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本地 Local

誕於200年前,曾於澳門讀書的韓國主保 韓國教會重新出版聖金大建的書信

2021年2月11日

文:Marco Carvalho
譯:寓風

韓國和南韓天主教徒主保的生活和遺產與澳門有着密切的關係,而聖老楞佐堂主任司鐸柳在炯神父則視這聯繫為一個機遇。對於這位韓國神父而言,能跟隨這位非凡的人物,啟發他踏上聖召的腳步,是平凡,卻是特別的恩典。

金大建是第一位韓國人被祝聖為神父,出生於1821年8月21日。在11月下旬,南韓教會開展了慶祝聖金大建誕生二百周年的活動。今年初,韓國教會歷史學會已重新出版25年前曾出版的書來參與該紀念活動,這是彙集了聖金大健在澳門和中國期間所寫的書信。

金大健的書信以韓文、拉丁文和法文書寫,是所有想了解他的思想和心路歷程的人必讀的書籍。這些經過修訂和修正的書信,曾啟發和仍然啟發着成千上萬的南韓天主教徒。連柳在炯神父也不例外。枊神父在接受《號角報》葡文部訪問時稱:「聖金大健不僅對我,對所有南韓神父都是一個啟迪。他是韓國神職人員的主保。當我們在堂區時、在祈禱時、在為教友服務時,聖金大健的表樣一直存在着。他幫助界定了我們的身份,闡明我們應有的行為標準,面對不公義時,我們該如何堅守和自處。」他還補充說:「他的書信和他活出信仰的方式,仍然是一個靈感的泉源。」

修訂版的《聖金大健神父的書信》由韓國教會歷史學會會長曹漢根神父(조한건)協調,並記載了一位年僅25歲的年輕神父。這位年輕神父在1846年殉道,19封書信當中的17封,他還派遣金大健的父親——金濟俊,同樣殉道、一位老師和一位韓國政府官員。這392頁的書籍反映了過去25年的研究成果,當中包括1996年韓國教會慶祝聖金大健殉道150周年的紀念自傳中,未提及過的新內容。

自11月29日,聖金大健的書信重新出版是韓國教會慶祝二百周年紀念的重點之一,但遠非是唯一的項目。新冠疫情對南韓經濟的影響明顯地比最初預期的小,但疫症加劇了朝鮮半島與南韓的分裂,而當地天主教教會希望利用聖金大健誕生二百周年,去幫助三八線任何一邊有需要的人:「天主教教會和南韓天主教徒希望接觸受疫症影響最大的人。很多人失業。很多人甚至沒有錢買餐桌上的食物。有人告訴我,南韓教會和一些天主教組織正嘗試接觸南韓和北韓中最弱勢的人士。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行動。」

柳神父續指:「北韓沒有天主教徒。眾所周知,共產主義政權控制着北韓的一切,但如果我們想做,就必須透過慈善團體和人道立場,以正確的方式來援助。北韓人和南韓人是兄弟姐妹。我們同屬一個家庭;我們希望幫助他們,如果運氣好的話,或許可以幫助到最需要幫助的人。」

朝鮮人民的分裂和朝鮮人遭受的考驗,柳在炯神父聲稱是一個很好的提醒,聖金大健的訊息不僅仍然是適用,而且也是必要的:「當我們讀到他留下的書信時,不難理解他的信仰、思路和生活環境。在韓國,教會受到政府的迫害,因為政府不喜歡基督宗教的訊息。當局堅信天主教信仰損害了傳統和法律的優越地位。在朝鮮王朝時期,唯一可接受的信仰是宋明理學、道教和佛教。天主教提出截然不同的東西,這是為何天主教徒受到迫害和很多人犧牲的原因。但是,金大健神父在他的一封信中寫道,天主教徒不應害怕。他們應該勇敢,因為天主自會保護他們。這話鼓勵了我們,而且仍是很多人的啟發來源。在南韓,國內11%的人口是天主教徒。」在澳門教區,暫時仍未有具體計劃來慶祝聖金大健誕生二百周年,但肯定不會忘記這個紀念日。

金大健生於1821年,是韓國的第一位天主教神父。按傳記記載,他是當地一對皈依基督宗教夫婦的兒子。在15歲領洗後,年輕的金大健前往澳門修讀神學和哲學。

在上海被祝聖為神父後,於1842年,金神父返回韓國,即他的父親金濟俊在1839年遭受迫害殉道三年之後。回到他的家鄉,巴黎外方傳教會的神父委託他,提供一條安全的路線,以便更多的傳教士可以進入該國。

1846年9月,他在首爾附近的漢江岸邊被捕、折磨和最後被斬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