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哲學44】動物如何反應?

 

文:文祖賢
譯:吳志濠
jmom.honlam.org

我們見過人和動物如何透過感官(感官知識)意識外面的世界。但人和動物除了意識外——他/牠們也回應他們所意識到的。讓我們看看當中的過程吧。

內部感官,尤其是「本能」(「估量」的能力),能洞察事物對自己是有用還是有害。對於這兩種感知,我們有兩種固有的嗜慾或傾向(亞里士多德稱這inclination為“orexis” ,聖多瑪斯為“appetitus”)。

聖多瑪斯稱第一種嗜慾為「慾情」(concupiscible appetite)。慾情使人和動物傾向有用的或適合的東西,逃避有害的東西。慾情的對象是使我們能愉快的和令我們鍾情之物。(《神學大全》第1集,第81題,第2節)

聖人稱第二種嗜慾為「憤情」(irascible appetite)。它是抵抗人和動物得到有用的或適合的東西的傾向。憤情的對象是艱苦者,我們不太喜歡或覺得困難的事物。它的傾向是「克服和勝過相反者」(《神學大全》第1集,第81題,第2節)。

嗜慾是能夠作出反應的能力或潛能。當一個人真的作出反應時,我們稱這些行為「熱情」、「感情」、「情感」等等。

亞里士多德確定了六種從慾情而來的「感情」,它們包括喜悅,悲傷,慾望,厭惡,愛和仇恨。亞里士多德所講的「愛」是為最低級的愛(是的,愛也有高低之分。)這種「動物」種類的愛是我們稱為的「喜歡」。

他也確認五種從憤情而來的「感情」。它們包括希望,絕望,勇氣,恐懼和憤怒。亞里士多德所講的希望是動物種類的希望,有別於超性之德的希望。

這些行為並不只是靈魂的行為。它們也會製造身體的反應。例如,我們很容易看出一個人臉上的表情是快樂還是不快樂,害怕或憤怒。感官需要身體來進行它的運作,情感在行動時也會牽涉到身體部份。

在動物身上,透過外在的刺激到進行反應時,這過程差不多是自動的。我們經常見到牠們的反應是出於本能。例如,我們見過巴夫洛夫的狗兒在遇到和食物有關的刺激時的自動反應,和在其身體上所產生的變化——流口水。

但是,人經常也是像動物般進行反應。當我們面對一些對自己不利的事情時,我們即時會和危險保持距離。有人批評我們時,我們即時滿腔怒火。有人攻擊我們時,我們可以選擇逃避或還擊。有時候我們的行動被我們的喜怒哀樂控制著。

不管如何,人也有能力作出不可預測的行動,有時候行為還顯得神秘。我們有能力超越動物似的態度。和動物不同的是,牠們的行動(和反應)被環境所控制,但人是能夠超越環境加給他的界限。如何做到?下一回就是探索這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