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接種疫苗還是拒絕疫苗

2021年2月26日

文:Fausto Gomez OP
譯:何紹玲  

近來坊間最熱門的話題,總離不開疫苗和人們怎去對抗這可能致命的冠狀病毒。不少人反對這種疫苗,有對這種疫苗的功效和安全性表示懷疑;但也不少在期待接種疫苗的人,而當中也有人已接受了暫時免疫所需兩劑中之第一劑。

在人類歷史上,曾有類似如此戲劇性的情況,這些人被稱為「反疫苗者」,他們反對疫苗、反對接種疫苗,會以明顯虛假信息和虛假的科學論據來支持他們的反疫苗行動,有時甚至建立在荒誕的政治和意識形態的陰謀論上,即使是未來的啟示也一樣。世界衛生組織(WHO)認為這種對疫苗的激進對抗,是「對世界健康的一大威脅。」

似乎還有更多想接種疫苗的人,但這些仍然懷有疑慮的人,都會想:遲點吧,可不是現在。那又是甚麼時候呢?是當科學能証明疫苗真正有效和安全之時……尤其是對已經接種疫苗的人沒繼續出現不良反應之時吧。但是,當這群體(群組)在等待的時候,他們將要面對一些問題,例如:在等候接種疫苗期間,他們有可能會感染冠狀病毒,這有違反監管的道德原則(因為必須保護自己的健康,免受冠狀病毒的傷害);這也違反社會和道德責任(接種疫苗是為了保護親人和其他人的健康);更是為了連帶責任(為共同利益作貢獻);還有——對於信奉天父的人來說,也是違背了博愛的核心原則。

絕大多數人都會贊成用這些疫苗去對抗新冠肺炎,其實不接種疫苗是會令自己和他人處於風險之中。許多國家把接種疫苗視為全國緊急狀態。目前,全球齊接種疫苗已是當今克服冠狀病毒的主要策略,以拯救生命和改善現時飽受重創的經濟——很快大家便可以再握手、朋友來個擁抱、孩子們的笑容重現!。故此,全民接種是戰勝這種潛在致命病毒的關鍵途徑,希望這樣做可以實現「群體免疫」,即大多數人能免疫。

而這時期,科學家、生物倫理學家和醫護人員仍繼續回答存疑者及否定主義者提出的問題;他們必須說服人們疫苗的功效及其安全性;和解釋跟着可能出現的副作用,這些副作用一般都是溫和的。我們必須信任科學:因科學是資格和責任的保證,科學會嚴格遵守疫苗在研究、生產、製造時的規程;分銷時也有嚴格的協定;在道德上,會尊重生命和健康權、正義、共同利益和社會公益。

提供疫苗應該一視同仁,包括傷殘人仕和窮困的。 但願一些老齡人(包括傷殘的老齡人)不會再被排斥在接種疫苗之列,因為在冠狀病毒傳播的第一波時,他們曾被不公平地剝奪了獲得某些醫療服務(例如:輪候重症監護病房被排斥)。可以的話,所有窮困的人的也應該免費接種疫苗;如排除向窮人和窮國提供疫苗就等同真正的歧視和不公。

考慮到不能同時間向所有人接種疫苗,排序便必須尊重平等、個別需要和社會利益。那麼誰應該優先接種疫苗?但凡所有致力於醫療衛生、及與新冠肺炎勇敢作戰的前線人員,還有弱勢群體,包括療養院。

對於老年人或那些由於精神問題而不能作個人決定的一群,我們得注意在道德上的主處理手法:在這些情況下,決定權便落在其家庭,不過也必須以患者的最大利益作依歸,始終,生命和健康的權利都是屬於患者的。而當家人決定不為傷殘人仕親屬接種疫苗,這些案件最終將由法官來處理,那時,法官必將捍衛傷殘人仕的生命和健康權。

坊間反對的聲音多憑以下的論據:這些對抗新冠肺炎的疫苗太快面世了,出藥時間比之前的早得多。不過,現時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已有足夠的資金去進行昂貴的研究,也有許多卓絕的科學家自願參與大量的義務工作。因新冠肺炎引起的嚴重問題,如健康、社會和經濟危機等等,就只有通過正義和團結來解決。其實各國和不同的藥廠一起群策群力,齊心戰勝這一疫情大流行,總比私底下進行競爭好,主要是能照顧人民的健康和福祉,而不僅僅是為了商業利潤。

天主教會也有參與這接種疫苗的行動,教宗方濟各和世界很多主教會議合力鼓勵普及接種疫苗,例如:英國普利茅斯港(Plymouth )的天主教教區向政府提供了辦公室,作推廣疫苗之用;西班牙主教們一再重申疫苗的到來,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好消息,並表示:「安全接種新冠肺炎疫苗是愛近人的行為,也是為共善的道德責任。」

擱筆之前,讓我引用教宗方濟各在最近一次(2021年1月10日)訪問中的話:「我認為從道義上來說,人人都應接種疫苗。這並非一個選項,而是道德行為。因為你拿你的健康、你的生命當賭注,也拿別人的生命當賭注。」他補充說:「在沒有明顯危險的情況下,拒絕接種疫苗,是等同行使自殺式否決權,我實在不能理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