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枝主日恐襲喪夫 科普特寡婦:此刻我活在恐懼中,但我仍會去聖堂

譯:依搦斯

編按:去年4月9日,埃及坦塔市和亞歷山大市的科普特禮正教堂舉行基督苦難主日(聖枝主日)彌撒時,發生爆炸事件,一共造成至少43人死亡,100多人受傷。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聲稱對事件負責。一名婦女芝珩(Gihen Gergis Basiri)在事件中受傷,其丈夫亦在恐襲中喪生。近日她接受意大利媒體訪問,重述這段可怕的經歷。

————————————————–

在去年的聖枝主日,伊斯蘭國黑旗軍的目標,就是要殺害帶領着埃及大多數基督徒的東正教領袖、科普特禮宗主教塔瓦德羅斯二世(Tawadros II);但最終失敗。

「我其中一個八歲的雙胞胎兒子從那自殺式的恐佈分子身邊跑過,是護守天使保護了他。那自殺式的暴徒引爆炸彈時,我的兒子已走遠了。」芝珩(Gihen Gergis Basiri)帶着悲哀的眼神和沙啞激動的聲音憶述。

這位親眼目睹丈夫死亡的基督徒寡婦,去年當伊斯蘭國恐佈主義者,在亞歷山大市(Alexandria)的古老聖馬爾谷聖堂(宗主教座堂)——也就是安放了聖馬爾谷宗徒聖髑盒子的地方——撒下了死亡和恐懼。

在這次自殺式爆炸中,一共摧毀了16名埃及人的性命,當中包括保安、侍衛、基督徒及小孩。身穿全黑的芝珩,手臂在爆炸中被炸斷了,變得行動不便。這位恐襲生還者憶述,她丈夫在同一個聖堂內「殉難」,而在她身邊的,是與丈夫的一對雙胞胎:斐迪(Fedi,意即「救世者」)和比索依(Bishoi)。奇蹟地,他們都安然無恙;而在爆炸後,比索依立刻嘗試拯救淌血中的母親。

問:聖枝主日那天發生了甚麼事?

答:聖堂外極度擠擁着大批信眾。我們從主教那裡領受了聖水降福。每年,在這儀式結束後,我們與家庭中最親密的家屬,都會聚集離聖堂出口不遠的聖物部。

問:當那些恐佈分子在安全檢站的閘口前引爆炸彈時,妳還記得些甚麼?

答:我其中一個兒子斐迪,當時正近距離在那恐佈分子身旁跑過。我絕對肯定斐迪的護守天使保護了他,因為過了不久,恐佈分子引爆了炸彈,幸好我的孩子已走遠了。就只差那麼一分鐘,他就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問:妳可否描述一下被襲那刻的情況?

答:我記得一下轟然巨響,煙霧彌漫,而我被爆炸的威力拋到聖堂的石臺階上。我的丈夫依布拉欣(Ibrahim)就在斐迪走得不遠的時候……就在那一瞬間,我就再也沒有見到他。而周邊就像經歷完大屠殺,到處都是屍體殘肢及受傷的人的叫喊聲。

問:那妳丈夫呢?

答:在某種情況下,我意識到他就躺在我前面頭上有血,所有衣服都被燒焦了。沒有反應,我當時以為他可能只是受了傷。

問:妳曾否被那恐佈分子的子彈彈鍊擊中?

答: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但是一隻手臂已脫了臼。一片木屑碎片弄傷了我的面頰,而另一片插進了我的背。

問:斐迪奇跡地獲救,但他的雙胞胎兄弟呢?

答:比索依未有受傷,他的頭倚靠在聖堂的一根柱石上,然後高聲地對上主吶喊:「為甚麼要把我的父母帶走?」之後才發覺我還活着。於是他跑去尋找我手袋裡的手提電話,並打電話求救。

問:是誰把妳救出來?

答:我的長子米肋(Mina)。他很衝忙地趕來並把我送上救護車,是他把父親已被燒焦的的屍體取回來。我一直希望依布拉欣可以僥倖地大難不死。可是,當我從深切治療部出來時,他們告訴我真相,我當下完全就像癱瘓了似的。

問:妳現在還會繼續去參與彌撒嗎?

答:因為我們是基督徒,所以他們(伊斯蘭國)才攻擊我們。恐襲後我們雖然生活在恐懼中,但我仍然會繼續去聖堂。

資料來源:www.occhidellaguerra.it/41893-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