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World,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教宗方濟各結束亞洲訪問之旅 「在泰國和日本的訪問是個恩典」

admin / 2019年11月29日

(本報訊)教宗方濟各上週三(20日)展開他的第32次牧靈之旅,分別訪問泰國和日本。他結束訪問後翌日(27日),在主持週三公開接見活動中,回顧了是次的訪問,並表示今次訪問加深了他與兩國人民的感情,並祝願兩國人民在天主的護佑下繁榮昌盛、和平安康。

教宗訪泰:他們是美麗笑容的人民

教宗方濟各上週三抵達曼谷後,先後接見泰王代表、泰國總理巴育及一眾官員,當中不缺他的表妹Ana Rosa Sivori修女。隨後便到羅馬教廷駐泰國大使館休息。翌日週四(21日),他首先到泰國政府於曼谷政府總部與總理及各級重要官員、大使及佛教僧王等會面,下午又與泰王瓦集拉龍宮會面。

泰國人口達6500萬,在這個佛教國家中,只有39萬名天主教徒。教宗談到在泰國的天主教時,說:「自從天主教約在四個半世紀以前來到泰國,天主教信友儘管是少數群體,但是在宗教生活中得享自由的喜樂,長久以來與佛教的弟兄姐妹和睦相處。」

教宗接着重申他個人及整個教會的承諾,「致力於促進開放和尊重的對話,從而向泰國人民的和平與福祉服務」。教宗進而表示透過學術交流「可以增進相互了解,我們可以成為和睦相處、共同成長的好鄰人」。

隨後,教宗轉往聖類斯醫院(Saint Louis Hospital)探訪。聖類斯醫院於1898年成立,其使命格言是「哪裡有仁愛,那裡就有天主同在」。教宗向在場的700位醫務人員講話時表示,對他而言,「能親自目睹教會為泰國人民,尤其是那些最需要援助的人提供的這項寶貴服務」是一種祝福。

教宗提到醫院的格言時說,「正是在慈善活動中,我們基督徒蒙召不僅是體現出我們是傳教使徒,而且也證實我們和我們機構對使徒身份的忠誠」。他接着表示,「你們在醫療領域是傳教使徒」,傳教使徒有能力在每個人,「尤其是在年長者、青年和最脆弱者的身上找到天主」。從這種角度來看,「你們所從事的是一項最偉大的慈善工作,因為你們的醫療服務遠遠超出簡單而值得稱讚的醫學實踐」。

同日傍晚,教宗在曼谷的國家體育館主持彌撒聖祭,共祭樞機、主教及神父百餘位,另加台下參禮神父也達數百人,出席信眾及表演者大約二萬人,另外更有萬餘人在附近的體育館透過大屏幕參禮。教宗勉勵泰國信友懷着喜樂走出去「與所有我們尚未相識的家庭成員分享源自福音的新生命」。

週五(22日),教宗分別探訪St Peter Church, Sam Phran District及於Chulalongkorn University Auditorium接見當地神父、修生及宗教代表。隨後轉往拜訪殉道神父格班龍Nicolas Bunkered Kitbamrung的聖地。

他隨後分別會見泰國耶穌會會士、其他宗教領袖、亞洲主教團協會成員——當中包括協會秘書長、澳門教區李斌生主教——以及Chulalongkorn University的師生。

下午五時,教宗在曼谷聖母升天主教座堂主持彌撒。彌撒雖在五時開始,但主教座堂以及附近街道,早在下午二時已擠滿人群,以望目睹聖父並得到伯多祿繼承人的祝福。

教宗在彌撒講道中籲請泰國青年將自己的生命深深地扎根於耶穌内,與祂建立密切的關係。教宗進而表示,這份根植於基督内的友誼如同旅途中所需要的油,能照亮他們及周遭友人的生命之旅。

彌撒結束時,教宗由衷感謝那些為這次牧靈訪問付出努力的所有人。同時最後表示:「願上主以祂的慰藉和只有祂能給予的平安賞報你們,我留給你們一項任務,就是請你們為我祈禱」。

教宗轉往日本訪問:保護生命與福傳屬同一使命

結束泰國訪問行程後,教宗方濟各上週六(23日)隨即啟程轉往日本東京訪問,並到訪廣島、長崎。這是若望保祿二世自1981年訪日後,相隔38年再有教宗訪日。是次訪日的格言是「保護所有生命」。

教宗在日本期間大部份以西班牙語發言。耶穌會日本省會長德盧卡神父擔任教宗口譯人員。德盧卡神父還是耶穌會初學生時,就跟當時擔任耶穌會布宜諾斯艾利斯會院院長、日後當選教宗的貝爾格里奧神父認識,而且正是當年的貝爾格里奧神父派遣德盧卡神父前往日本傳教。

教宗方濟各上主日的行程相當緊湊,他上午首先到訪長崎的西坂山殉道聖人紀念館向殉道者表達敬意。他表示,日本殉道者是鮮活的記憶,推動日本的「再福傳」工作。

教宗向聚集在那裡的人說,他以朝聖者的身份前來祈禱並堅定日本天主教徒的信德。在主教座堂主持彌撒,悼念原爆慘劇。教宗表明:「我們信仰的是活人的天主。基督活廿手弓戈,並在我們中間行動,引領我們眾人通往圓滿的生命。」因此,我們要每天祈求「天主的國來臨」,並讓我們的生活和行動成為一首讚歌。「身為傳教使徒,如果我們的使命是為將來之事作見證,那麼我們就不能屈服於邪惡,卻要在我們的生活環境裡成為天國的酵母,包括在家庭、職場和社會。我們要成為一個細小的開口,讓聖神能將希望的氣息吹入萬民之間」。

