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人類(1) 解釋與種類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複製人類【見註】是個極具挑戰性的話題,我將會分三期刊登:首先,我會描述複製人類和有關複製人類的主要概念和區別;下一篇我會從倫理和神學的角度(理性和道德的角度)去談談「生殖性人類複製」(reproductive human cloning);而最後一篇將從人類學和基督教信仰的角度去評價「醫療研究型複製」(therapeutic cloning)。

生殖科技與複製

1974年,當我正為主題[自由和操縱]的演講搜集資料的時候,我被一篇出自Martin E. Marty 和Dean G. Peerman(1973)手筆的文章打動:「在不久的未來,我們能否期望世界科學界會實行永久的自我克制?或再不會有人開始一些強要人跟循的過程?因通過體外受精或複製,便會開始成為一些無性繁殖、甚至是無父母繁殖的[人]……其特性也是取決於製造他們的人。Robert Francoeur 愛引用莎士比亞以下的名句去提醒他的讀者:明天已是[不為女人所生]。說的是九個月的妊娠可能被人工子宮或非人類代孕母親取代;[它]可能是繞過卵子、精子、生殖器性交、受精和正常懷孕的無性複製產品,有機會複製或多(或少)一些[戰鬥型]的人類類型;或去塑造樂觀主義者或悲觀主義者。」

那些所謂不久的未來[意想中的可能情況],極可能就是現在了。我們都知道1996 年,第一隻成功被複製的哺乳動物——複製羊[多莉],還有隨後別的動物,包括世上第一隻複製狗史納比(2005)。據說現在已有500萬人是試管受精(IVF)嬰兒了。無疑,科學在未來是會令人驚訝的,但道上卻令人擔憂。我們也清楚知道黃禹錫(Hwang Woo-Suk )和他的團隊曾進行虛假的複製人研究。若人類學或道德標準也都健全時,科學的研究和技術的應用,肯定是引導我們到美好將來的渠道。

一般來說,複製是一個復雜的程序或科技,與生殖技術有關。這是一種極端的人工繁殖,與試管受精息息相關,但實際截然不同。基本上,它是把細胞核轉移。

 

不同種類的細胞

談到複製細胞和不同種類的細胞:主要可分幹細胞和體細胞,幹細胞是從早期胚胎生命發育的多能細胞,亦有機會進展成由200多種不同細胞組合成的成年人身體(William May)。它們是非分化細胞,可被操控、程式可隨時被改寫、甚至可轉化為不同特定類型的細胞。故此,幹細胞是有機會轉化為特定類型的細胞,它們會更換或修復受損了的具體細胞。幹細胞「可以令受損了的組織重生:它的潛在療效是無從估計的」(A Fisher)。

用於研究和實驗的幹細胞來源可以來自人類胚胎、骨髓、新生嬰兒的臍帶和胎盤等等,在成人不同的組織裏也可以找到幹細胞。

體細胞卻有點不同,特定類型的單能(unipotent)細胞,例如皮膚細胞,還有神經、大腦、心臟等細胞。每個人的組織和器官便是由體細胞(軀體)構成的。體細胞也可以重新編製為[成體幹細胞],而事實上,不僅是成年人,而是所有年齡的人。治療價值頗大,亦不會觸及重要的道德問題;不涉及傷害他人,更不會牽涉摧毀另一個生命。

一般來說,幹細胞、體細胞和重組體細胞,都為細胞學和再生醫學開闢了巨大的治療空間。

 

生殖性和醫療性人類複製

複製人類的兩大基本宗旨是為了生殖和生物醫學治療或研究,所以,繁殖性人類複製,是為了產生嬰兒;而醫療性人類複製,是希望通過替換或修復受損組織和細胞來治療某些疾病或損傷。

生殖性人類複製已成了「為製作一個或多個[拷貝版]而對整個人體進行無性繁殖的代用詞;從遺傳角度來看,與單一原件基本相同」(梵蒂岡信理部於2008年發表的《人性尊嚴Dignitas Personae》訓令)。因此,它指的是一個有活力的胚胎在實驗室中「生殖」,(而不是通過男子和女子的性沖動而達成),而實質上這胚胎是將提供的細胞核引入女性的核卵母細胞(卵細胞)而成為副本(複製)。用生殖性去複製人的目的是「生出具有預先界定特徵的人」(梵蒂岡新修訂的《醫護人員憲章》2016)。這是體外受精,雖然這個[人]也是一位個體、也是一個理性和有情感的個體,就如其他人一樣,而這個複製人[拷貝版],亦可以是男或女。

治療性人類胚胎複製是指[生產胚胎],目的是去毀滅它們,是為了利用胚胎的幹細胞進行研究和實驗。它們的治療價值確實很大,儘管它們用於治療目前某些嚴重疾病,例如心臟病,帕金森氏症,糖尿病等,目前尚未得到科學證明。還有一點很重要的:當幹細胞被取出、[採集]或從胚胎中取出時,胚胎會在這個過程中被毀滅的

成人醫療性複製「是指從成人體內取出幾乎任何細胞中的細胞核。」醫療性成熟細胞複製在組織移植、血癌治療和修復受損細胞等等,也非常有效。一般來說,治療性成熟細胞複製已經對數百萬人的健康做出了最積極的貢獻。

 

人類與動物雜交

混合複製是複製人類與動物的胚胎,這也是意味着把人類與動物的遺傳基因混合起來,導致人類與動物混雜的產生。科技蘊涵將人類細胞核引入動物卵母細胞(卵細胞)。目的是可以「從所得胚胎中提取胚胎幹細胞,而不必使用人卵母細胞」,這是《人性尊嚴》……已漸漸不受重視了。也是意味着「被激進的遺傳和轉基因所操控」(A. Fisher)。

人是一個理性和自由的人,因此也是一個道德的人,但是他們的行為可以是好的,但也可以是邪惡的。我們又如何在論理和神學上去評估人類的複製呢?在第二篇文章裏,我們將從道德和神學的角度評價生殖性克隆。

【註】複製人(human cloning,或音譯作克隆人)

 

HUMAN CLONING (1) – Description and kind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