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座文化委員會在梵蒂岡舉行國際會議:聖樂詠唱者的角色

(梵蒂岡新聞網訊)聖座文化委員會上週四至六(7至9日)在梵蒂岡召開第三屆以聖樂為題的國際會議,與會的音樂家、大學教師、神學家和聖經學家一起討論聖樂詠唱的意義與詠唱者的角色。拉瓦西(Gianfranco Ravasi)樞機致開幕詞,論述聖樂的釋義與詠唱。樞機表示:「音樂作品的存在並非毫無生氣的樂譜,而是活潑的表演,但絲毫不損害音樂作品的完整性。」

這位聖座文化委員會的主席接受《梵蒂岡新聞網》訪問時表示,為了確保禮儀神聖性,「需要重新釐清與聖樂詠唱者對話的思路,避免發生俗化的情況,尤其應努力把與現代音樂的對話重新帶到相稱、高品質的層面,就如以往那樣。只要我們想想十六世紀發生的事,就會明白從額我略聖歌,哥特式主教座堂典型的單調聖詠到更適合文藝復興的和旋音樂所出現的轉變,後者更需要多種音調的加入」。

談到「釋義與詠唱」,拉瓦西樞機解釋道,這個主題的真意在於「神學釋義,即與聖樂詠唱平行的神學正確解釋。在技術上的忠誠始終是必不可少的,即熟知原作,但也應謹記原作隨後要成為創作,要演唱出來:這是一個活躍的事實,用聲音來表達。二者應予以保存,它們最終要成為《聖詠》中的讚嘆:“你們應歌頌,歌頌我們的天主……你們都應該以詩歌讚揚(47:7-8)」。

在聖樂詠唱的運用上是否也會有令人擔憂之處?拉瓦西樞機對這個問題回答說:「靈性音樂儘管有靈修基礎,卻絕對是自由發揮的;聖樂用於詠禱,是根據聖經内容譜寫的,有傳授要理的目的;禮儀音樂則首先要完全忠於禮儀本身的規則,例如必須以禮儀書的内容作為禮儀音樂的基本要素。因此,我們必須區分上述三者之間的不同。」

「禮儀音樂必須依據這些基本要素,與禮儀氣氛相稱,但也應考慮到時代的變化。一方面保持禮儀音樂的神聖性,另一方面也要與時俱進。因此,我認為過去要與現代文化挂鈎的想法乃是忽略了禮儀本身的特性。我們需要讓禮儀音樂具有現實意義,但也應保持它的神聖性、它的結構和獨特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