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廷推出性別議題文件:我們必須對話,卻不放棄自己的身分認同。

(梵蒂岡新聞網訊)聖座公教教育部部長威爾薩蒂(Giuseppe Versaldi)樞機和聖座該部會秘書扎尼(Vincenzo Zani)總主教共同簽署了一份題為《天主造了一男一女》的新文件。部長威爾薩蒂樞機接受《梵蒂岡新聞網》訪問時表示,「針對性別議題,我們必須找出對話之路,而不陷入口號和極端思想。但在尋找對話之路時,我們必須從自己的身分認同出發」,同時強調「面對教育領域的緊急情況,我們必須跨越口號,尊重他人,並要求受到尊重」。

請問這份文件的目的為何?

重點在於它的副標題《在教育中關於性別議題的對話之路》。這不是一份教義性質的文件,而是關乎方法:在這議題極其混亂的時代,要如何教育青年世代面對這些課題。我們看到的危機是,學校恐怕會被強加一種我們無法接受、卻視同科學的單一思維。同時,我們必須有能力對話、自我更新,發揚性別研究的正面成果。

 

這份新文件是如何產生的?

準備這份文件的機遇和動力源自於世界各地主教的述職,以及我們的探訪,尤其是我們對學校和大學的視察。事實上,性別意識型態正在擴散蔓延,教會訓導被貼上落後守舊的標籤,因此需要努力在這議題上開啟教育幅度的對話。

 

你們工作的基礎是甚麼?

我們努力在理性層面行事,探討理性論點,既不空喊口號,也不盲目信從。對我們來說,理性蒙信仰光照,信仰不違背理性。無論如何,針對性別議題開啟對話是可行的,其基礎論點並不要求依從天主教信仰,而是通過三個態度,即:聆聽、推理和建議。有些理性論點釐清身體的中心地位,視之為傳達身分認同的主體。有鑒於此,我們理解男女性別差異的生理事實。培養身分認同的基礎是與他人的關係,在家庭內父母親的對照有助於孩子發展自己性別認同和差異。相反地,『中立』性別或『第三性別』看來是虛構的。

 

那麼,交集點有哪些?

我們首先應當把性別意識型態和性別研究區分開來;性別意識型態以科學的姿態示於人前,在學校等場所擴散蔓延。我們不接受意識型態,但我們承認性別研究中的交集點,以增進互相理解。我舉兩個例子:第一、在我們社會世代以來經歷了不當的從屬形式之後,倡導兩性平等的尊嚴;第二、教導兒童和青年尊重每個人的獨特性和不同條件,包括殘疾、種族、宗教和情感取向,並且打擊各種形式的霸凌與不公不義的歧視。另一個重點涉及性別省思中凸顯的女性價值:這份文件著重在性特徵的生理層面,從而觸及文化層面,深入探討天性,而不加以反對。再者,對女性價值的這番探索,乃是立基於歷任教宗的文件。

 

相反地,哪些是大力批評的層面?

性別理論,尤其是最為激進的理論,它們遠離自然事實,達到完全按照主觀情緒來作選擇、作決定的地步。如此一來,性認同及後續的家庭,就變成「液態」或是「流動」的,其基礎是當下的慾望,而非自然的事實或生命的真相。它企圖抹滅性別差異,使之與人的成長互不相關。

 

貴部會對這份新文件的預期成效有哪些?

通過提倡基於理性論點的對話之路,我們尊重和我們相差甚遠的立場,並要求我們的立場受到尊重。不是我們在選擇天主教學校和大學的學生,而是家庭和學生在選擇這些學校和高等院校,深知我們是天主教學校。我們不能削弱我們的身分認同,附和那要廢除性別差異的單一思維,把它貶低為僅僅與文化和社會環境相關的事實。我們必須避免兩個極端:一個是空喊口號的單一思維和意識型態,另一個是只容許那些贊同天主教信仰、跟我們想法一致的人進入我們的學校。我們必須尋求對話之路,針對這些議題在教育領域的緊急情況作出回應。這份文件在這方面有所貢獻。

 

原文連結:梵蒂岡新聞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