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World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楊鳴章主教姨甥女吳亦琨分享(一)

(2019 年年 1 ⽉月 10 ⽇天主教香港教區楊鳴章主教守夜彌撒的致謝辭)

樞機、主教、神職⼈員、修女、所有主內的弟兄姊妹:

感恩大家連⽇來的禱告,亦感恩大家抽時間今⽇聚首⼀堂向楊主教道別。楊主教是我最親的大舅⽗,今日我代表我的家⼈和大家分享少少主教生前的點滴。

1 ⽉月 4 號的晚上,在為楊主教舉行的追思彌撒之中和今晚,陳志明副主教都分享楊主教最著重的有三個「 L」,the lost, the last, the least (迷失的、最後的、 最少的)。家⼈眼中的楊主教同樣可以⽤三個 L 去形容,但是這三個 L 是「love 愛」、「loyalty 忠誠」、「the least 最少的」。

先談愛,愛對楊主教來說有無比的力量同時亦有多重意義。愛除了來⾃天主,亦來自家庭。我們⼀家⼈在楊主教的帶領下,從來友愛團結,每⼀個在這個家庭長⼤的⼀份子都在充滿愛的環境之下成長。他同時亦非常熱愛生命,對生命所有事都充滿熱情和感情。他興之所至、歡欣喜樂的時候,甚⾄會即席⾼歌;當他看到新聞片段上面,受迫害和貧弱的一群的時候,很多次他都感觸落淚、徹夜難眠。

他曾經說過:「天主的愛可以做任何事,但是我們要先開放我們的心,讓天主的愛臨於我們心中。」他曾經公開說過:「如果面前有⼀道牆,⽽這道牆是硬的,我不會把頭撞向它。」其實,他亦時常教導我們人與⼈之間的愛,孕育於溝通。如果我們面前有一道牆,我們沒有必要硬碰或者摧毀它,反而我們應該保持溝通,讓愛臨於我們⼼中,想辦法將那一度冰冷的牆變成一道門。如果我們拒絕溝通,就代表我們的心是冰冷緊閉的,就連天主的愛我們都拒諸門外。

第⼆是 loyalty 忠誠,相信在座的大家都很喜歡慶祝⽣日。其實楊主教每⼀年都有另外⼀個⽇子是他特別著重的,就是他晉鐸的週年紀念日。去年2018 年是他晉鐸 40 週年。他曾經輕輕和我分享過,他特別注重這⼀天是因為他想提醒⾃己「勿忘初衷」。40 年過去了,他仍然對教會忠誠不移。即使在困難、病苦的⽇子,他仍然堅持處理教區的事务。在他最後露⾯的子夜彌撒,其實距離他安息主懷的⽇⼦只有⼗天。他清楚知道那⼀台子夜彌撒會是他最後的⼀次。所以, 他把握機會請求大家為國內的天主教團體祈禱,因為他們是受迫害的⼀分子 ,亦要我們反思對社會上貧困的人、弱勢的人,我們的無動於衷是否另⼀種迫害呢? 這篇最後的道理亦正正反映了形容他的最後⼀個 L the least 最⼩的。

楊主教⼀生節儉克己,他總是將⾃己的需要縮到最小,放到最後。我們家⼈在整理他的遺物的時候,知道他的隨⾝用品仍竟然是 50 年前他妹妹送給他一份普通到不得了、一點都不值錢的禮物; 保存得最好的是他和他弟弟小時候玩過的⼀把玩具劍; 珍⽽重之的是海量的神學書藉和筆記; 外甥仔女送給他的⼩⼿工;教友送給他的手造⼩禮物。他時常說:「我雖然是主教,但同時我仍然是當年晉鐸時⽮志克己,愛主愛⼈的神父。」

他在⼈生的旅程上,認識了很多社會不同階層的朋友,當中腰纏萬貫的亦不少。很多愛護和⽀他的⼈想送禮物給他。但是,無論對家人還是這⼀班財⼒非凡的朋友,他的回應都是:「請你捐贈明愛,請你捐助明愛興建學校。」他總是將⾃己的需要縮⾄至最小,同時將有需要的⼈的需要、教育的需要、社會的需要,放得很大。大得極有風骨的他,願意為五⽃米折腰去籌得⼀點⼀滴捐助,協助有需要的⼈。

楊主教曾經在他的一本著作「課室外誌」提到:「很多⼈不明⽩為何好⼈要受苦要死?」 我相信很多愛楊主教的人,今天都思考著同⼀個問題,正尋求答案。 他在書裏是這樣寫的:「我們能夠⾯對生活中的各種醜惡、困苦、悲傷,並不 是因為證實了天主值得我們去相信,⽽是因為我們經驗了主,因為愛祂⽽相信祂,又因為相信祂,⽽不再需要答案。」

今天我們傷⼼不捨,但是主內的我們,大概都不再需要答案。我們只需要努力記著楊主教給過我們的啟發。緊記他奉⾏的簡樸生活、關愛弱勢社群、時常對有需要的⼈伸出援手,對封閉心靈的⼈⽤愛去灌溉。

最後,我謹代表全體家人深深感謝大家對楊主教的愛護、信任和支持。特別是在他生病的時候,悉⼼照顧過他的護士團隊,醫德堪崇的三位醫生:潘教授、和兩位張醫生。

楊鳴章主教殯葬禮 - 守夜彌撒 (家人分享)2019年1月10日

楊鳴章主教殯葬禮 - 守夜彌撒 (家人分享)2019年1月10日

Posted by HKDAVC 教區視聽中心 on Tuesday, January 15, 2019

LEAVE A RESPONS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