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的信德 百歲終身執事一週服務八台彌撒

(綜合報道)老楞佐.積萊執事(Deacon Lawrence Girard)於1918年11月21日出生,當時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數數指頭,他剛踏入100歲,但他仍然精神飽滿,每星期更服務多達八台彌撒,在彌撒中宣讀福音和協助分送聖體。在他服務的堂區主任司鐸珀德神父(Fr Walter Ptak)形容,「他不只是100歲,他的一生都是充滿活力。」

百歲老人的奉獻

在某主日的黃昏彌撒前,積萊執事在聖堂祭台及祭衣房的通道徘徊。被問到執事的活力時,珀德神父笑稱「我有時需要抓着他說:『嘿,等等!你讓我看起來很糟糕!』因為57歲的我也無法跟上他的步伐!」

除了在彌撒中服務外,積萊執事幾乎出席每次的堂區活動:「他總會參與其中;特別為長者來說,他是一個真真實實的見證。他有如此積極的精神,不斷向前走,宣揚福音之餘亦活出福音。」

除珀德神父外,其他人亦留意到積萊執事的服務熱忱。一位名叫Ken Krach的教友,每台彌撒都會幫忙收拾,他形容執事「十分快速,總是首位到達聖堂準備的人,他的話亦充滿智慧。他是一名非常啟發性、祈禱的、溫柔的人,他的記憶也是非常好的呢!」

早期生活

積萊執事在接受訪問時,把自己一貫的速度減慢,以解釋自己的過去。他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溫莎(Windsor)獲得學位,在1932年加入基督學校修士會(俗稱:喇沙會),並在旗下的學校教書:「當我感到自己屬婚姻聖召時,我離開喇沙會,並在1947年搬到美國密西根州(Michigan)底特律市(Detroit)。我的父母當時在那裡生活。」

他最初打算繼續在天主教學校執教,然後再重返學園,攻讀社會工作學士及碩士學位。積萊在韋恩縣擔任一名社會工作者長達25年,並在那裡遇見他的妻子珍妮(Jean)。珍妮也是一名老師,於底特律一間天主教公學任教。

二人在1951年結婚,共育有五名子女。珍妮在2012年離世,終年93歲。妻子離世後,積萊執事現與女兒嘉勒(Clare)一起生活。

1972年,積萊決定加入教區終身執事團,到了1976年被祝聖為執事。他說:「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被召叫成為一位神父,但我認為我的技能與知識能幫助教會。」

他曾到醫院探訪病人,並為他們送聖體。有時他更會致電有需要的人,他家中不時接待教友達20人之多:「他們(教友)會告訴我有關自己的故事,有關他們家庭和各種問題,我通常會說到天主,並與他們一起祈禱。很多時,我建議他們特別領受告解聖事。某些情況,我會邀請神父前來,若那個人願意的話,可以領受病人傅油。」

長壽的秘訣

積萊執事的長壽和快樂秘訣是甚麼?他答道:「我親愛的妻子幫助我長壽,我們的家族也有很好的基因。我們的祖先來自法國,並於法國大革命時逃脫。我們預視即將面臨的革命,並為了更大的宗教自由而來到加拿大。」

他又說,自己每天都會盡量吃得清淡和健康,每天亦會喝少許的紅酒,幾乎甚少看醫生:「我認為,若我從沒有吸煙的話,我會更加健康。我有吸煙的習慣長達40年,曾兩度戒煙不果,直至退休時,我停止再買香煙,便成功戒了。」

對未來的希望

積萊執事說,自己對未來從不擔心,「我希望能在教會和家人的陪同下離世。有時候在祭台上服務能幫助我祈禱。」他坦言,自己與天主的關係在誦讀聖言及告解中得以強化,他解釋兩者能「帶領你走近天主。」

他又說,自己成為執事已有40年,但仍然期待每次走上祭台服務的機會:「只要我想參加彌撒,我便想服務。相對地我行動較慢的,但我想與彌撒中的聖祭一起服務。當我能服務時,我是最開心的。」

對於自己踏入100歲,他並不擔心死亡,也不怕死亡:「我並沒有想過自己將會如何離世,我不會花時間為此擔憂。」他又笑言,因為兩年前的一次交通意外,自此不再駕駛,相信自己不會因車禍而離世。

來源:ncregister、天新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