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趟有愛的朝聖路:聖雅各伯之路(2)洗淨我的靈魂

文:閑人

離開鐵十字,來到是次徒步的起點:薩里亞(Sarria)。起步前需先領取一本新護照,作為朝聖者的身份證明。對只步行最後一百公里的,除在起點蓋印外,還必須每天在護照上最少蓋兩個印章,才符合規定在終點領取具名的證書。在沿途的教堂、旅館、庇護所和餐飲店,均可要求在護照上蓋印,而且每站的印章款式也有不同,不妨挑選一些具有宗教色彩、藝術風格或創意設計的收集啊。在葡籍嚮導的一聲「Vamos」【註】和神父的祝福與派遣後,來自港澳的兄弟姊妹們成群結隊,昂首開步往前行。

沿途上無邊的田野、古樸的村莊、肥壯的牛羊,都吸引著我們的目光,並留住我們的腳步。俯仰之間,走在前列專心上路的飛毛腿、摩打腳已消失於蒼綠的森林中了。突如其來,風雲變色,帶來的戰衣首度登場。瞬間、路上的朝聖者在飄揚的斗篷下,都一一化身為鐘樓駝俠。然而、冷雨寒風卻吹不熄心靈中的熱火,朝聖的腳步反而變得更有力、更起勁。而事實,眼見綿延數公里的路上根本無處可躲!這一刻,頭上的雨水、肩上的重負、腳下的泥濘都擋不住我們前進的決心與身軀。

雨愈下愈大,好像要從四面八方闖進我的心坎,洗淨我的靈魂。淅瀝嘩啦的雨聲有如清脆的旋律,飄蕩在我的耳邊:「祂未曾應許天常蔚藍,祂未曾應允花兒常開,祂卻恩許祂的慈愛常在。」黃昏時分,快將到達山城波爾托馬林(Portomarin)。疲憊的腳步才剛剛踏進河上的橋頭,忽然刮起狂風怪雨,不僅阻撓去路,還想逼迫大軍退避三舍。我們只有緊緊的捉著帽檐、摀低臉龐、挺著風雨、一步一步移進。好不容易渡了橋,舉頭一望是道古羅馬式舊橋的長長石階,守候著迎接朝聖者登上城門。

再往坡上走,終於抵達位於廣場中央的聖尼格老教堂。推開大門,眼目所見,全是由線條簡單的大石建成。據說這座教堂原位於河的對岸,由於興建水壩,教堂被迫拆卸,而石頭被搬到此地再次叠起,不但恢復教堂的面貌,也延續了她的生命,更象徵著復活。至此,已完成首日二十四公里的路程,發軟的雙腳不得不臣服跪下,向我的天主奉上感恩之祭。

【註】葡萄牙語,意指出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