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本地 Local

專訪望廈聖方濟各堂主任司鐸 副主教鍾志堅神父:我們要為未知時刻作準備

2020年7月3日

文:Marco Carvalho
譯:寓風

每年,約有120位成年人在澳門的聖堂領洗,通常都是在復活節守夜彌撒中進 行。由於新冠肺炎疫情關係,今年的禮儀均取消了,但在望廈聖方濟各堂,領洗將於11月22日進行。如果疫情沒有惡化,將有12位候洗者在「基督君王主日」領受入門聖事。鍾志堅神父接受《號角報》專訪時指出,疫情使人有機會思考各自的生活方式,並提醒我們要為未知的時刻作準備。

過去幾個月,我們生活在一個非常難以想像的時刻:聖常罕有地關上大門。但我們知道,必須維持關閉聖堂,因為這確實存在極大的危機。教友對望廈聖方濟各堂這措施有何反應?他們是否接受教區的決定,即:為確保他們的安全,教會需要維持關閉的狀態?或是有教友來跟你投訴呢?

完全沒有收到投訴。你可以看到這病毒使情況變得非常艱難,我認為教會也是社會的一份子。我們明白需要阻止透過人與人之間接觸所引起的傳染。因此,我認為不僅是我的堂區教友,而是澳門的所有天主教徒都理解,並接受教區的安排。完全沒有抱怨。我們知道學校停課了、電影院關閉了,一切都停止了。整個社會都受到影響,我們是社會的一份子,因此,我們也受到這狀況的影響。對我們來說,除了聖堂關閉這一細節,這不是甚麼奇異的現象。這給教友帶來了很多不便,因為他們已習慣來這裡,尤其是星期日。雖然如此,教區已提供網上直播彌撒,使大家有機會聆聽天主的聖言。後來,教區也安排教友領聖體。因此,這種安排對我們來說很不錯的了,教友也欣然接受。自5月17日以來,聖堂再次開放。大家可以回來,但要經過某些的嚴謹措施,例如︰量度溫度、保持社交距離和佩戴口罩。在望廈聖方濟各堂,我們觀察到這一切。教友能接受,這是很好的,並沒甚麼問題。

如你所,大部份澳門的天主教徒都有機會,透過互聯網參與彌撒及維持他們的信仰活動。彌撒和其他一些宗教禮儀均在YouTube或其他平台上播放。在這場公共衛生危機的初期,大家被要求留在家裡。這是否也是一個特別的方式,有機會重新找尋信仰?重新發現祈禱的力量?也有機會讓大家重新發現天主,並重新探索自己嗎?

確實如是。我們每人的日常生活都很繁忙。這場疫情為人提供了享受私人的時間,或享受家庭、團體生活的機會。這不是以往慣常的一般情況,不少人也獲邀去反思自己的生活和信仰。因此,這是我們改變生活方式的好時機。這是非常明顯的,以至像國內,由於所有運輸都停止了,空氣污染也減少了。這是一些正面的後果。我的意思是,如果自然環境是這樣改變,那我們的神修生活中也應如此。有時我們有需要停下來思考,而實際上,如果我們省察自己,這就是聖經所說的安息日。一週只有一天安息日,但現在我們有更長的時間,來反思自己的情況、思考自己的生活方式。許多本地天主教徒都認同這個思想。關於教區推出的各項安排,我發現望廈堂區的教友們都非常配合,例如,在每一台彌撒之前,他們都會預早來到聖堂,進行體溫檢測。他們都十分準時和很有精神地進行。我鼓勵一些教友在無法參加主日彌撒的時間寫一些文章。他們有機會在望廈堂區的Facebook專頁分享他們的信仰生活。這些都是有幫助的,的確有幫助。人們都渴望在這段時間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情。

他們所寫這些文章的核心訊息是甚麼?

它們是關於主日的讀經分享。關於福音的訊息。由四、五個教友撰寫。這是他們自願做的。我邀請他們,他們就接受了。反應很好。很多教友都有閱讀這些文章。

望廈聖方濟各堂的活動受到怎樣的影響?有否因疫情而推遲了某些慶祝活動?

現時,我們暫停了主日學。自農曆新年以來,我們的孩子沒有教理講授課程了。很可惜,孩子們沒法來上教理班。我們希望可以在9月復課,但這需要取決於當時的情況。與澳門其他的堂區一樣,我們沒有慶祝復活節守夜彌撒。在復活節守夜彌撒,我們沒有成人入門聖事。我們被迫將其推遲到11月22日的「基督君王主日」。我們期待這些候洗者能領受入門聖事和聖體聖事。希望我們能夠慶祝這個重要的時刻。

你知道有多少人領洗嗎?現時確定有多少名候洗者呢?

他們都是成年人,大約12位。這段時間,我們暫停了兒童領洗。我們暫時不能舉行集體慶祝活動,這是為何我們長時間暫停慕道班的原因。過往,我們在星期日和星期三晚上開設成人慕道班。到現時為止,已暫停了大約四個月。我們在五月份復課,現在正繼續上課。小組的人數較少。我們指的是10至12人的小組,這正是我們能重新開始聚會的原因。但是,我們不得不暫停、推遲其餘的慕道班。

12位!這是非常重要的數字。澳門其他堂區的領洗人數也是差不多。這是否意味着天主教信仰正於澳門生根?而且變得越來越堅實嗎?

