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燒14小時】巴黎主教座堂發生嚴重大火 聖堂損毀嚴重

(綜合報道)法國巴黎主教座堂(又名聖母院,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Paris)週一(15日)晚發生大火,火勢在連燒14小時後,終於在當地時間週二(16日)上午才完全撲滅。聖母院損毀嚴重,座堂標誌性的尖塔和屋頂都遭焚毀。

事發當地週一傍晚6時50左右發生。聖母院正逢修繕保存工程的第一階段,起火原因尚未明。有媒體報道,火災可能與聖堂正在進行的修葺工程有關,閣樓首先起火然後迅速蔓延。由於聖母院屋頂的主要建材,大多是從中世紀留下來的百年橡木,強風助勢也讓火勢高速蔓延,並在燒垮建築中心「尖塔」後,朝東邊正門的南北鐘塔竄燒。

Posted by Pray on Monday, April 15, 2019

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得知起火消息後,取消原定透過電視向全國演講,立即趕到災場,把大火列為國家緊急情況,並到附近的巴黎警察總部開會。他隨後更新社交網站Twitter,指「所有法國人內心的一部分也隨着聖母院燒燬;他又為所有天主教徒和法國人送上祝福。

在梵蒂岡,教廷一接獲火警消息,梵蒂岡發言人吉索蒂立即表示「難以置信和悲痛之情」,並向「人民致以關懷,為努力滅火的人員祈禱」。

而美國總統特朗普聞訊後亦在Twitter發文,建議法國當局動用消防飛機救火。法國民防安全局指出,當局即刻派出400多名消防部隊前往灌救,但由於強風、以及擔心建築物承受不住高壓水力的關係,消防水柱難以深入屋頂火源,消防飛機並不適用於聖母院這種火災,又強調當局已採取一切辦法救火。

當地傳媒報道,按該國古蹟救火準則,對歷史建築的救火行動必須要「由內而外」,以免危及建築結構對歷史及救災人員造成危險。當時的大火很快就讓屋頂崩塌,而現場高達800度的高溫,令救災行動更加困難。火警中最少一名消防員受傷,情況嚴重。

Posted by Pray on Monday, April 15, 2019

 

巴黎民眾齊集頌唱《聖母頌》

網上流傳多段短片,可見不少民眾一邊遙望聖母院的火光,一邊頌唱《聖母頌》;亦有信友手持玫瑰唸珠,下跪並為聖母院的救火進度祈禱。據當地媒體報道,有不少非教友表示,即使沒有彌撒,自己也常到聖母院內。亦有不少民眾認為,聖母院是法國歷史的一部分,在政治、知識和精神上,是法國的象徵。

 

火勢燃燒四小時後受控

火勢約在當地時間週一(15日)深夜11點左右[即焚燒四小時左右後]受到控制,並於週二(16日)上午9點左右全面撲滅,但消防部門一直為聖堂降溫,以免聖堂倒塌,並立即搶救聖堂內的藝術品與文物。

巴黎消防救護組織(Paris Fire Brigade)的駐隊神師費朗尼亞神父(Fr Jean-Marc Fournier),在火勢受控及在消防員的陪同下,走進聖堂,把至聖聖體、耶穌荊棘茨冠聖觸(The Holy Crown of Thorns)和聖路易十三曾穿的長袍(The Tunic of Saint Louis)成功救出火場。

因大火確認全毀的建築項目,包括三分之二的屋頂與尖塔;南北鐘塔與被屋頂崩塌殘骸埋住的正殿大廳部分損毀,但主建築結構暫時安全。

大火後,聖堂內部的容貌曝光。主教座堂內的祭台及十字架仍然奇蹟地保存,北側大門著名的中世紀「玫瑰窗」,正祭的十字架與祭台則沒有受損。中世紀的大型管風琴亦在火災中倖免於難,8000枝音管都沒有倒塌。雖然火災的高熱可能影響管風琴的內部,但管風琴維修師表示應是可以維修到的範圍。另外,聖母院三幅著名的巨大彩繪玻璃窗亦沒有損毀。

Posted by Bree A. Dail on Monday, April 15, 2019

聖母院因日久失修和風雨侵蝕,多處結構損毀需要翻新,大火前估計要投入億元計歐元翻新。目前法國全國上下已著手「重建投入」,商界的修復捐款更在24小時內超過8億歐元(折合約70.98億港元);法國總統馬克龍也於周二晚間向全國發表重建演說,聲稱政府將全力動員,又表示會發起眾籌,期望在五年內重建巴黎聖母院。

 

教宗致函巴黎總主教:願聖母主教座堂再次成為信仰的標記

教宗方濟各得悉火災後,週二致函巴黎總主教奧珀蒂(Michel Aupetit)表達關懷、同心祈禱,並稱這座主教座堂是「信仰迥異」的法國人「心愛的國家象徵物」。

教宗方濟各向巴黎總主教寫道:「我與您,也與貴教區信友、巴黎居民和所有法國人同悲共苦。值此紀念耶穌受難、聖死與復活的聖週,我保證在精神上給予關懷,並為此祈禱。這災害造成一棟歷史建築嚴重受損。我明白,它也損毀了信仰迥異的巴黎人和法國人心愛的國家象徵物,因為聖母主教座堂乃是集體記憶的建築瑰寶、許多重大活動的集會場所、貴城市天主教徒信仰與祈禱的見證者。」

他又說,願巴黎聖母主教座堂「能在重建工程和眾人同心協力之下再次成為市中心的美麗寶庫、建堂者的信仰標記、貴教區的首要聖堂,以及巴黎、法國和全人類的建築與精神遺產。」在信函結尾,教宗向法國主教和巴黎信友們頒賜宗座降福,並為巴黎居民和所有法國人懇求天主沛降恩典。

法國主教團主席德穆蘭博福爾(Éric de Moulins-Beaufort)總主教在天主教《十字架報》發表聲明,寫道:「我驚恐失聲。這悲劇提醒我們,現世沒有任何人造的東西能永垂不朽。我十分掛念巴黎教區,祝聖聖油彌撒無法舉行了。這像是從我們身上割一塊肉下來。但我希望,這將創造新的衝力、普世的動力。」

當晚,奧珀蒂總主教亦在Twitter中,要求巴黎所有司鐸敲響自己聖堂的鐘聲,邀請眾人一同祈禱。法國全體主教在一份公告中表示,「教會在聖週重現我們的希望、基督死而復活的奧跡」;在這聖週之初,主教們保證在祈禱中予以關懷。

意大利主教們也「向巴黎總主教,以及該城市和全法國的所有信友獻上弟兄友愛的擁抱」。此外,維也納總主教順伯恩(Christoph Schonborn)樞機、在倫敦的尼科爾斯(Vincent Nichols)樞機,以及英國坎特伯里總主教韋爾比(Justin Welby)都傳達了各自的關切之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