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加俾額爾之旅

2015年3月13日

陝西遊記(七) 陳遠霆 另一個起點 雨雖然連綿,卻沒有為我帶來煩擾的感覺,反而成了謝幕的場景,為古老的氣氛增添一份憂鬱的悽美。 立於西安城的最中央位置,居高臨下,看東南西北這四條自古至今的交通要道,車來車往源源不息,也許就能體驗所謂歷史的洪流是無可阻擋這事實。從鐘樓走到不遠處的鼓樓,就像在江河中央的一個沙洲來到另一個沙洲之上,水流仍然是水流,風景卻不盡相同。鐘樓鼓樓,還有其他所有的文物建築,其實都一樣,用眼去看只是古蹟,用心去看才是歷史。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本地 Local,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救恩史」資訊圖表

2015年3月6日

給尊敬的讀者們: 我們每期的資訊圖表,自見報以來,多蒙各界的鼓勵和擁護,我們心感榮幸。眾朋友、甚至司鐸,對這「救恩史」圖表甚為支持,連載閱讀;也有不少讀者,親臨敝社,就為希望取回缺了的一期。讀者會收集並保存,敝報可能是屈指可數的其中一份。 我們這資訊圖表已闖出澳門,海外讀者近的有香港,遠至非洲肯亞。隨著中、英網頁的推出,我們更能為眾多網民提供免費的資訊圖表。也有朋友問,可有想過把資料編制成書,答案是肯定的,現正在籌備中。(目前更考慮用折扣形式或免費贈送給能証明搜集齊第一至廿三期的讀者。) 我們在中央摺頁加插了「救恩史」資訊圖表,原因很明顯,這是唯一的故事,最關鍵的那個記敘,沒有它,號角報裏所有形式的文章(不論是全球的、本地的、或個人的)也來得沒意思,或可能根本不會發生。這故事對我們而言可能是耳熟能詳,卻就是它把我們聯在一起,是它給了我們「前途和希望(耶肋米亞29:11)」。我們應該把這故事發揚光大,讓人人都認識。教宗方濟各說過:「忘記這故事的人是迷了途的人。」 直到目前為止,我們是敘述歷史的第一部份:以色列時代,下期我們將把這時代來一個總結。若承天意,又蒙天主恩准(Deo volente et adiuvante),我們將於四月推出第二部份,「救恩史」的核心:耶穌時代。隨着便是第三部份:教會時代(即教會歷史)。 教宗本篤十六世曾說過:不是人人也願意和我們討論真相,正如他們會迴避談論善與惡一樣。若他們一旦看見美,我們便有機會引導向善的去尋找、去擁抱真相! 願仁慈的天主祝福我們! 文祖賢神父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聖言啟航

2015年3月6日

『神蹟』和「智慧」之過? 實是人心之過 梁展熙 保祿在今天的讀經二中,似乎把猶太人對『神蹟』(格前1:22;思高)和希臘人對「智慧」的追求,與十架上的基督對立起來。保祿說基督對於追求『神蹟』和「智慧」的人來說,是「絆腳石」(1:23)。而在今天的福音選讀中,在耶穌『淨化』聖殿時,被描寫成祂的敵人的猶太人如此問他說:「你給我們顯什麼『神跡』,證明你有權柄作這些事?」(若2:18;思高)。在這樣的禮儀選讀脈絡下,我們自然會認為,聖經是要我們擯棄『神蹟』和「智慧」。問題是:這是否真的是一眾聖經作者的意思呢?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尋找天下迷羊

2015年3月6日

善牧自會安排度身支援 文祖賢 著 何紹玲 譯 一位名叫Willy Herteller的八十歲露宿者,平日全靠聖伯多祿廣場的賑濟,據”Roman Reports”報導,他於2014年12月12日在梵蒂岡附近一醫院病逝。Herteller生前是總主教Americo Ciani 的朋友,總主教在梵蒂岡工作,他請求教宗方濟各可否讓他的朋友葬在梵蒂岡內的德國墳場,這墳場已有千多年歷史,就只有王子、貴族等人才能在此安葬。教宗答應了,Willy便是首位能安葬在梵蒂岡墓園的露宿者,1月9日舉殯當天,那總主教還親自主持葬禮。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加俾額爾之旅

2015年3月6日

陝西遊記(六) 陳遠霆 日落長安城 幸好四周沒有太多的遊人,可以慢慢的走慢慢的拍照慢慢的看。跟著搖擺旗走路,聽候著「二十分鐘後此處集中」的號令有時真會使人抓狂。然而古蹟景點的名氣是被人們所賦予的,人們又因古蹟景點的名氣而蜂擁而至,兩者共存共生,商業價值才是影響兩者之間關係的最重要元素。當然,無論名氣或人氣,都不能否定古蹟作為遺產本身的歷史價值。

所有分類 All categories, 活出信仰 Faith and Life

放棄夢想

2015年2月27日

讓希望溜走 文祖賢 著 何紹玲 譯 自創了一系列教人如何輕輕鬆鬆而有效的《全浸式游泳》的美國游泳教練:泰瑞・羅克林Terry Laughlin ,堅守自己的一套做人原則:「每個人是可以、也應該常常旨在改善。」當他每次下水前,也會問自己:「今天我可以怎樣改良我的划水動作?」他覺得任何人輕視這點,便屬於他所謂「不治平庸」。