亞豐索.瑪利亞.特里亞卡(Alfonso Maria Triacca)說過,音樂擴展了禮儀已有的內蘊。這是多麼正確!音樂是禮儀基本的補充內容,但也可以是一個障礙;這障礙就是:當音樂不適合禮儀或使人們偏離最理想的終向——光榮天主和聖化信友。

從長遠思考,有一個基本要素必須要考慮:兒童的參與。這是不可低估之事。良好的禮儀音樂品味可以從很小時候就培養出來。我們經常聽到有非常錯誤的想法:教堂裡的孩子只能唱兒童化的歌,或者聽起來像商業音樂的歌曲。這絕對是謬論。當然,他們在很小的時候,可能也會唱一些比較簡單的歌曲,但是從無數聖堂合唱團運用男童高音,或者兒童合唱團的經驗來看,當音樂是動聽和有靈性的時候,他們真的可以懂得欣賞。他們處於一個心靈仍然單純的年齡,即使他們無法欣賞到音樂本身的複雜性(也不是很多成年人懂得欣賞,只有那些有特定培訓的才能夠),他們仍能掌握到音樂的精髓。我並不是在討論理論,而是從自己的經驗得來——當我在指揮音樂,通常是與由專業歌手組成的合唱團,而他們都是愛聖樂的歌手。合唱團中大部分都是他們大部分是童聲(pueri cantores,即年紀幼小的合唱團成員),而其他的則是男成年人,當中主要為男高音和男低音;小孩唱的高音聲部。今天,沒有多少人會經常聽到這樣的合唱團,例如梵蒂岡的西斯汀小堂合唱團(Sistine Chapel Choir)或倫敦司鐸祈禱會合唱團(The London Oratory Schola Cantorum Boys Choir)。他們的質素、他們的歌聲,為教會音樂是完美的,猶如一種崇高的純潔能使每個人心中充滿靈性。當然,他們必須要有好的唱功,亦需要接受適當的訓練。

合唱團總監身為老師,在激發年輕人的心智方面,有基本職責去讓他們了解自己的生活和整體教育上的重要性。某天,我與香港一位知名音樂家交談。他曾經是一名童聲歌手。他說,在一些[音樂]機構裡,實在欠缺的是良好、優秀的老師。如果一名老師、一名合唱團指揮不能激發學生,又沒有一種感染力去讓學生明白自己能有一番作為的話,那能做的便極少了。當然,兒童也會存在一些問題,猶如子女與家長的關係般,因此我們需要為他們提供一個非常安全的環境(並且應採取一切措施以確保他們安全和受到保護),以及有很大的耐心。但當願意投放這一切,就會有十倍的果實,不僅是他們即時的表現,更是因為你正在培養一些終生懂得欣賞美好聖樂的人。

他們能以拉丁文唱歌嗎?當然可以!那些說因為他們無法理解意思而不能唱的人,是完全錯誤的。首先,對音樂的理解比對字詞的理解(終歸它們是都可以解釋和翻譯)深刻得多。我們聽純音樂時,是沒有字詞,但有含義,而這含義對我們來說可以是非常深刻。有時我們會聽到以其他語言寫成的音樂,它們的情感力量非常強大,令我們無法不深受感動,比我們熟悉語言寫成的音樂更強大。永遠不要忘記,音樂本身就是一種語言。我可以自己在澳門的經驗做參考,當時我教授學生大量拉丁語作品。我記得有一天,一個學生(不是天主教徒、不是基督徒)向我額外索取我們錄製的光盤,因為當中的音樂(全部是拉丁文寫成)「是如此靈性」。「美感」與人接觸的方式可能與某些人的想法不同。談到我心愛的澳門學生,他們有空便會選擇聽不僅是自己的母語(廣東話)的歌曲,也聽很多韓國音樂、日本音樂、國語音樂等……對於聆聽非母語的歌曲,他們完全沒有問題。學生因為不懂拉丁語而不能唱拉丁歌這個想法,是教師沒安全感的表現,而不是學生的問題。

還有另一個要考慮的重要因素。在中世紀,羅馬有音樂學院(Schola Cantorum),是為羅馬教宗彌撒服務的唱經班。根據傳統說法,該唱經班是由聖額我略一世教宗(Saint Gregory the Great)建立的。唱經班不只是對教宗的音樂和禮儀很重要,還因為它[能培育出]許多司鐸聖召。當孩子們純潔的心靈被天主的恩寵透過聖樂而有所觸動,他們有可能會想以徹底的方式跟隨天主,將自己的一生完全地奉獻給祂。如果因為他們無法理解偉大的聖樂之美而要他們唱通俗的的兒歌,是違背他們的得益,也違背教會的屬靈得益。

但是,正如我們目前所看到,最大的問題是在於合唱團總監,他們需要對甚麼是聖樂、對傳統的重要性、對音樂聽起來的效果,要有深刻的了解。在這裡,我們需要提到主教們,關於他們為神父、在堂區負責禮儀音樂的人投放多少這方面的培育。禮儀是基督徒生活的泉源及頂峰(fons et culmen)。參與禮儀是我們與天主關係的頂峰,這是我們在祂的臨在、在屬靈上和真理中朝拜祂的時刻,也是我們日常生活中力量的泉源,是我們能從聖神獲得力量,以更有意義和更深刻的方式成為基督徒。我們要明白,為禮儀音樂不能是一份業餘愛好,這是很重要的;禮儀音樂是一份對天主和基督徒團體很重要的責任。

我知道這番話意味着教區、主教、神父和團體要作出非常重大的許諾,但我認為只有當我們重視禮儀及其音樂時,才能使真正的基督徒精神復興起來。這音樂不是重複世上的歌曲,而是為我們的靈魂創造了一個安全的棲生空間。培養兒童在聖堂中使用音樂的能力,無疑是使禮儀在我們的生活中佔據中心位置的基本方法。這需要時間、精力和耐性,這種耐性會在長遠的未來取得卓越的成果。

 

作者不代表本報立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