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World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轉載】《生命恩泉》專訪楊鳴章主教

天主教香港教區楊鳴章主教上週四(1月3日)因病安息主懷,享年73歲。《生命恩泉》日前播放早於2014年1月與時任的楊鳴章副主教之部份錄影訪問,分享出任副主教的心路歷程。《號角報》獲《生命恩泉》授權許可,將訪問內容刊登和轉載,以下為訪問內容:

義不容辭——接受副主教的委任……

楊主教:我很慚愧的說,我其實是一個無德無才的人,是一個很普通的人。不過(湯漢)樞機叫我幫他工作,那我作為他的神父,我義不容辭。即是假若我說不做,他又說不做,大家都覺得最好不要做那麼多工作,最好讓我舒舒服服的過生活。當然,[這是]人之常情,真的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但如果每個人都這樣想的話,那教會怎麼辦?所以我做這些工作,其實是有種叫做「攞苦嚟辛」那樣(自討苦吃)。所以有時做的事又未必能夠合乎每一個人的意思,所以有些人時常會有不滿意的地方,這也經常有的;有時候我都會覺得非常氣餒。

 

為籌募捐款而被視為攀附權勢……

楊主教譬如舉個例子,如果我現在要建一所天主教大學,那麼我需要找人捐款,那找人捐款的話,當然需要找一些有能力捐款的人,有時與他們來往一下、應酬一下,都是需要的,沒有人能無緣無故便願意捐一千萬給你。

那如果我跟人來往多一點,便會有人說我攀附權勢,說「他就是喜歡權貴,跟有錢的人來往」那樣。我自己覺得教會當然會傾向多點幫助窮人,但我要幫助窮人的時候,我是否要找一些資源去幫助呢?如果我不接觸這些人,那麼這些窮人又由誰去幫助呢?我們要幫助一些長者,[就要]培育一些人才去照顧;我們要幫助(意外懷孕並選擇)繼續懷孕的那些少女、我們要幫助一些心靈受創傷的人,就是有些人在家裡受到家人長期的欺凌、侮辱,使他們的心靈受到很大的創傷……那社會上有誰去照顧他們呢?

我們覺得義不容辭,我們需要去幫助他們、救助他們,幫助他們有這個機會可以重新過正常的生活,可以抬起頭來做人,我們[便]要成立一個中心,譬如在荃灣,我們要將一座舊的大廈、只有三層樓的大廈清拆,向政府申請建一座十二層的大樓。如果要由三層變成十二層,今天來說又是要數億,以億來計算。

所以當前有兩個大項目,我不能夠單獨靠教會去資助,教會事實上也不可能:即是主日收奉獻能收到多少、能幫助(這些項目)?我們自己的:譬如明愛賣物會、賣旗那些,是否能夠幫助?事實上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你就是要去想辦法,你找不到這些資源的話,你便不能幫到今天社會中有需要的人。

 

不畏懼死亡,喜樂地侍奉教會……

楊主教:有很多時候我都會受很多人的嘲弄,或者指着我的鼻子罵。[其實]我可以不用做的,我不做這些事便可以[避免被罵]。可不可以?是可以[不做]的。不過如果你自己真正地反省一下,就會覺得你對主的召叫是有所虧負。就是如果今日社會上有一個這樣的需要,教會裡有這樣的需要,主要召叫你這樣做,你就要去做。

我自己覺得論能力,我真的沒有能力;論才華,我亦沒有甚麼特別的才華。不過,我有一種不怕死(的心態),死始終每個人都要死,那能做就做吧!所以當主教叫我去幫助他、擔任副主教的時候,我都考慮過很多,我說「不好吧!」但主教說「做吧!」事實上,我後來做了之後我都(請)辭過幾次,說「我真的不做了。我幫不到主教,我不能幫你。」但主教說「你不要理這些事,你繼續做,繼續做吧。」我覺得,就好像當家裡的爸爸要面對家庭各種的需要,他需要兒子去幫助他的時候,兒子就……我覺得有些義不容辭那樣。

所以,談到做副主教,就是苦的地方多一點,就是沒有人喜歡做這些事的,你做了之後便會有些好像俗語所說的「三煞位」,就是「有抄家、無封誥」。你做壞了,人人都會罵你;做好了,就是應該的。

我只是覺得我盡力而為,我時常提醒自己,天主喜歡一個喜樂的侍奉者。即是,若我要侍奉[天主],侍奉得愁眉苦臉與我侍奉到內心有一種喜樂,那樣我覺得天主會比較喜槳我能夠喜樂多一點,所以我盡量都做一個喜槳的侍奉者的。

 

對批評者心懷感激……

我覺得一個人的成長過程之中,就是他怎樣回應天主的召叫。天主召叫你,你有各種不同回應的方法或態度。在回應的過程當中,自然亦會有喜樂的地方,亦會有很衝擊及有些困難的情況。你怎樣去面對這些困難呢?你怎樣去為那些歡樂而感恩呢?這些就是你整個人成長過程之中的歷程。

換句話說,這些考驗、這些困難是其中一部分,去塑造你成為一個怎樣被天主接納的人,就是沒有這樣的衝擊或考驗,那你的生活會變得完全不同。譬如一個人完全不用受苦,他時常都嘻嘻哈哈那樣,那我不能說他的奉獻沒有價值、沒有意思;但他的奉獻怎樣可以顯示出在痛苦之中仍然有堅信的見證呢?

為此,我很感謝。即使面對那些批評我的人,有一些你知道明顯是很惡意的、很無聊的,包括輿論裡、報紙、傳媒方面,你知道他們有些是天主教徒,就是他們說這些話,你知道他們真是……怎可能想像他們會是這樣呢?當然如果你只是看消極一面,那你就會很難過。但我直到今天,事實固然是一件事,使你不開心,但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訴你,我對他們是感謝的。我多謝他們。如果沒有他們的衝擊,就沒有我的奉獻,所以我的奉獻能夠被接納就是因為他們。你是否開心是另一回事,但是你是感激他們的。

LEAVE A RESPONS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