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

活在祂的蔭庇下

文/文祖賢
譯/吳志濠
jmom.honlam.org

1995年,Laura Hammond 寫了一篇關於她祖父母的小故事。「我的祖父母結婚至今已經超過半個世紀,一直以來他們都依然繼續玩相遇時的特別遊戲。」遊戲的玩法是填寫一個字- “SHMILY”,並把它放置在隱蔽的地方,讓對方尋找。他們輪流將 “SHMILY”放在家中。她的祖父母後來告訴孩子和孫兒,這方式是要提醒對方:「看,我有多愛你! (See how much I love you- “SHMILY” 的縮寫)」

這信息同樣蘊藏在所有事物裡頭。創造物是天主彰顯自己的愛的記號,從微小的次原子粒子到浩大的銀河。祂想跟我們說:「看,我有多愛你。」

故此,聖施禮華寫道:「必須深信天主總是在我們近旁。然而,我們卻往往生活得好像天主在星光閃爍的遙遠天庭,忘記了祂是經常在我們身邊的。」(《道路》,第267點)

但是,何解祂要我們明瞭祂就在我們近旁呢?因為祂想我們記起祂,跟祂說話。哪有滿有愛心的父親不願意跟兒子常在一起的?而哪有兒子不渴望從父母的溫暖與愛護中感到溫馨的呢?「我常將上主置於我的眼前」(聖詠16:8)。所以耶穌教導祂的門徒「應當時常祈禱」(路加福音18:1)。

聖詠讓我們察覺天主的臨在,跟祂說話或聆聽祂可於 「晨間」(聖詠5:3; 59:17; 88:13; 143:8);「晚間」(聖詠141:2; 63:7; 119:55, 62, 148);「日與夜」(聖詠92:1-2; 42:9; 88:2);「早午晚」(聖詠55:18);「整天」(聖詠25:5; 35:28; 71: 8, 15, 24; 119:97);「每日」(61:9; 145:2)。

但在這忙碌的世界,我們該怎樣記起這段關係呢?聖施禮華建議使用despertadores: 按字面意謂 「鬧鐘」。鬧鐘的作用顯然易見--喚醒我們吧。神修鬧鐘的作用就是要喚醒我們的靈魂,讓我們察覺到天主的臨在。比方,一個人濟迫地坐巴士時能使用甚麼類型的「鬧鐘」呢?電話鈴聲。每當我聽到電話鈴聲時,我可以提醒自己:「啊!天上的父想跟我聊天。祂正在找我。」

誠然,我們也可以用一些宗教物件來提醒自己--聖母畫像,或十字架。「你的十字架。既然你是基督徒,就該隨身攜帶你的十字架,把它放在你的桌子上;在你睡前和醒後要親吻它。當你可憐的肉體起來反抗你的靈魂時,要再親吻它。」(《道路》,第302點)

教宗方濟各說道:「瞻仰苦像,親吻耶稣的傷口,親吻苦像上的傷痕…親吻苦像,然後說:「這都是為了我。多謝你耶穌,。祢都是為了我」(教宗公開接見,2014年4月16日)

在彌撒中,我們祈求:「主、聖父、全能永生的天主,我們藉著主基督,時時處處感謝你,實在是理所當然的,並有助我們獲得救恩。」時時處處。

我們也可以說「對不起」、「幫助我」、「我愛你」,隨意說你想說的話。但最重要的莫過於停留在祂內,因為誰這樣做,經上記載說:「他必像一株栽在水邊的樹木,生根河畔,不怕炎熱的侵襲,枝葉茂盛,不愁旱年,不斷結實」(耶肋米亞17:8) 。「所作所為,隨心所欲。」(聖詠1: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