教宗最後將目光轉向「帶着難以醫治的創傷」的長崎,那創傷展現出「許多無辜者難以言喻的苦難」;「在當前零星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中,無辜的受害者仍在受苦」。教宗籲請在場眾人為今天的受苦者同聲祈禱,並祈願越來越多人效法右盜,「既不沉默,也不嘲弄,卻預示『真理與生命的神國、聖德與恩寵的神國、正義仁愛與和平的神國』」(參閱:《羅馬禮彌撒經書》基督普世君王節〈頌謝詞〉)。

及後,他隨即轉往廣島,在和平紀念館進行和平會議。他在紀念館的廣場上問候了在場的各宗教領袖和倖存的受害者,然後獻花並點燃一支蠟燭。教宗援引若望廿三世《和平於世》通諭和梵二大公會議的訓導,指出和平應「依照正義來建設」,應「以愛來推動」並「在自由中」實現,不將「自己的特殊利益強加於別人」,而應「放下手中的武器」。教宗說:「如果我們繼續使用核威嚇作為解決衝突的合法訴求,我們又能如何提出和平倡議呢?願這痛苦的深淵提醒人們那絕不可超越的界限。解除武裝的和平才是真正的和平。」故此,眾人必須以諒解和寬恕的目光聯合共進,應向希望敞開心懷,成為修和與和平的工具。晚上,教宗再乘搭專機返回東京。

到了週一(25日),教宗方濟各於東京半藏門會議廳接見福島311三重災難受害者,此會議廳是市內最大的會議中心之一。教宗發表講話前,先問候了十位受害者,並聽取了三位倖存者的見證。

教宗首先感謝那些以祈禱、物質和資金給予受害者慷慨援助的善心人士:「我們不能讓這善舉因着時間的流逝而丟失,或者在最初的震驚之後而消失」。反之,「我們應繼續支援他們」。教宗向所有善心人士發出呼籲,「使這些悲慘事件的受害者能夠繼續獲得迫切需要的援助」。

及後,教宗前往位於東京的日本皇居,私下拜會德仁天皇。教宗與天皇的會晤進行了整整半小時。教宗贈送給天皇的禮物是《提圖斯凱旋門》鑲嵌畫,這幅風景畫的原作是羅馬畫家阿尼維蒂(Filippo Anivitti)繪製的水彩畫。

Photo: Oswald Vas

教宗又到聖瑪利亞主教座堂會晤年青人。教宗勉勵青年果斷地改變生活的優先順序。他說:「這意味着承認,最重要的不是我擁有的,或是我能得到的一切,而是我能跟誰分享。重要的不是問自己為甚麼活着,而要問自己為誰而活。事物固然要緊,但是人是不可或缺的。倘若沒有人,我們就會失去人性,丟失面容和名字,淪為一個物件。因此,教宗囑咐青年,說:「你們要見證出,社會上的友誼、你們彼此之間的友誼是可能實現的!我們盼望的未來奠基於相遇文化、友誼文化、接納文化、友愛文化、尊重文化,尊重每個人的尊嚴,尤其尊重那些最需要愛和體諒的人。絕不可欺負或輕視他人,卻要學習承認他人的富饒。」

同日下午四時,教宗在東京巨蛋主持彌撒聖祭,共祭樞機、主教及神父超過800位,出席參禮及表演信眾大約四萬餘人。教宗在講道中指出,「我們各人都知道,若陷入焦慮和競爭的惡性循環裡,如果我們將所有的注意力和精力集中於瘋狂地追求生產和消費,以此作為衡量和驗證我們所選擇的唯一標準,對我們的所是所為下定義,那麽成為天主兒女的自由就會受到壓制和削弱。」

接着,他又談到日本的社會現況,「在日本這個經濟高度發達的社會中,許多人感到困惑和焦慮,太多的要求和憂慮使他們不堪重負,奪走他們的平安與穩定……耶穌告訴我們不要煩惱而要信賴,他再三提醒我們:『你們不要憂慮生活……也不要為明天憂慮』(參閱瑪6:25,31,34)。這並不是鼓勵我們對周遭所發生的事充耳不聞,或者是對我們日常生活的職責不負責任。相反地,這是一個邀請,將我們的優先重點放在更廣闊的意義上,『你們先該尋求天主的國和它的義德,這一切自會加給你們』(參閱瑪6:33)。」

教宗牧靈訪問日本的最後一站,就是前往東京上智大學(Sophia University),探訪耶穌會團體。早上,教宗與他的耶穌會弟兄們一起參與彌撒聖祭,然後會見上智大學700多名師生及耶穌會士,並勉勵他們:「你們要尋求、找到並廣傳天主的智慧」。

東京上智大學於1913年由耶穌會成立,今天是日本首屈一指的研究型私立大學。黃昏時份,教宗乘專機由日本返回羅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