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生命瀟灑地老化】(3)對長者應以禮相待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在某些國家,老年人通常受到特別的尊重甚至崇敬;在聖經中也有同樣的記載——梅瑟對子民說過:「在白髮老人前,應起立;對老年人要尊敬」(肋未紀19:32)。在現今趨於崇拜青年的世界,有跡象顯示一些——或許很多——長者是得不到好的對待,特別在西方國家。

者應得到的尊敬

每個位格都擁有人的尊嚴,那就是獨特的完美、充實和價值。人類尊嚴……不論是必要或構成性尊嚴……也應該與他人同等。每個人——已出生或未出生、男或女、年輕或年老、健康或患病、黑人或白人、菲律賓人或西班牙人——都應被視為位格;他/她和任何人都一樣;他/她們不應該被視為客體,而是主體;並不是手段而是目標;不是死物的它,而是稱呼男女的他和她(平等的關係)。更好的還是:互稱您或你(一個愛的關係)。

對基督徒來說,每個人也是天主的肖像、相似天主的。聖神告訴我們,天主是耶穌的父親……我們的父親:我們的天父!因此,通過聖神中的基督,每個人最高的人格尊嚴便能與天主聯繫在一起。

所有人基本上都擁有同樣的人類尊嚴,因此便須受到無條件的尊重。而當中,軟弱的更應該被特殊方式受到尊重。《柳葉刀全球衛生》【註】(The Lancet Global Health)於2017年初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中,指出全世界每六名高齡人士中,便會有一位遭到某類型的不善待遇,這意味着全球約有1.41億人曾受影響(Laura Tardón)。在這世界,有不少人不尊重老年人,並實踐[老齡歧視];也就是說,老年人被歧視,僅僅因為他們是長者。

 

教會與老年人

教會又怎樣對待老年人呢?連環漫畫《Vida Nueva》作家Quique,利用他筆下的主人翁Tico和一對年老夫婦,作出以下的對話:「教會關注兒童、也關注年青人……給他們地方……」跟着Tico轉身問老夫婦:「你們在教會中有地方嗎?」那對年老夫婦答道:「有!當我們去世以後吧。」教會在世界上大多數地方,也會給長者留一席之地,讓他們參與使徒活動、宣揚福音等等工作,特別是通過一些天主教老人的協會——例如溢昇會(Ascending Life)。

有一重點我必須強調:老年人是不愛和年輕競爭的。不論是年長的或年輕人的,也有同樣的尊嚴。讓我舉例:年長的應該被年輕的淘汰,因為他們年紀大了——這便是[老齡歧視],是對長者的歧視。我們都知道,現在流行的一種文化,便是崇拜青年,整個社會就好像被青年一族管理着一樣。便.西拉(Ben Sirach)勸告我們説:「 不要輕慢老人,因為我們將來也要成為老人」(德訓篇8:6)。我更想起西塞羅(Cicero)充滿智慧的話:「偉大的行為不是靠力量、速率或體魄來完成的;它們是思想、品格和判斷力合併而成的產物。隨着年齡的遞加,這品質不特不會減退,反會與日俱增。」

上一代的年青人,經常因他們的年歲而受到歧視:「他/她實在太年輕了。」不幸的是,這種含貶義的讚賞,到今天在某些文化、社團、公共機關、政治部門和商業機構中似乎仍然存在。

教宗方濟各多次重申,教會應該多聆聽年輕人和老年人才能建立跨代和諧。我們的長者並不是社會的負擔,「他們是緊扣世代之間其中的一環,是家庭和整個社會的幸福富源」「長者階層是重要的生命學校,能傳遞價值觀和傳統」(教會社會訓導彙編)。

在我們的團體內,我們對長者的主要任務,便是給他們作伴,意思是别放棄他們,而是與他們一起走、讓他們做自己有能力做的事、當他們的聆聽者——不論他們把同一故事複述了多少次、幫助他們維持對天主的希望。

我們都明白老年人在團體內的需要:他們需要保障,需要自尊、愛和感情,也需要找到他/她老齡、苦難和死亡的意義,他們更想知道為什麼還需要希望和天主。

 

與長者團結一致

我們是有責任照顧身受苦難的人類,尤其是對這羣體的長者們,懷着休戚與共的同情:給每位有苦難的兄弟姊妹一顆[火熱的心]。這種休戚相關的同情和現今社會充斥着的實利主義或機會主義是截然不同的,他們認為老年人是毫無用處的包袱。讓我們深思以下這些話:「有些仍然活着的老年人,覺得花費了社會這麼多資源、又無用,叫他們怎能不感到內疚?」(Eric Fuchs)。教宗方濟各的話:「多少次,他們是被[置之不理]的態度被拋棄,這才是真真正正的隱蔽安樂死。」

安樂死常被錯誤地稱為[慈悲殺戮]:我們怎麼可以把殺一個人……任何一個人,成慈悲?那麼,這是無情?一方面,安樂死是直接把生命縮短,這做法是不尊重老年人——或任何其他人——的生命權。另一方面,我們必須補充:要是徒然或涉及過份沉重負擔的治療,也不見得對生命或垂死長者的生命有多尊重;這只是把離世的時間不當地和無用地延遲或延長。

憑着我們的人性和信德,我們是應該尊敬地與長者們團結一致,並以不批評和非家長式的態度陪伴病人。已故伊麗莎白.庫伯勒.羅斯醫生(Dr. Elizabeth Kubler-Ross)曾提出:我們必須理解,身患絕症或垂死的病人,是可能會經歷五個心理階段的,那便是拒絕相信、憤怒、談判、抑鬱和接受。

天主聖言和基督信仰傳統不斷教導我們,受苦的和窮困的都應受到優先的關懷和愛。我們的信德和傳統告訴我們,[軟弱的]己有足夠理由叫我們施予特別的尊重和保護。那麼在今天,誰是弱者?今且舉出其中一部分:被邊緣化的人士、已出生或未出生的孩子、末期病人、殘疾人士、婦女和年老的,這些都應受到優先的關懷和愛。在我們團體中年老的男和女,除了所需的醫療保健服務,更應該給于最大的尊重和仁慈的愛。我要強調:所有團體中的長輩,也該以禮相待,特別是坐輪椅的、臥床不起的、甚至是已失去意識的。

我們重視人位格、我們的兄弟或姐妹,不僅因他或她曾為社區服務過。讓我們再深思以下這些話:「難道人的價值就只憑他對社會的貢獻?在天國裡,會有絕對無用、或無用卻有貢獻的?」「即使是失去意識的人也會向我們說天主——一位愛我們、也要求我們去愛傷殘人士的天主……去愛他或她——[沒用]的人——便是真真正正的愛天主」(P. Manuel Guillén)。

有一點是值得注意的:長者以他們沉默的存在來福傳;他們是人類生命的記號;是我們的限制、脆弱和依賴的最有力記號。他們對所有其他人來說,是一個明確的標誌,代表着生命的終結……代表死亡。

在我們的下一篇,也是這專題的最後一篇文章,我們將討論的問題是:我們應如何變老?

【註】有譯《刺胳針全球衛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