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慈悲年閉幕前 – 天主很慈悲 但我們聽話嗎?

Gracia Delia Y.

慈悲聖年本月20日便結束,多個教區亦將在11月13 日關閉慈悲聖門,未知各位教友有否在這聖年中好好浸淫在天主的慈悲中?在剩下短短的幾星期中,我們都應該省察一番,回顧自己在這充滿恩寵的一年中,有否做好自己的本份、有否時刻默想天主的慈悲、甚至將這份慈悲體驗出來,

在這一年中,我們聽得最多的,莫過於「我們要慈悲,就如天父是慈悲」,然後便是一堆「神形哀矜」的例子。不知為何,每當筆者聽到「學習慈悲」這句時,都有種難以表達的感覺,因為我們人類的種種不足、重複犯罪,也不會真正學到何謂「慈悲」。

沒錯,我們要「活出慈悲」,就該多行哀矜,但我們都不應在「高地」上判定哪些人是貧窮、有特別需要,再行哀矜。我們反而應「貼地」,甚至從身邊的人做起。筆者在這一年中,看到身邊的朋友都不停口說「慈悲」,甚至非常熱心地行哀矜,但轉過頭來卻口中批評,或明言「今年是慈悲禧年,所以我會學習忍耐這人的所作所為。」但筆者認為這並非慈悲!真正地行慈悲、活出慈悲,又何需說出聲?我們要活出慈悲,最首要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本份,也就是做好一名天主子女、做好教會子民的本份──聽話!

我們領洗入教,等於我們願意、並甘願跟隨天主。而作為一個追隨天主、追隨基督的人,我們就要愛祂,愛祂其中一件事,就是要聽話。很多時候,我們向天主祈禱但全都「祈錯晒」,因為很多時我們向天主「求」、要求天主聽我們的話、聽我們的要求,而不是在祈禱中找尋天主要我們作什麼。

我們撫心自問,我們有否真真正正地聽天主的話?這裡的「聽話」,就是我們每天都按祂的旨意去過活;但我們有否這樣做呢?我們有否在每天的生活每一細節上找出、並活出祂的旨意?我們在祈禱時,經常都會求天主滿足我們的心願,但這個是十分錯誤的;我們所需要的,其實早已臨在我們身邊,那就是耶穌基督。

在這裡引用一位神父的話,猶太人一直期待默西亞,但默西亞來到卻不接納祂,全因這並不是他們預期的默西亞。天主派來的這個默西亞,是一名木匠之子、是一個「鬭(音:鬥)木佬」、一個窮光蛋,並不是他們預期像達味、撒羅滿般有王者風範的默西亞;簡而言之,猶太人就是看不起耶穌這名「鬭木佬」。但這偏偏是天主的意思,這名「鬭木佬」就是全人類的君王、我們最需要的救主。

猶記起一位神父說過的話,「即使你覺得自己有幾巴閉,即使你覺得自己嘅堅持有幾合理,但都唔係要天主聽我哋話,而係我哋要聽天主嘅話……我哋自己甘心樂意做返人,亦都虔誠地讓天主做返天主,唔好角色錯亂!」

其實,筆者這篇文章的題目靈感來自舊約納阿曼治癒的故事,為何納阿曼會得到治癒的奇蹟?全因他聽話!又記得一位神父說過,「先知要納阿曼去約旦河度浸七次,納阿曼個回應係咩:『大馬士革的巴納河和帕爾河,不比以色列所有的河水都好嗎?』我自己國家嘅河靚過你約旦個河,納阿曼可以有佢嘅方法。不過,如果佢去敘利亞日浸夜浸,你估會唔會有奇蹟?」

的確,納阿曼的聽命救了他自己;他沒有因為擁有「自以為」的知識、沒有因為「常識」而不聽天主的話,反而跟足天主的命令,到他認為不好的河裡浸,最終得到奇蹟的痊癒。天主的安排是最好的,而我們很多時都不能明白、不能理解,也是科學、常識不能解釋的。我們就是要像納阿曼完全的聽命,就要學會謙遜,像納阿曼般完全放下自己,這樣才能真正的追隨天主。

天主是慈悲,這是肯定的事,但同時我們需要選擇接受慈悲,因為很多時候都是我們自己選擇遠離天主的慈悲、我們選擇犯罪。另有位神父說,「天主仁慈與慈悲,並不代表我們要鬆懈、不代表我們停止進步;慈悲不等於容許我們在罪惡中慈悲,反而我們要遠離罪惡!」天主很慈悲,沒有錯,但千萬不要「降grade」!祂的慈悲全出於愛,但我們應以愛還愛,而非在罪惡中打滾、在罪惡中享受天主的慈悲,正如這位神父的提點:「離開黑暗,真正悔改,天主的慈悲才會臨現於我們的生命當中。」

充滿愛的「慈悲禧年」雖然快將結束,但我們都不應停止慈悲。我們在默想慈悲、感受慈悲、與活出慈悲之前,有否好好聽天主的話、有否聽教會的話,並凡事以天主為先呢?「慈悲禧年」的結束,也是我們真正活出慈悲的開始。真正的慈悲,不能只掛在嘴邊,也不能只行而不默想。真正的慈悲,是要我們先轉化自己的信仰、要「聽教聽話」和悔改,歸向天主,以我們的信德去活出愛德,才能真正帶出天主慈悲的真諦。因為沒有自身悔改而只行慈悲,並不是真正的慈悲,而是假慈悲,甚至是侮辱了天主的慈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