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賜的十架 痛苦的價值

文:一朵小白花

作為澳門的教友,都會以教區內各大大小小的遊行而感到驕傲,這絕非只是單一的情感,而是一份實在的自豪。因為我們的信仰,在澳門這個小小地方,根深蒂固的成為此地的文化,成為澳門不能或缺的一部份。

上星期舉行的大耶穌出遊,奇蹟地成功舉行,實在為此驕傲加添一份感動。劉偉傑神父的講道,更能引導教友在這四旬期的開始,作深入的反思。

首先,十字架為我們每個人的意義為何?大部份人一提起十字架,總會聯想到痛苦;十字架很自然地與痛苦掛鈎。事實上,的確如此嗎?

我們很多時總會嚷着自己受到許多痛苦,或不明白為何人生總遇到大大小小的不如意,或質問天主,為何自己的人生如此糟糕、如此不幸……

筆者認為,很多時是人類自己把痛苦的重擔加重。當我們不停地認為是痛苦的話,再美好的事也會覺得痛苦,例如:當我們揹起一個放滿書本的背包時,若我們著眼背包內的書時,便會覺得很沉重;但若我們手中拿着一杯雪糕時,我們未必會察覺背包的重量。

有時候,所謂的痛,並非真的痛,某程度上是我們想像、虛構出來的,甚至是因自己的執念,將痛苦自己給予自己,因為痛苦是我們人類能力的表現,而我們人類有一個傾向,只著重我們自己的感覺、以自己作出發點,而非放眼天上、而非讓天主主宰。

又試問一下,我們有為這些遭遇感恩嗎?每個遭遇,不論是喜是悲、是好是壞,在天主的眼中,都必有祂的意思,全是祂的聖意。這絕非表示天主是一位「變態狂」,若我們將心神放眼天上、將我們的眼界放在超性的層面來看,會便發現天主透過這些經歷,愛着我們之餘,也讓我們學習運用我們的自由意志,去愛祂、接近祂。

劉神父當天提到一個重點:今天只能揹起今天的十字架,明天的則留待明天;筆者覺得這一點很有意思。我們不時嚷着人生的總總遭遇,甚至把從前的遭遇,與今天的自己掛鈎,又如神父所指,「若我們把從前及日後的十字架揹起,我們便會被壓倒。」這恰恰不是一名基督徒應有的態度與心神。

我們經常著眼自己的痛苦,不論肉身的或是心靈上的,因為痛所以記掛着,亦因為痛,我們忘記了「解藥」就在我們眼前。天主的恩寵,就是一切痛苦的解藥;因此,神父提到,我們每天都要向天主乞求每天所需的恩寵,以應對一天的困難、痛苦,好能依靠祂、與耶穌一起揹起十字架。只有這樣,才會發現即使多大多重的十字架,都不再是一個十字架,更能發現十字架是光榮天主的工具。

每個人、每個靈魂,都有獨特的人生與經歷,無人能評價。痛苦與否,全由我們如何控制、如何看待。再貼地一點說,在捱過痛苦時,即使痛得要命,也要知道痛的價值——成聖,以光榮在天大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