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女性生殖健康及權利、女性權益之反思

文:余碧雯醫生

澳門教區生命委員會委員

女性生殖健康狀況

每個女性都有權知道自己生理週期以及身體狀況的運作,但很可惜,大部份的女性都沒有機會被提供相關的知識。據資料顯示,有八成以上處於生育年齡的女性均面對著與月經週期相關的問題。例如較常見的月經週期紊亂、荷爾蒙分泌失調、經前綜合症、不正常陰道出血、多囊卵巢、子宮內膜異位症……等。

隨著社會進步、經濟發展,隨之而來的「副產品」就是人的工作及生活壓力增加,人關顧自己身體的時間越來越少,夫婦遲婚情況增加,導致生育困難的問題越來越多,可惜現今社會卻往往視不育治療等同於人工受孕。有不少遇上生育困難的夫婦在未被提供明確的診斷下,便被醫生建議去採取人工受孕 (俗稱試管嬰兒)的方法,來嘗試解決不育問題。有見及此,去年我便放下原來的職業,去研習一套源自美國的,名為「克賴頓模式生殖照護系統」(Creighton Model Fertility Care System) 的技術,並將之引進澳門社區唯一提供自然家庭計劃的天主教美滿家庭協進會,為教友及市民提供更全面的生育照護服務。該項技術使自然家庭計劃的發展,從起初的調節生育,走向女性生殖系統健康狀況的監察,同時能讓女性懂得去欣賞自己的生殖能力。女性只要透過有系統的觀察和記錄子宮頸分泌黏液的變化,不但能準確知道自己的可孕與不可孕的日子,以作出適合夫婦的自然家庭計劃;而且能從記錄中清楚看到婦女的婦科健康狀況。

醫學專業是一項使命,醫生應當不斷尋找那些尊重生命和生育尊嚴的方法,去為人類的生育服務;應以信心和勇氣為服務生命文化作證。科學最珍貴無價之處,在於完全服務人類尊嚴及生命之美善,欠缺良知的科學只能毀滅人類。

 

女性權益

當我們談到「權利」二字時,必須要有穩定和客觀的內涵,絕不能以相對的「價值觀」來取代普世的道德價值;更不能以多元化、或以尊重多數人的意見為名,去踐踏人性的尊嚴。我們人人顯然都很重要,沒有人是處於次要的地位。我們極之抗拒人們將墮胎宣稱為一種「女性的權益」。女性,作為生命孕育的主體,她有責任不遺餘力地去維護人類尊嚴,特別是最柔弱者的生命,而不應以任何個人的理由去剝削那些弱小生命的生存權利。女性擁有母性及溫柔的特質,她應該藉著這天賦積極地去愛,去支持家庭成為「生命的避難所」,去給世界帶來和諧,使世界變得更美好。

 

澳門居民生育權利概況及個人對生育權利之看法

根據澳門現行法例,澳門居民自願生育的權利是受法律保護的;即夫婦兩人可自由決定生育之間相隔時間和子女的數目。感恩的是本澳仍未將墮胎行為合法化。但就夫婦生育困難的問題,澳門政府近年就引入了「醫療輔助生育技術」,利用人工的方法協助婦女懷孕。我們認為,這些人工生殖技術,表面上看似是為生命服務,但實際上卻是讓違反生命的新威脅敞開了一扇大門,這些技術並不會將人類胚胎看作生命,而只是把胚胎當作一團細胞來使用、篩選及冷藏,而那些未被植於母體內的「後備」胚胎,經過數年儲藏後便會慘遭毀滅或被拿去做實驗;醫護人員的相關行為亦等同殺人,他們不自覺地被置於操縱他人命運的處境,手握生殺大權。這些科技亦將嬰兒降格為是借助人工生殖技術「製造」出來的科技產品。我們覺得孩子必須是其父母愛情的結晶品,是夫婦共融的永恆標記。孩子只有出於夫婦之愛,才能健康地成長。

有關生育權益的問題,值得我們深思的是:人是否只遵守了法律,就可獲得圓滿的幸福?先進的醫療技術,是否又真的會為女性身體帶來最大的益處?我們又應該將道德倫理和小孩的福祉放在社會的什麼位置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