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的分裂、改革和分立】第三十七章:薩沃納羅拉

文:Vitor Teixeira
譯: 余漢釗

薩沃納羅拉(Girolamo Savonarola),一個引人好奇、訝異、譴責、不安的名字。他是一名道明會的修士。為了捍衛基督信仰的純潔及嚴格地準備末日的來臨,他以講道及預言,把佛羅倫斯及教會批評得體無完膚。國王、教宗及其他地上權貴,無人能逃過他的痛。這位文藝復興年代的佛羅倫斯的修士,以其預言、控訴及改革教會的呼聲而聞名於世。

薩沃納羅拉1452年9月21日生於意大利艾美利亞羅漫娜區的費拉拉市(Ferrara, Emilia-Romagna)。他來自該市的一個著名的古老家庭。自少已顯露過人的才華,專修哲學及習醫,而這兩門學科在那年代是有着密切連繫的。在1474年,他在離費拉拉不遠的著名生產陶器的法恩扎市(Faenza),聽到了一名奧斯定會修士的講道後,深受感動。他痛恨自己已往所過的生活,遂抛棄一切,加入道明會。他進入的是博洛尼亞(Bologna)的修道院,是該會最大的修道院及學習中心。那時候,道明會是最大的修會之一,擁有知名的神學學習中心,還與其他著名大學、宗教裁判所和教會高層有着緊密聯繫。但薩沃納羅拉的父母當時並不知道他的這個決定。

他清楚看到當年社會風氣敗壞,道德淪亡,以及教會亦隨波逐流。那時已是文藝復興時代,理性主義及批判主義抬頭,對舊有的價值觀要重新評估。教會中人亦不再過苦行和虔誠的生活。這一切給了薩氏很大的回響,並且是在進入修會的初學期間已開始。

反對教會的墮落

這位年青的修士很早便已過着虔誠的生活,謹守嚴規及刻苦的生活,遵照苦修及禁慾規定行事。他晉鐸後,被派去培育初學修道生。他一面做培訓工作,一面繼續其寫作的工作,他的作品涉及亞里士多德的哲學,很受道明會的士林學派所推崇;而在神學方面,他談的是同屬道明會的聖多瑪斯.亞奎納。

在1481年至1482年期間,他的上司指派他為文藝復興之都——佛羅倫斯的講道神父。今天,我們用他的說法,罪惡就住在隔壁。教外人及罪惡的生活充斥在那托斯卡尼(Toscana)地區的城市,道德淪亡及敗壞風氣不斷讓薩氏提心吊膽。上層社會間的鬥爭,給市民留下了很不好的榜樣,如著名的銀行世家美第奇(Medici)家族等。開始的時候,他的講道並未起到作用,佛羅倫斯人很排斥他,但他沒有氣餒。反之……

在1485年與1489年期間,他到意大利北部講道,而他的講道方法及技巧更趨成熟,這在他下一個十年時間表現出來。他在米蘭附近的布雷西亞市(Brescia)講解《默示錄》時,更顯得表露無遺,而他的講道更集中於警告世人的末日論。他的啟示思想著重於天主的審判,以警告世人,還有的就是教會的重整。除此以外,他也注重拯救人的靈魂,全心對抗罪惡以聖化眾人。1489年,充滿熱情的他回到他人生的最大的舞台佛羅倫斯,完成了他的起乘轉合。

1490年8月,他開始在道明會的聖馬爾谷修道院講述《默示錄》的道理,並獲得了空前的成功。佛羅倫斯人跪着聽他說話。他的影響力在聖馬爾谷堂、主教座堂的聖母百花大殿和市政廣場不斷增大,追隨他的群眾盲目地與日俱增。但他尖銳的言辭卻讓他墮入了萬刧不復的命運。

1491年,他受命擔任聖馬爾谷修院院長,這是一個不單只是宗教上的職位,更是一個社會及政治上的重要職位。開始時候,一切都很順暢。但他拒絕去拜會佛羅倫斯的實際統治者,美第奇家族的羅倫佐美第奇(Lorenzo de Medici),此舉表明了他對佛羅倫斯的權勢及政府的態度,而聖馬爾谷修院的贊助人正好就是美第奇家族。羅倫佐繼續贊助修院,但薩氏卻亦不斷抨擊該市的權貴。他過着自覺的苦修生活,永遠的封齋期,每天都守大小齋,嚴守修會會規和神貧與禁慾。每天都勞動和讀書。修院由他初當院長時的50名修士,急增至238人之多。

他的講道仍然是很辛辣的,大力打擊時人的不道德及浮華生活,以及佛羅倫斯的享樂主義生活,他們的放蕩、輕佻、邪惡、專横和濫權。他被很多人視為先知,亦有很多人因而收斂。他指控美第奇家族,他甚至把彼羅美第奇(Piero de Medici)逐出該市,他更指責教宗亞歷力大六世(Papa Alexander VI)和大部份的神職人員,特別是教廷,他稱他們不道德、腐敗、放蕩和沉倫罪惡之中。自1493年起,他把火頭直指教宗和他的從員,王孫貴冑。曾經入侵意大利的法王查理斯八世,亦未能逃過他的指責,他說法王是萬惡之源。很多人對他的入侵視作預言的實現。

薩氏把佛羅倫斯市打造成一個神權國家,新的權力制度按道明會會規而製成。奧維德(Publius Ovidius Naso)、但丁(Dante Alighieri)、薄伽丘(Giovanni Bocaccio)、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等人的作品全被燒掉,而很多人把自己的財產抛棄在鬧市中心。1497年5月12日,教宗作出了反擊,把薩沃納羅拉絕罰,並剝奪其佛羅倫斯市市民的資格。這個維護道德及獨裁的共和國從此在佛市消失。民眾紛紛起來攻擊他。1498年5月23日,他在佛市中心被處以環刑及火刑。他在信義上不是異端,但錯在不聽命及過於偏激。

 

 

 

 

 

 

 

 

Cismas, Reformas e Divisões na Igreja – XXXVII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