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本地 Local

煉靈月追思獻祭祈禱簡訊兩則

2020年10月23日

(一)、公進會煉靈月追思彌撒 11月為煉靈月,特為煉靈祈禱,公教婦女進行會定於11月5日(星期四)下午6時15分,在望德聖母堂奉獻彌撒,為該會已亡之指導司鐸、會友及贊助員等祈禱,求主賜他們早日脫離煉苦。懇請該會會員參加,並誠邀贊助員及教友共同參與。 (二)、慈幼校友會追思獻祭祈禱 每年11月是煉靈月,澳門慈幼校友會聯同鮑思高慈幼協進會慈幼中心,將於11月2日在慈幼中學禮堂,舉行傳統的「花生瞻禮」。校友會委員在晚上7時30分開始接待各位校友及教友。晚上8時舉行感恩祭及誦念玫瑰經。禮儀後,在聖堂外,將設有小食供大家享用。誠邀各位主內兄弟姊妹參與,為已故的神長、恩人、校友及親屬等祈禱,懇求上主恩賜他們脫離煉獄之苦,早登天國。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本地 Local

朝聖貴在與基督相遇  與祂結合愈顯主榮

2020年10月23日

文 : 瑋珩 澳門天主教朝聖服務協會舉辦一個以「中華殉道聖人系列」為主題的本澳朝聖活動,繼較早前參觀了大三巴、主教公署後,今次來到路環九澳七苦聖母小堂。 是次活動除了跟平時那樣──介紹該小堂、祈禱外,這次加插了以話劇形式,演出聖母七苦的事跡,好讓參加者重溫聖母在參與救世工程中,所面對的那七種痛苦,從而幫助大家學習聖母媽媽那份謙卑、服從。

國際 World,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巴爾多祿茂一世:《眾位弟兄》通諭讓我們放棄冷漠和憤世嫉俗的心態

2020年10月23日

(梵蒂岡新聞網訊)日前訪問羅馬的君士坦丁堡大公宗主教巴爾多祿茂一世接受《梵蒂岡新聞網》專訪,談到對《眾位弟兄》通諭時,完全同意教宗在文件中提出的邀請和挑戰,「即放棄通常支配我們生態、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的冷漠或憤世嫉俗的心態。這些只以自己為中心,或不關心其他事物。我們也夢想世界有如同一個人類大家庭,眾人都是兄弟姐妹,毫無例外。」

國際 World,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教宗方濟各:唯有互為弟兄姊妹,我們才能為天主作可信的見證

2020年10月23日

(梵蒂岡新聞網訊)「一同祈禱是個恩典」:教宗方濟各週二(20日)下午在羅馬天壇聖母堂參加基督徒祈禱聚會時,以這番話展開了他的講道。這項活動起源於1986年若望保祿二世教宗欽定的歷史性日子,主辦方為聖艾智德團體,今年選定的主題為「沒有人能獨自獲救,和平與友愛」。在這項活動中,基督徒與不同宗教的領袖同時在不同地點祈禱:猶太教徒在猶太會堂,以及穆斯林和佛教等東方宗教的信徒在羅馬市政廳博物館內。各別祈禱過後,他們齊聚在羅馬市政廳廣場,一起為和平發出呼籲。

國際 World,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中非傳教30載 加爾默羅會士:困難時期感受到教會的關懷與親近

2020年10月23日

(梵蒂岡新聞網訊)普世教會上主日(18日)舉行世界傳教節,《梵蒂岡新聞網》亦訪問了來自意大利庫内奧(Cuneo)的赤足加爾默羅會傳教士加澤拉(Aurelio Gazzera)神父。加澤拉神父講述他了在中非共和國將近30年的傳教生活,從他傳教生活的事跡中,感受到教會的關懷與親近。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初讀教宗方濟各宗座牧函《熱愛聖經》

2020年10月23日

文:梁展熙 相信大家應該都聽過以下名句(或諺語):「對聖經無知,就是對基督無知」(拉丁原文:Ignoratio Scripturarum, ignoratio Christi est.),但這句話出自何處呢?其實,這是聖熱羅尼莫(英:St. Jerome)在他的《依撒意亞先知書注》的導言中的一句話。聖熱羅尼莫對後世的貢獻,當然不僅僅是一些金句。活在主曆第四至第五世紀(約347年至420年9月30日)的他,在花費一番功夫習得各聖經語言後,親赴聖地把整部聖經譯成拉丁語。而他所譯成的《拉丁通行本》(Latina Vulgata)成了天主教會內閱讀聖經的「官方版本」,直到上世紀初,天主教會才正式接受把聖經翻譯成原本拉丁語通行的地區的現代語言【按:在二十世紀前,天主教會多對歐洲和英倫等地區把聖經翻譯成通用語言有所保留,但接受將之翻譯成各傳教地區的通用語言】。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從《聖詠集》到答唱詠】(15)請你們向上主謳唱新歌

2020年10月23日

文:龐保頤(Aurelio Porfiri)  在我們先前對聖詠的研究中,尤其是答唱詠這個獨特的禮儀形式,我們學到了一些我認為值得在這裡回顧的要點,作為基督徒和猶太人詩歌之旅的一個總結。 聖詠是源於達味王的古老神聖傳統,是猶太基督徒禮儀遺產的核心。它們本身並不只是好詩,更是構成我們宗教傳統的其中一個最重要和最珍貴的遺產。基督教神學家迪特里希.邦赫費爾(Dietrich Bonhoeffer,1906-1945)曾說:「我們越是在聖詠內成長,並以它作為我們的祈禱次數越多,我們的祈禱就會變得既簡單卻豐富。」我們不只與猶太人共享它,也與其他基督教派共有。當然,這是有合理的原因,因為耶穌也沉浸在聖詠的世界,讓我們想起在最後晚餐中詠唱的聖詠113至118首,大讚歌(the great Hallel),或十字架上提及的聖詠22首。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也沉浸在聖詠的世界,在年幼時從他母親,我們的童貞聖母瑪利亞,或是他父親聖若瑟那裡聆聽它們。他在猶太會堂和耶路撒冷聖殿以它們來祈禱。為耶穌而言,聖詠是生活的經歷,門徒祈禱的支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