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林文瑞神父的信

承‧傳

敬愛的林文瑞神父: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在嘉爾默羅聖母瞻禮的最後兩分鐘,聖母親自來迎接您回歸天父的懷抱。神父,恭喜您!
感謝聖母!安排我到粵華工作,讓我有十二年的時光向您「拜師學藝」。
還記得第一次與你見面就被您的回應嚇倒,事緣:我想找您辦修和聖事,你居然跟我說:「好啊!你想每個星期一次,還是每個月兩至三次呢?」我心想:「修和聖事要每個星期辦的嗎?那麼嚴重!」於是我立即逃離現場,不敢再找您了。但當我看到粵華的舊生們從不間斷地回校找您辦修和聖事,在好奇心驅使下,我「勇敢」地一試,結果這一試,您──成了我十二年的告解神師!您,總是提醒我,要時時刻刻仰望十字架上的耶穌,要我學習多明我沙維豪,效發他常常唸:「寧願死,不敢犯罪!」

在粵華初出茅廬時,曾有同事告訴我:「在粵華大家庭服務的人,無不喜愛林神父。」的確,您令我學會關愛同事。每天早上,您總會在教員室裡出現,主動跟我們打招呼問好,向我們分享您早禱時默想到的經驗。更為老師和工友的靈性需要,每星期派發印有聖經金句的紙條,每月為我們老師送上《慈幼家庭通訊》。記得──您曾多次吩咐我把多明我聖牌送給懷孕的同事,並囑咐我一同為她們及胎兒祈禱。您親自安慰了痛失家人的同事及工友,更為同事的孩子們改聖名。看!您的愛並非學生專屬!
在您身上,我看到了聖母進教之佑的臨在。從前每月的24號,儘管您年事已高,您仍向我們全校師生、工友講有關進早訓,而講稿更是您在半個月前已準備好的。曾記得有一次,您跟我說:「我這次要分享聖母在鮑思高神父身上顯的靈蹟。好特別的,你一定未聽過!」然後向我伸出一張用打字機敲打出的講稿,一篇密密麻麻的意大利文。當時我心中打了個突兀,想:「難度神父要我翻譯?」原來神父您只是向我查問了幾個字的廣東話發音。到了24號早訓當天,我親眼耳聞目睹──神父您眼看意大利文,卻口出廣東話的絶技。這事令我讚嘆不已!
舊生們、同學們、老師們,你們還記得嗎?每逢聖母月,每日四點下課前,您總會把預先選好的祈禱意向海報、經文掛好,著我們放好玫瑰念珠,等待學生的來臨,共同誦念玫瑰經。您在聖母像前祈禱時的那份專注,讓我們覺得彷彿聖母臨在我們當中。在每月的《聖母司鐸運動》和每年《聖母軍宣誓日》,您提醒我們要效忠聖母。此時的您口中常常細語:“Totus Tuus!”「我完全屬於祢!」
我很喜歡當您的信差,替您暗暗地送上禮物和祝福。每當您收到任何禮物,您隔天就著我送給有需要的學生,然後就對我說:「不要叫你左手知道你右手所行的。(瑪6:3)」這讓我明白您要我關注學校裡有需要的學生。
有一次,您跟我要橡皮圈和膠紙,向我說:「對不起,工友不在,我想跟你借橡皮圈和膠紙,因為我的手錶又斷了。」當您滿心歡喜地拿著膠紙條時,我卻看到您身上的那大大小小的縫補。但我知道,神貧的您,充滿了喜樂。
我深信在粵華當老師和牧民助理是恩賜,能上您的慕道班更是福氣!曾經有兩年的時間,我在你的慕道班中幫忙管理學生秩序,實際上,您惡補了我在信理上的不足、傳授我要理講授的知識和技巧,培養我對福傳的熱誠。很多人以為您的慕道班只要求學生背要理問答,其實您跟我們分享了您的祈禱經驗、您與聖比奧神父見面時的感受、您還向我們分享您的私人珍藏:耶穌十字聖木、聖母聖相、聖人聖髑、您跟教宗聖若望保祿的合照等等。您向我們宣講:「神父很喜歡同你們分享天國的秘密。」。
某一天,您再走不動了,於是您說笑道:「你看!我找到一個最好的位置,可以看到老師、工友和青年。」然後,大家自動走到聖物部看看您;爬上很高的樓梯來領取您的聖經金句;小息時學生更主動為您搬椅子到您的「最佳位置」,下課後,總有老師或學生陪您看班際球賽。
林神父,您對每個人都如此和藹可親,您說見到我們就像見到天主。您讓我明白透過可見的外表去看耶穌基督的面容。您時常保持祝福和讚美的思想,您的慈藹使凡親近您的人都感受到天主的臨在。這幾天,我嘗試拼出跟隨您在粵華服務十二年的畫面。但我發現,您一直為我們拼湊出耶穌基督的面容!願天主豐厚地賞報您為粵華、為澳門、為中華大地所付出的愛、痛苦和犧牲!請您在天國的慈幼花園裡,繼續為我們祈禱!

你的學生
袁妙蓉 敬上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

安息彌撒由黎鴻昇主教主禮,十餘位神父襄禮,教堂座無虛席 Oswald Vas
安息彌撒由黎鴻昇主教主禮,十餘位神父襄禮,教堂座無虛席
Oswald Vas
安息彌撒禮成後,所有參禮者向林文瑞神父遺像鞠躬致敬 Oswald Vas
安息彌撒禮成後,所有參禮者向林文瑞神父遺像鞠躬致敬
Oswald Va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