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言啟航】向外流溢的.才是生命之泉

文:梁展熙

丙年復活期第四主日

 

如果大家在今天感恩祭中留心細聽主祭禱文的話,今天的禮儀主題就開宗明義的在〈集禱經〉中出現【拙譯】:「全能而永恆的天主,〔求祢〕領我們往那天上喜樂之家,好教那卑微的羊群,也可到達牠們那強有力的牧者早已前往的地方去!」(拉:Omnipotens sempiterne Deus, deduc nos ad societatem caelestium gaudiorum, ut eo perveniat humilitas gregis, quo processit fortitudo pastoris.)。

在第二篇讀經(《默示錄》)中,我們再一次讀到羔羊的描寫(參上週):這羔羊引領着羊群。只是,在這週的讀經中,這羔羊的圖像也多了一重寓意:『牧人』。把「羔羊」和「牧人」這兩個不能重疊的描寫同時應用到基督一人身上,並不是《默》作者的思路錯亂,而是「默啟文學」體裁的風格使然。如我們在上週已看過的,作者使用羔羊的描寫在基督身上,強調出祂願意站在羊群的一邊,成為牠們的一份子(the Lamb’s solidarity with the flock),並正正出於這原因,無辜的祂卻竟願意揹起牠們的罪罰,讓自己成了贖罪的祭品、逾越的犧牲。然而,今天我們看到,同樣的情況,但事效的方向卻相反。在這大群義人的神視中,是(義)人——因着他們在迫害中的堅定——(願意)站在羔羊的一邊([righteous] human beings’ solidarity with Christ),成了潔白無瑕的,如同基督一樣。他們在迫害中所流的血,洗淨了他們,使他們好像基督一樣的無垢。至於羔羊,猶如一個會牧放餵養羊群的牧人,領他們到水源。這撫慰之源,就是那會拭去每個(受苦的)人眼中淚水的天主。

今天的福音選讀中讓我們默想的,是同一個思想。唯一不同的是,在《若望福音》第十章中,福音作者強調的是耶穌的牧人身份,而沒有把焦點放在祂作為天主的羔羊的描寫。在《若‧十章》的〈我是善牧〉首兩部分中(分別見甲、乙年復活期第四主日福音選讀),我們已得知基督善牧不只為人世間帶來「生命」,而且是「更豐富的生命」(10節)。事實上,這生命就是祂為羊群捨棄的「自己的性命」(11節;參11-18節)。我們已經知道,耶穌在這裏所講的,其實就是那天主性的生命。今天的福音,看來是要嘗試探討這恩寵背後的奧蹟:基督與父本為一體。既為羊群的我們,被帶到那水源、那生命之源(參:默7:17),即天主本身(若10:27-30)。

然而,從保留到現在的《若》的結構看來,今天的福音選讀與之前的章節其實是分開,因為《若》作者在10:22中直白地交代了新段落發生在新的時序背景:「那時,在耶路撒冷舉行重建節,正是冬天」。《若》作者上一次交代時序背景,是在第七章的開始:「那時,猶太人的慶節,帳棚節近了」(2節)。換言之,7:1-10:21是為一部分;10:22是新篇章【要留意的是,現時在各版本中的章節分隔,屬後人所加,並非原文所有】。這樣,我們就能更容易理解群眾的反應。從耶穌首次說明祂是善牧(10:1-21)之後,已經過了一段時間,猶太群眾尚未能領會耶穌的身份。隨着這段時間日復一日的過去,他們愈發按捺不住心中煩惱,於是情緒爆炸,對耶穌這樣說:「你使我們的心神懸疑不定,要到幾時?你如果是默西亞,就坦白告訴我們吧!」(10:24)。正是猶太群眾的這番質問,讓耶穌回答出我們今天禮儀中的福音選讀。可惜的是,他們最終沒能明白耶穌的說話,反而指控祂褻瀆上主,要對祂行石刑(即用石頭砸死祂;見31節)。可是,耶穌作為默西亞,正正就是要引領我們默思細想祂父的奧秘(見若14:9)。祂所給予我們的生命,並沒其他人能給,因為「〔祂〕與父原是一體」(見10:30)。既然我們要追隨祂,就要放自己在天主手中,讓祂做判斷,而不是我們去做判斷。假若我們要站在基督善牧身邊(our solidarity with him),我們就要讓祂引領我們到祂的力量以及祂那無可憾動的生命的泉源:天主性的生命。

今天,禮儀藉選自〈若望著作〉的兩篇讀經邀請我們,去跟隨羔羊基督:祂要去甚麼地方,我們也就跟着往那地方去。或死或生,我們都要與祂在一起(solidarity with Him)。換言之,我們就是要分享祂所活的生命:屬於天主的生命。我們必須讓自己被牧人基督帶領,因為祂已為我們而交出了祂的生命。而祂的生命,並不純粹是祂的,更是天主的。羔羊——牧人基督的引領是如何的呢?就是:「誰若願意跟隨我,該棄絕自己,背着自己的十字架,跟隨我」(谷8:34);「愛惜自己的,必會喪失〔自己〕;在現世憎恨自己的,必會保存〔自己〕入於永生」(若12:23;所作修改與希臘語「ψυχή」〔=psyche〕的本義有關,參《Difusora Bíblia》:Quem se ama a si mesmo, perde-se; quem se despreza a si mesmo, neste mundo, assegura para si a vida eterna.)。

當然,基督羔羊——牧人引領羊群的方向以及我們要一同到達的地方(=活出的生命)最簡單直接的記述,就是:「你們稱我為師為主,說得正對:我原來是。若我為主子,為師傅的,給你們洗腳,你們也該彼此洗腳」。目的地和方向都已有了,我們可以起行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