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金邦尼的聖德在他的追隨者中(3)

2021年10月23日

本主日是傳教節,讓我們也特別請聖金邦尼轉禱,教導我們如何履行基督徒的傳教使命。

神秘的光

「一個新世紀,一個新千年在基督的光照下開展。但不是每個人都看到這光。我們要變成這光的『反映』,這工作既奇妙又要求高。這神秘的光是教會教父們大部份研究默想的內容,他們用這圖像去顯示教會對基督的依靠,就是教會反射的光的來源——太陽。這是一種方式去表達出當基督稱乎自己為『世界的光』(瑪5:14)的意思。

如果我們想到我們人性的軟弱,時常使我們變得黑暗並活在陰影下,實在是件令人氣餒的工作。但如果我們轉向基督的光並向那使我們成為新受造物的恩寵開放自己,這是一件我們可以完成的工作。」

成聖的規誡是聚焦在千真萬確的主,那個唯一至聖的主身上。聖德屬於主。提醒我們祂的奧蹟是我們離開的那一點,特別是我們到達那點:這是救主的使命中邀請我們去默想的核心,以東方偉大的非基督宗教價值觀作為例子。

靠着他們,就算我們的想法很不同,我們也可在主內分享同一的信仰。這是從祈禱中的經驗,在神秘國度中的秘密,那是發生於一九八六年十月在亞西西的不同宗教會面中最高規格的對話後,我們就明白了。「每次真誠的祈禱都是在聖神之內完成。」

推薦聖人都遵從一個相似但又有少許不同的範圍:教會最傑出成員的聖德提醒我們都能在聖人處找到,包括我們最熟悉與本土的,以至最不平凡與那些英雄人物,我們都可在他們身上找到耶穌基督的奧蹟。他們是那通往父與主的聖德的唯一途徑,耶穌基督的反映。

在金邦尼眼中,天主的卓越

創辦人聖德的特質,可在他許多追隨者的事例,特別是在存在的靈修這範疇下,印証得到。但首先,我們在創辦人他自己的實証中可找到,因為我們從1871年會規中著名的引文中可以看到:「任何人在無條件和最終的情況下,與世界和那些為他當然是最寶貴的東西斷絕所有關係,必定活出一個靈性與具信德的生命

缺乏對主一份強的體認,對祂的光榮與靈魂們的益處缺乏活潑興趣的傳教士,對他的職務並沒有正確的態度,最終會發現自己在一種空虛與難耐的孤獨中……

他必定常看到希望結果退到一個遙遠與不可靠的未來。有時他會為一粒用了極大努力,並在極大的困苦與危險中,才播下的種籽而高興。那是一粒在傳教事業中只有他的承繼者才會得到收成的種籽。

他將要視自己只是在一大班傳教士中,一個未被注意的工人,他們所有人不是從個人的工作,但只能靠聯合在一起,並由上主神秘的引導,不斷努力,期待收成。

非洲的傳教士將時常要反省到他確實在一份有着最高價值的事業中工作,可是,在同一時間,也是艱難和辛苦的。他必須明白他是一塊埋藏在地裡的磐石,雖然可能永不見天日,但會成為一座新的大型建築物的基礎,只有那些在他以後的人才會看見這建築物從迷信的廢墟中,在地上被建立。完全空虛自己,並放棄所有人類的安逸舒適,非洲的傳教士只為他的主,為世上最被遺棄的人與為永生而工作。

他受主的願境所推動,因此,在任何境況中,他知道如何充足地鼓舞和滋養他的心,不論他透過自己,還是由其他人的手,遲早也能收集到他工作的成果。」

這篇1871年會規的文章展現主高深的意義,與屬於一項將來會結果實的事業的意義。轉變的時刻、在這改變的核心、作為這改變的原動力,就算不明白正在發生甚麼事,其邏輯或方向,還是有良心在其當中。

在我們傳教生活,尤其在我們獻身生活裡能找到主的實況無容置疑的地方,是從聖人們的經驗反映出來:金邦尼在他生命的晚期,當時受到他眾多傳教士去世的折磨,而自己又受到精疲力竭與疾病的威脅,並因那些觸及他信譽與個人誠信的誹謗而頹喪,他在主內躲起來,因祂是「無罪的人的保護者,也是正直人的維護者」(1881年10月4日在喀吐穆寫給Joseph Sembianti神父的信)。

待續

轉載自「耶穌聖心金邦尼修會」網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