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本地 Local

專訪聖老楞佐堂主任司鐸 柳在炯神父:「尊重他人是愛德之舉。」

2020年7月10日

文:Marco Carvalho
譯:寓風

8月9日是聖老楞佐堂的主保瞻禮,該堂屆時將舉行一場有別於往年的堂慶彌撒——教區首牧李斌生主教將為14位候洗者施洗,並為11位教友施放堅振聖事。聖老楞佐堂主任司鐸柳在炯神父接受《號角報》專訪,指出該堂是在區內最古老的教堂之一,今年的疫情雖留下了烙記,但並未使信友偏離信仰之路。

我們生活的時代,是非常不可思議的時代。就算對於一個神父來,三個多月不舉行公開彌撒,也可能有點不可思議。今次的疫情對聖老楞佐堂有甚麼影響

以前,我們沒有想像過這類問題有多嚴重,所以我從未考慮過。我們沒有對策。我們關上門,我們留在這裡,等待疫苗或藥物成功研發。我們不得不轉往網上彌撒和講道。所有團體、以我們堂區為基地的小組——如:聖母軍、歌詠團及所有這些團體——必須取消會議。雖然如此,現在,我們又再次舉行平日彌撒,能有平日彌撒和主日彌撒。當我舉行彌撒時,當我講道時,我總會強調、告訴教友我們正生活在非常嚴峻的時期。但是,這嚴峻的時期,也是一個機遇,因為它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來行善功、幫助他人。

你認為這種情況會帶來好的果實嗎?大多數人必須留在家裡兩個月、差不多三個月的時間。這對他們來,是否一個去主動尋找天主的邀請?以令他們重視靜默和祈禱的生活?

並不是全部都是壞事,當中也有好的。就算我們無法舉行彌撒和其他天主教禮儀,我認為天主也給了我們時間休息和照顧自己。我們總是很忙。每天、每時、每刻,我們都很忙。我們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有太多的東西要想,但是,現在我們有機會抽出一些時間來思考我們是甚麼,思考天主,思考關於祂的創造。現在,當我舉行彌撒和講道時,我總會告訴堂區教友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我感到非常難過,因為太多兄弟姊妹離世,也有許多人仍在受苦。他們病得很重,我們要為他們祈禱。但是,有一件事,我覺得非常重要的:現在是反思過去的時候了。以往,我們總會買很多東西,盡量做很多的事情,我們必須考慮很多事情,但我們處於一個非常脆弱的境地:我們不容許參與彌撒,也不允許我們參加任何形式的禮儀,但是,如果我們給自己時間,這不曾是,也不是真正的問題。就算我們沒有機會聚會和與其他教友見面,我認為我們可以從這段生活中,吸取積極的一面。的確,三個、四個或五個月以來,我們沒有機會參加任何活動,而且,我們不知道之後會發展成怎樣。我們真的無法確定這一年內,是否會有疫苗或藥物。如不,我們將必須關上門,並努力防止病毒傳播。這是為何我在平日彌撒或主日彌撒時,都一直提及這些事情的原因之一。星期日,沒有太多人來這裡,但我認為這不應視作為一個問題。現時有許多教友已習慣透過電視或互聯網參與彌撒。其他人則留在家裡、花時間默想、想天主的事、祂的計劃和恩寵。我們沒有任何計劃,但同時,這是一個好的計劃;這就是天主的計劃。

疫情如何影響聖老楞佐堂的禮儀生活?是否有活動和瞻禮,因為疫情而被迫推遲或取消?

按傳統,當我們有堂區瞻禮時,我們會舉行隆重彌撒,一般都是由主教主禮。彌撒後,我們都會有堂慶聚餐。現時,因為疫情,我們無能為力:我們無法舉行聚餐,我們對彌撒和舉行其他活動的方式需要非常謹慎。

在聖老楞佐堂,堂區教友的反應如何?

我們只按政府的呼籲:洗手、使用搓手液、檢查他們的體溫,也當然,我們要求他們戴口罩。

這些活動的中斷有否帶來任何投訴?堂區關閉了將近三個月,教友是否接受教區的措施?他們明白為何關閉聖堂嗎?

他們當中有些接受,有些沒有。他們中有些似乎不明白,為何我們不能打開聖堂的門,或為何他們必須遵守這些規則:洗手、戴口罩。我也不喜歡這些事,但是,我認為我們需要遵從指引,因為情況可以是非常嚴重的。一個受感染者足以將病毒傳播給另外十個人。這十個可以感染一百個。如果我們知道這一點,我們就會明白為何我們的社會必須暫時停頓。澳門有兩間醫院,山頂醫院和鏡湖醫院,它們隨時不足以應付[大規模的爆發]。如果我們真的愛天主,我們就必須維持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兄弟姐妹、我們的國家安全。我將一直告訴我的堂區教友,我們對其他人要負責任。我們需要遵守規則,考慮所有這些事,照顧好自己、我們的兄弟和近人。我們要因聖父之名,尊重他人是愛德之舉。

就算對神父而言,這場疫倩意味着新的挑戰。疫情迫使聖堂需要重整,神父重新學習如何在網上舉行彌撒。新的規定又包括了必須配戴口罩的措施,以及分送聖體的方式。這如何影響堂區和你的處事方式?

大多數參與彌撒的人都接受這些規則,問題不大。主要區別在於他們以往習慣口領聖體,但現在,他們只能用手領聖體。實際上,改變不大。

情況似乎恢復正常了。你期望教區能恢復所謂的常態嗎?聖老楞佐堂有沒有任何活動要推行,但礙於疫情而無法推廣呢?

我主要憂慮的是如何為人提供幫助。我們必須為有需要的人提供支援,我認為這是我們可以提供幫助的方式之一,也是可以見證我們與他們同行的方式之一。我們要讓他人知道彼此是兄弟,不僅願意在靈修上,而且,也在生計和教育方面幫助他們。我希望下一次堂區議會會議時提出這個問題,因而能夠發展一種方法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問題是目前,我們還不能聚集太多人,因為新冠病毒傳播得非常快,我們仍然需要注意社交距離的措施。

除了靈修上的影響外,你是否注意到在聖老楞佐堂,有任何如民生的影響?例如:有很多外勞失業,並被困在澳門。你是否注意到堂區教友、來這堂區的人當中,存在任何的困難?

我認為政府在社會福利方面的反應很好。政府免收電費、水費。人們不必為這些費用操心。不時,我們會被知會有些人需要金錢的協助,或者他們面對某種健康的問題,我會盡力回應他們的需要。如果他們需要金錢,我會致電話明愛,並嘗試將他們轉介到那裡。但是,在聖老楞佐堂,很少這些個案。

你剛到疫情使歌詠團和聖母軍的活動都暫停了。目前有多少團體仍使用堂區的地方舉行活動呢?

兩組聖母軍、兩組歌詠團和英語團體,以及我們仍有慕道班。我會說大約有十個小組。

慕道班被暫停了吧?

現在,我們正為將在8月9日堂區主保瞻禮作準備。屆時,我們有堅振聖事和聖洗聖事,約有14位候洗者領洗。我剛剛開始了慕道班,但只有少數幾個孩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