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盡家庭】(3.5) 款待天使

文:梁敬之
婚姻及家庭治療師及認可督導

 

不可忘了款待旅客,曾有人因此於不知不覺中款待了天使。 (希伯來書13:2)

養育子女,父母無疑是最重要的人物。

但我們需要其他的人士及團體的支援,包括我們的父母、家人、親戚及朋友等等。當然,還有我們的家務助理。

大女兒出生時,我們請了第一位家務助理;她名芳姐,香港人。芳姐幫助我們七年多,直至第三個孩子兩歲為止。

往後我們再請了四位來自菲律賓的家務助理。她們都是教友。

也許我的母親也曾當過女傭,她對每一位的家務助理都熱情有加,父親更生怕我對她們照顧不周,要親自查看我們為菲傭們所準備的床鋪是否潔淨衛生。

母親曾告訴我一個小故事。當她做女傭的時候,我們三兄弟還在唸小學。有一次,她替小主人洗澡的時候,他別扭鬧脾氣,使母親衣衫都濕了。她氣憤得想打這小孩一個耳光!在強忍忿怒,阻止自己不能下手之餘,更想起出手之後的後果:從此不能好好照顧家中的三個年幼孩子。因此,她只好一邊在安撫小主人,一邊流淚。

不管家務助理來自甚麼地方,她們都帶著不同的故事來到我們的家庭,我們都把她們當作家人看待。當離鄉背井、滿懷複雜情感和焦慮的家務助理來到我們家的時候,我們都會對她們說:「希望這裡能夠成為妳的第二個家,能讓妳安心下來。」

每位家務助理離職後,都仍然跟我們保持聯絡。當菲藉的家務助理離開的前一晚,我們一家人會跟她們一起祈禱,祝福她們更好地走人生的下一步。希望我們的家庭能成為她們人生其中的一個加油站。

大女兒曾說過,她的媽媽、嫲嫲和芳姐是她最愛錫的女士。她七歲時寫了一首小詩給芳姐:

她是芳姐。

她是我的朋友。

我長大的時候,

她一直照顧我,愛我。

我愛芳姐;我的朋友,

我很多謝她。

(小哲上)2000年9

 

芳姐現年七十多歲了,中風多年的丈夫最近去世。我們一家都很想念她一家人。

家務助理們的工作內容看來零碎、重覆、甚或使人煩躁。但多年來的每一天,她們都實實在在的支援著我們一家大小。的確,我們衷心感謝芳姐及曾幫助我們的每一位家務助理。

「不可忘了款待旅客」,此言不虛。因為有很多恩人曾經款待過我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