我們沒有這些分析或研究。我們只是跟隨。人們來到聖堂,我們幫助他們理解教會的信仰,就是這樣。每年,我們[教區]大約有120位成人領洗。這不是一個很多的數字,但這是目前的現況。我們只是歡迎所有來了解基督宗教信仰的人。

一切正慢慢回復正常。正如你所,人們必須重新學習如何在聖堂生活。例如,聖體聖事,如果分送……

實際上,我們不知道未來幾個月我們將面臨怎樣的變化。澳門似乎很安全,但直到月中,有數十名來自國外的人士入境,這可能會導致另一個週期;我們不知道的。我們祈禱並希望情況會有所改善,但我們知道,由於今次疫情在全球肆虐,因此該病毒又會回來。在中國,現時在北京、在香港,我們正目睹這種回流。我們知道,它又回來了。我們必須非常謹慎。在我們的堂區,我們希望根據情況的變化,恢復我們的主日學、我們的日常活動、我們的主日彌撒……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希望盡量恢復基本的事。現在,我們必須為11月份的成人入門聖事作準備,我們也必須考慮聖誕節慶祝活動,並且,我們必須事先考慮所有這些事,但始終要取決於當時的情況。

這是將在今年下半年進行的主要活動、主要計劃?

是的。但是,在聖誕節之前,我們還有將臨期。這也是我們堂區重要的事,因為它能讓大家為聖誕節做好準備。聖誕節只有一天。但是,將臨期為期四週,而我認為它比聖誕節重要得多。這是我們教友的準備期。我們不能舉行大型的慶祝活動,例如出遊等類似的活動;但是,我們將恢復日常的工作,並按計劃安排,以致大家可以重聚和見面。六個月後,我幾乎認不出某些孩子,他們不停長大。我們需要尋找大家。我認為彼此的見面非常重要。當我說見面時,我的意思是指大家是需要互相支持。

在[行動上]離開教會這麼久後,你是否注意到堂區教友的這種意願?當他們回到聖堂時,你是否注意到某種安慰或幸福感?

實際上,我注意到。他們很高興,互相打招呼和表達自己的渴望,比起發生這事之前表達得更多。我認為一旦我們失去了某些東西,便會發現這些東西,在我們的生活中是多麼重要和珍貴。對於很多天主教徒來說,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經歷。在過去的六個月,我非常珍惜我們堂區教友的奉獻和服務精神,他們真的很在意教會的服務。

澳門有一些最重要、最有影響力的天主教學校位於望廈堂區,如:嘉諾撒聖心英文中學、庇道學校(英文部)等。這種其他形式的天主教徒的存在有多重要?這些學校對傳達天主的聖言和倫理或道德方面有多重要?

我認為只要該機構意識到其角色、身份,該機構便會找到表達和服務社區的方法。學校有自己服務社區的方式。事實上,在紅街市附近的地區,有一個青年牧民中心。多年來,我一直是青年牧民中心的主任。這些年來,在青年人中發展了我們的社會角色。我們邀請年輕人,不論哪個信仰或教派,他們都會來參與。我們幫助他們發掘自己的社會身份,以致能夠為社區服務。每當我們舉行一些活動時,例如中國的傳統節慶或在我們的基督宗教傳統,我們都可以輕易地團結這群青年,讓他們可以為社區服務。只要機構認清自己的角色和使命,他們便會找到方法。例如,數年前,在望廈,有一位非常傑出的修女,一位嘉諾撒修女,我們習慣稱她「母親瑪利亞」。她是澳門社會工作服務的創始人。她之所以在望廈開展這項服務,是因為嘉諾撒修女會在望廈區已發展了一百多年的慈善服務。我們基於這個歷史,來建立我們的服務和履行我們的身份,以便當我們回顧時,知道我們的角色,以及我們將要為社區做些甚麼。

疫情期間有帶來新的事物嗎?在未來幾個月,你認為望廈堂區將面臨的挑戰是甚麼呢?

你的問題很難回答。我總會與堂區教友分享一件事,我們在科學和知識方面都很強大。我們從未像現在這般強大,那是天主的恩寵。但是,你看到在這疫症大流行的情況下,沒有人能抵抗病毒的威力。沒有人可以。甚至中國或美國都不可以。這是我們學習謙遜的機會。基於過去六個月,我們一直生活的實際狀況,反映出這是基本的道理。將來,我們將如何面對這種未知的情況?看看香港。不確定性越來越大。在澳門,情況並不如此,但就《基本法》而言,我們幾乎是在同一條船上。我們的將來會是怎樣,特別是天主教會的未來?我們不知道。但有一點是明確的:我們必須做好堅強自己信仰的準備,以便我們能夠面對任何的狀況,並保持謙遜。這是我過去六個月的經驗、是非常重要經驗的。我們不會總是那麼幸運。我們要為未知時刻作準備,過去的六個月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善意的警報。我們必須謙遜地面對未知的將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