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孟高維諾主教】(3) – 首位來華的天主教傳教士

2021年10月9日

北京開教

文:段春生神父

上回提到,原屬方濟[各]會的孟高維諾(Jean de Montecorvin)精通波斯文、亞美尼亞文和蒙古文,這使他能與許多不同人群溝通和交流,有助於他的傳教工作。首個皈依天主教者,是維吾爾的王侯——景教徒佐治(George)。他皈依天主教後,不但自己虔誠熱心,且引導大部分維吾爾民族皈依了天主教。

孟高維諾在致羅馬總會長的信中,提及佐治皈依天主後,「接受下級神品,並穿輔祭衣擔任輔祭,因而其他景教徒們指責他背教。他將大部分人民導向天主教的真正信仰,以我們的天主、神聖的三位一體、教宗聖父和我自己為名,而建造了一座具有皇家榮耀的漂亮教堂,稱之為羅馬教堂。」

佐治奉教很熱心,而且是皇帝的駙馬,在朝廷中地位極高,成為傳教士們的保護傘。佐治建造的教堂距離北京20天行程的地方,維在雁北大同一帶。1299年佐治去世後,北京的景教徒蠢蠢欲動,反對孟高維諾的教會團體。孟高維諾也不能遠離北京去協助被迫害的教友,以至於大部分先前皈依的教友,重又返回景教團體。孟高維諾在北京傳教時,常遭到景教徒的反對,但仍有許多人信奉天主教。

孟高維諾孤軍奮戰十年,克服了景教徒的干擾,在北京建了三座聖堂,至1305年,已有約6000人奉教。1299年,孟高維諾在北京建立了聖堂。他在給修會的書信中寫道:「我在皇帝所處的京城——汗八里建了一座聖堂,那是我在六年前完成的,我在那裡建了一座鐘樓,內盛三口鐘。直到今天按我的計算,總共替六千人領洗。如果沒有我先前提到的污蔑,那麼我本來可以為三萬人領洗的……」

孟高維諾聲稱,自己在五年中成為景教徒們的污蔑對象。景教徒們在北京壟斷傳教的情形,他們甚至不允許他在教堂外建一座小聖堂。1306年2月,孟高維諾給長上寫的第二封回報了天主教在北京的發展。他在臨近王宮之外建了第二座教堂……這座新建築是一處帶有祈禱室的住宅,可容納200人。祝聖瞻禮後,便有400多人領洗。孟高維諾在北京除了讓蒙古人皈依外,也讓高加索一帶的東正教徒阿連人皈依返回公教。

建立小修院

孟高維諾可能是看到了穆斯林在中國的做法,因此受到了啟發,遂買了一些兒童,給他們受洗,將他們作為修生來培養,對此他寫道:「我還買了40名兒童,他們均是異教徒的孩子,年齡為七至11歲,他們還不認識任何宗教。我為他們領洗,教他們拉丁文及我們教會的禮儀。我為他們寫了30多篇聖歌,遇有贊美詩和兩種日課。約有12個左右的小孩已經相當進入情況……皇帝非常高興地聽到他們的歌曲。我在所有時辰都敲鐘,並帶領小修院完成所有的禮儀。」

孟高維諾已經意識到為了完成在華的傳教事業,需要培養本地的聖召,並以如此特別的方式招募小孩子,培養他們做傳教士,以繼承他在華的傳教工作。

The departure of Odoric de Pordenone。方濟會傳教士和德理越洋抵達中國泉州

榮升北京總主教及後期傳教工作

由於北京的傳教事業蒸蒸日上,他給總會長寫信匯報中國的傳教情況,請求派遣傳教士前來協助。消息傳至歐洲,引起教廷的關注,教宗克萊孟五世(Clement V, 1305-1314),便任命孟高維諾為漢八里(北京)總主教,統管東方全境教會。

1306年,教宗克萊孟五世致信給孟高維諾道:「我賜給你特權,你有權在遠東元朝帝國的版圖之內,祝聖主教、司鐸……你有權管理他們,就如我有權管理西方教會一樣。」教宗給與一位傳教士如此大的權利,節制並統管亞洲教會的所有事務,這樣的特權在教會歷史上可謂空前未有。孟高維諾儼然成了東方的教宗。

教宗克萊蒙命方濟會總會長揀選七位德才兼備的傳教士,在被祝聖為主教後前往中國,負責祝聖孟高維諾為主教。前來中國的七位主教,有三位死於印度,一位留在途中傳教,最後只有三位成功到達中國。

1313年到達中國的這三位主教分別是,安德肋(Andrede Perouse)、哲勒篤(Gerard de Cremone),以及柏萊立(Peregrinde Castello)。其中,柏萊立主教成為泉州的第一任主教,其他兩位主教則北上為孟高維諾舉行晉牧禮儀,之後,他們都先後作過泉州的主教。

此後,有不少方濟各會士及道明會士遠涉重洋前來中國,但大多數都客死半道。只有著名傳教士和德理(Odoric de Pordenone)歷盡坎坷抵達泉州,後到了北京,在北京居留三年後,返回歐洲。 1328年,孟高維諾在北京傳教30多年,後去世於北京,享年81歲,教內外人士皆稱他為聖人。

待續

孟高維諾在中國傳教30年,最後於北京離世,享年81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