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言啟航】世界的終結 新生的開始

文:梁展熙

乙年常年期第卅三主日

 

隨著我們逐漸邁向這個禮儀年的結束,禮儀也開始讓我們思考有關世界終結的問題。今天的讀經一和福音選讀,都有關於「那時候的大災難」的描寫。當中的內容,一方面成為了基督信仰傳統中對末世的論述,這是我們相對熟悉的;但另一方面,其實這些描寫也能夠激發我們更好地活出此世的生命。

先看今天的讀經一在《達》中的脈絡。身在異邦——巴比倫帝國——朝中為官的達尼爾,自書中第七章起,開始敘述他的神視。異獸與天廷異象(7:1-14)和公綿羊山羊相爭異象(8:1-14),都是與四個依序統治以色列民的異族帝國的更替有關。然後,達尼爾記起耶肋米亞先知有關耶路撒冷—猶大國首都—要荒蕪七十之久的預言(9:1-3)。在達尼爾的禱詞(9:4-19)後,加俾額爾向他預言當下重建了的耶城聖殿將因戰爭而再度被毀(9:24-27)。在第十章,上主使者再度出現,告訴達尼爾,祂正與波斯國陷入衝突,並得到[天]軍首領之一(參拉:unus de principibus primis)的彌額爾的協助。到第十一章,上主使者詳述四個異族帝國的更替,當中所涉及的戰爭,以及因版圖擴張失敗而遷怒於天主子民,及其信仰之神的希臘塞琉古王朝皇帝厄丕法乃命軍隊蹂躪耶路撒冷,並以「那招致荒涼的可憎之物」玷污聖殿的惡行。今天讀經一所宣告的,就是厄丕法乃的最後挫敗,以及以色列民得到[天]軍大統領(princeps magnus)彌額爾之助而得救。

在《達》成書的時期,猶太信仰中死後生命的思想發展漸趨成熟,善者永生惡人永苦的信念開始確立,正如我們今天所讀的。不過,《達》所針對的,並不是只是異族,或者戰爭中的敵人。在達尼爾向上主懇求減輕同胞要受的災難的禱詞中,他承認:「我們犯了罪,行了不義,作惡反叛,離棄了你的誡命和法令。我們沒有聽從你的眾僕人先知」(9:5-6)。假若把達尼爾(代表以民)的認罪總結起來,就是沒有愛上主和愛近人。由此看來,達尼爾之所以描述「那時候的大災難」,也有勸導同胞悔改,反省自己一直以來在與上主和與近人之間的關係的不足之處,重新好好活出天主子民的身份。同時間,人死後復生並受上主裁斷的思想將繼續發展,直到耶穌的時代。

在上主日所選讀中的窮寡婦的獻儀後,按《谷》脈絡進入第十三章。先有耶穌預言聖殿被毀—「將來這裏決沒有一塊石頭留在另一塊石頭上」(2節)以及戰爭和人禍(7-8節),接著是基督徒受到迫害:「兄弟將把兄弟,父親將把兒子置於死地;兒女將起來反對父母,把他們處死」(12節),然後間接預言耶城再被攻陷,並提到那是「那『招致荒涼的可憎之物』立在不應在的地方」(14節)的時候,最後就是今天福音選讀所屬的段落(開首的19-23節從略)。

閱讀這一段時,當然不可忘記,這是耶穌在聖城的最後一週。兩天之後的晚上,祂就要被負賣,(按《谷》)孤獨地死在十架之上。既然為人,耶穌在絕境之中會以「默啟文體」說話,是自然而然的。同時,身為天主的耶穌,也藉祂所描述的末世為背景,啟示出祂自己——聖言——的本質:「天地都要消逝,但我的話總不會逝去」。我認為,耶穌這段話的用意,重點在這一句。

一方面,耶穌以猶太傳統的默啟文體來描述此世的末日。但另一方面,而且更重要的是,按基督信仰,自道成血肉的基督來到此世,實現了天主參與歷史所完成的救世工程起,末世已在此世展開。世上每個人,若要迎接這盛載天主救恩的世度,必須讓自己原本的『天地消逝』。耶穌說,那時「太陽將要昏暗,月亮不再發光,星辰要從天墜下,天上的萬象也要動搖」。日月星宿,都是古人以為世界上會恆久不變的事物。然而,耶穌明白地說,當天主進入人的生命時,人本來以為永恆不變的、可以永遠依靠的世界(觀),將分崩離析。事實上,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接受天主聖言所建構的新天新地——天主的國——所預許的世界。

相較之下,我們可以看出,耶穌不單藉默啟文體來述說世界結束,更超越了這文體的傳統用法,藉以為我們展示出一條生路,就是按照的聖言來生活。然而,雖然天主對世界的愛無邊無際,但我們卻是活在受時空所限的現世之中。換言之,既然我們已得悉前路去向,便不可再枉走歪路。因為,正如《谷》十三章接下來所載的聖言所警告:「你們要當心,要醒寤,因為你們不知道那日期什麼時候來到」。

耶穌來到世上,已滿全了聖詠作者的呼求:「祢必要指示給我生命之道」。讓我們依基督的指示而行,以獲得「圓滿的喜悅」、「永遠的福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